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业相关文章

2、被执行人成都禾创药业集团有限公司、贵州百年广告有限公司、贵阳德昌祥药业有限公司、邓杰、邓杨易、龙险峰、张岳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成都禾创如因上述担保事项遭受损失,公司将积极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公司将依据《收购协议》的约定追究贵州明润、瑞达公司、汉方制药等责任方的法律责任;成都禾创也将积极向德昌祥及其他担保方追偿。

2019年11月08日

海慈瞄准扬子江药业集团重点制剂品种

一个旨在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大研发战略”,这阵子海慈也在加码实施。“我们正整合集团研发资源,全力打造原料药研发中心并在南京拓展原料药研发分中心。”马振千透露,目前海慈已与集团多家子公司展开初步合作,四季度将计划完成两个项目的中试研究工作及原料药南京分中心的图纸定稿、装修立项。

2019年11月05日

康得新、康美药业、辅仁药业、科迪乳业等违法违规问题的曝光

上市公司针对奶农欠款一事回复称,目前科迪乳业应付奶款合计为1.13亿元,2个月内正常奶款为7200万元,其余4100万元为到期未付。2019年一季报显示,科迪乳业账上货币资金高达17.7亿元。账户上有巨额资金,却又无法支付4100万元的奶农欠款,甚至还出现高达11.8亿元的短期借款,科迪乳业唱的又是哪一出啊?显然不合常理。

2019年08月20日

康美药业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营业收入 89.99 亿元

2017年虚增营业收入 100.32 亿元,多计利息收入 2.28 亿元,虚增营业利润 12.51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25.91%。2018年半年报虚增营业收入 84.84 亿元,多计利息收入 1.31 亿元,虚增营业利润 20.29 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当期披露利润总额的 65.52%。

2019年08月17日

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成为华仁药业的实际控制人

在入主华仁药业前,周希俭在直销界已有“直销大王”之称。其先后辗转于安利、如新、月朗国际等直销企业,2013年起还自己创立了广东道和投资产业集团。周希俭入主华仁药业后不久,华仁药业即对外宣布拟申请直销经营许可证。

2019年07月30日

充分发挥绿竹生物与赛升药业战略发展方向上的协同性

7月23日,北京赛升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升药业”)与北京绿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绿竹生物”)签署了《人用单克隆抗体K3、K11技术转让合同》,将绿竹生物拥有的K3和K11药物项目现有及未来研究开发的成果及知识产权全部转让给赛升药业,该合作有利于推动赛升药业医药产业链创新平台的升级打造,在研发创新平台中将增加抗体新药产品管线,扩展公司单克隆抗体药物领域的布局。

2019年07月26日

辅仁药业货币资金为18.16亿元

A股上市公司又现奇葩事,账上明明有18亿现金,却无法派发6000万元现金红利。来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19年07月20日

  • 共找到7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