点击关闭

韩国日本-韩国对于日本对韩的经济报复措施不能感情用事-178动漫新闻

  • 时间: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

當地時間2019年8月6日,韓國慶尚南道,民眾發起抵制日貨運動,抗議日本進行經濟報復。視覺中國 圖

7月12日,日本和韓國政府的相關官員在日本東京就日本對出口韓國的半導體材料進行限制一事首次召開會議;8月1日,在曼谷舉行的東盟外長會期間,日韓兩國外長、美日韓三國外長舉行會談。但日韓之間的僵局仍無好轉跡象。

詹德斌說,韓國敏銳地意識到了美國需要該協定,就不斷地向美國釋放信號。「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和其他美國高級官員到韓國訪問,都是向韓國講述其需要《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那韓國就順勢表示,既然美國需要,那就應該去向日本施壓,讓日本去解決貿易糾紛帶來的一系列問題。」

民間「抵制日貨」 力度大 , 浪潮蔓延至文化領域

自7月初以來,韓國民眾抵制日貨的運動愈演愈烈,小至啤酒、化妝品,大到汽車,各種各樣的日本產品都成了抵制的目標。

在日本把韓國移出出口「白名單」后,作為相對應的舉措,8月12日,韓國也決定將日本移出本國的「白名單」,此舉將於9月生效。

抵制日貨的浪潮還蔓延至了文化領域。據韓聯社8月5日報道,儘管日本動畫電影《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的韓語配音工作已完成,原計劃於8月14日在韓國上映,但其上映日期最終被無限期推遲。

受抵制日貨影響,日本企業在韓國的業績均明顯下滑。據韓國媒體「Business Korea」 7月30日報道,無印良品在韓銷量下跌33.4%,DHC在韓銷量銳減55.3%。《韓國先驅報》則稱,優衣庫在韓國的銷量猛減40%,其還宣布將關閉在首爾市中心的一家門店。

據韓聯社8月14日的報道,韓國關稅廳資料顯示,7月份主要產品自日本進口普遍下降,其中汽車進口額同比減少34.1%,啤酒進口減少33.4%。

據韓國《朝鮮日報》此前報道,日方數據顯示,日本生產的氟化聚酰亞胺佔據全球氟化聚酰亞胺總產量的90%,氟化氫則佔全球的70%。在抗蝕劑方面,日本與美國企業同時壟斷這一市場。

當地時間2019年7月12日,日本東京,日本和韓國官員就日本對出口韓國的半導體材料進行限制一事召開會議。 視覺中國 圖

「韓國更想用象徵性的措施,來促使日本『回頭是岸』。」詹德斌說, 鑒於日本並沒有絕對依賴於韓國的領域,假使韓國對日本做出貿易限制措施,那麼當日本一旦從其他國家找到替代產品,最終受損的還是韓國企業。

過去一個多月來,韓國採取了各種外交措施,希望日本撤回限制,並多次請求美國調解,但似乎收效有限。

日本7月初限制3種半導體製造材料對韓國出口,8月初又將韓國移出出口管理優惠的「白名單」,引發了韓國官方和民間的強烈不滿。隨着日本宣布二戰無條件投降74周年紀念日(即韓國擺脫日本殖民統治的「光復節」)到來,韓國國內近期的反日情緒日益升溫。

從限制出口以來,韓國官方和民間都採取了大量的應對措施,從外交手段到經濟反擊,從民間抵制日貨到威脅退出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此次貿易爭端日本先發制人,而韓國倉促應戰,所以至少從經濟貿易領域來看,韓國的反擊還不是完全到位,更多的是國內抗議、抵制日貨等行動,以及在歷史問題和安保領域採取措施。」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國際政治系主任郭銳教授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因為日本是用自己具有核心競爭優勢的領域去跟韓國打貿易戰,而這是韓國的一個短板。」

該協議規定,韓日兩國可直接共享包括朝鮮核和導彈項目等在內的軍事情報,協議為期一年,屆滿即自動延長。若有一方不願續約,則需在90天前(今年的時限為8月24日)通報終止協定。

根據修改後的規定,韓國計劃把相當於「白名單」國家的「甲類」,修改為「甲1」和「甲2」,只有日本將被列入「甲2」。實施新規后,韓國對日本出口時,相關手續和時間將有所增加。但日本官方對此似乎不以為然。

此前有消息傳出,韓國計劃將此事訴諸WTO。「在WTO起訴日本是需要很長時間的,韓國此舉解決不了燃眉之急。」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朝鮮半島研究中心主任詹德斌教授告訴澎湃新聞,「韓國在WTO起訴日本,實際上是發動輿論戰,以此佔領道德高地。」

韓國《中央日報》7月15日報道稱,有聲音認為日韓之間的經貿爭端會蔓延的軍事安全領域,有可能對兩國之間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造成影響。日本廣播協會(NHK)此前也明確報道稱,韓國政府曾流露出過廢止該協議的情緒,但沒有明確表態。

文在寅在8月12日曾表態稱,韓國對於日本對韓的經濟報復措施不能感情用事,有必要冷靜處理兩國關係,避免此次雙邊摩擦損害兩國人民的友好關係。

外部通過外交渠道展開斡旋和鬥爭的同時,韓國政府也第一時間凝聚企業界和經濟界的力量,基調上着重強調提高本國半導體行業的「國產化」比例。

文在寅在「光復節」紀念儀式上發表講話。

吉林大學教授郭銳認為,韓國國內的示威和抵制活動就是按照民族主義的鏈條去推動的。「貿易摩擦很可能有長期化的勢頭,而且可能會破壞域內國家對自由貿易體制的信心。」 他展望未來局勢走向時說道。「互信的恢復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完成的,可能需要韓日下一屆政府去重建。」 詹德斌同樣對於前景並不樂觀。

詹德斌認為,韓國官方多次展現出一定要戰勝日本的姿態,民間也予以積極配合。「目前受損最重的就是日本的優衣庫和啤酒,但總的來看,影響不會太大。」

「這實際上只是做了一個微調,並不是把日本徹底排除在韓國的『白名單』之外。」詹德斌評估認為,「韓國自己也知道將日本徹底移出『白名單』的實際效果並不明顯,只會導致兩國關係恢復的難度越來越大。」

早在7月1日,韓國外交部第一次官趙世暎就召見了日本駐韓國大使長嶺安政,要求日方撤回出口限制。韓國政府官員多次對日本的舉措表達了強烈的不滿,要求日方撤回此舉。

外交協商收效甚微,凝聚企業界共識

就在8月9日,韓國總統文在寅改組內閣,其中提名首爾大學教授崔起榮為科學技術信息通信部長官。韓國媒體分析,崔起榮是半導體以及人工智能領域知名專家,其提名表明了總統府青瓦台在韓日貿易摩擦背景下大力提高韓國半導體產業競爭力的意圖。

7月23日和24日,日韓兩國高級官員在WTO于日內瓦召開的會議上闡述了各自立場。韓方希望藉此獲取國際社會的支持,反制日本的出口限制,但鮮有收穫。

文在寅指出,有必要改善對特定國家依存度偏高的產業結構,並將大幅增加零部件、材料和裝備產業發展和國產化的相關預算。

韓國總統文在寅在15日的儀式上發表講話也強調,希望日本反省歷史。但與此同時,文在寅也表示,如果日本現在「走對話與合作之路」,韓國願意配合。

據韓聯社8月15日的報道,韓國當日在位於忠清南道天安的獨立紀念館舉行光復節慶祝儀式,這是韓國時隔15年首次在獨立紀念館舉辦該活動。此前一日,韓國政府舉辦了「日軍慰安婦受害者紀念日」活動。韓聯社稱,由於今年韓日之間的貿易爭端,因此今年的活動在「韓國社會要求解決歷史問題的呼聲高漲」的情況下「顯得更加特別」。韓國方面一直認為,日本對韓國採取的出口限制是對二戰強征勞工案的報復。

韓聯社14日發表評論稱,「源於歷史問題的兩國外交矛盾又因日本單方面對韓國採取經濟報復措施而演變為韓日貿易戰。被認為是韓日關係『最後防線』的兩國民間交流與人員往來也受到直接衝擊,就連在激變的東北亞安全形勢下持續至今的韓日、韓美日對朝事務合作也面臨危機。」

與此同時,韓國民眾還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前舉行集會,抗議日本對韓國的貿易限制措施,更有激進抗議活動出現。

7月10日,在與韓國30家大企業集團總裁座談時,文在寅強硬表態,敦促日本不要繼續「走死胡同」。他同時告訴大企業總裁們,政府將積極支持企業實現進口來源多元化,擴大國內生產,並簡化行政程序,力爭在補充預算案中編製研發預算,減少韓國企業的損失。

此外,韓國公民在日本的旅遊消費也有縮水,日韓兩國許多航線也開始陸續停飛。據路透社7月23日消息,已有近27000人于青瓦台網站上一份抵制日貨並終止對日旅行訪問的請願書上簽字。根據韓國法律,如果有20萬人於一個月內在一份請願書上簽字,那麼韓國政府必須做出回應。

此外,韓國政府還以擔心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為由,決定收緊日本福島的漁業與農業進口貨物的配額。韓國地方政府也通過中斷公共採購或租賃日本產品的活動、暫停對日本的訪問以及切斷與日本城市的「姐妹城市」關係等措施來「反制」日本。

除了「經濟牌」,韓國也在第一時間考量手上的「安全牌」。

「經濟+外交牌」雙管齊下,象徵意味更濃

此外,韓國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也曾赴美積極爭取美國的支持,但韓國議員隨後表示,美國議員對調停持消極態度。韓國議員代表團也曾訪問日本,試圖遊說日本解除限制,收效寥寥。

「韓國不敢輕易作出這個決定,韓方的表態更多是做給美國而不是做給日本看的。」 詹德斌分析稱,簽訂該協定更多是因為美國希望加強美日韓同盟中處於「短腿狀態」的韓日關係。

「通過此舉,韓國希望WTO主要成員國以及東北亞地區周邊的貿易夥伴,能夠對日本進行間接施壓,讓國際社會意識到日本對韓國的貿易限制行為是報復性行為,從而影響日本的國際形象,影響日本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貿易關係。」他說。

為應對高度依賴日本進口的問題,韓國產業通商資源部7月3日決定對半導體材料、零部件與設備研發投入6萬億韓元(約合人民幣352.9億元)預算,以此進一步加強本國半導體產業的實力。與此同時,韓國也在尋找半導體材料的替代來源,推進進口渠道的多元化。

相比于經濟與外交層面的反制,韓國民間的反制措施範圍更大,力度也更為猛烈。

今日关键词:周立波豪宅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