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艺术博览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布局-游戏人物名字-五华新闻
点击关闭

博览会市场-越来越多的艺术博览会下沉到二三线城市布局-五华新闻

  • 时间:

巴拿马监狱枪战

愚逸文化創始人沈愚先後參加了多個藝術博覽會,她從參展角度坦言,主要關注博覽會的影響力、專業度以及成交量。「北京、上海的藝博會規模較大,專業度較高。相比之下,二三線城市的藝博會在資源的調動、活躍度、穩定度、影響力等方面都會有所差距,同時,這些地區的市場積淀相對薄弱,專業級別的藏家較少。」

有專家對此並不樂觀,客觀而言,邀請藝術名家「空降」,短暫製造流量與噱頭,甚至可以憑空造出一場藝術博覽會。然而,不同地區藝博會的參展畫廊和藏家資源,所呈現出的風格和氣息都會有所差異,如果不能充分調研市場的真需求,未來只能是「曇花一現」般的熱鬧與喧囂。

在沈愚看來,藝博會的參觀人群數以萬計,許多以家庭為單位的觀眾參与進來,當然,這對當地文化的影響與關聯還需要時間,這是一個潛移默化的過程。值得關注的是,人們對文化精神需求的不斷提升,這是真需求,這同樣體現在二三線城市中,尤其是越來越多的青年人回鄉就業,他們對於文化藝術的認知和需求比以往都有更高的起點,這些新興城市的藝術博覽會更靈活、更有地方特色,社會價值的體現未來也會更加明確。

「藝博會的成功離不開當地政府的大力扶持,無論是學術提升、社會影響力,政府的支持都會推動藝博會做得更好,為藝術產業的發展,甚至是國際化的商業對接,發揮更大能量。」滕麗說道。

滕麗表達了不同觀點,「藝博會的體量是很大的,它是一個社會事件,影響的不只是藝術圈,因為參觀的人流量大、覆蓋的人群面廣,還能對相關產業產生拉動。藝術廈門離不開廈門本土的機構和藏家支持,但最開始的定位就不是一個區域性的博覽會,而是立足廈門,輻射全國甚至東南亞市場。如果局限於區域性的藏家資源,這麼多的參展機構和作品,市場是沒辦法消化的」。

有業內人士認為,對於藝博會來說,三年是一個門檻,能夠堅持下來的藝博會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因為做好藝術博覽會並不簡單,需要主辦方有強大的資源統籌能力、人脈網絡、招商能力等,這些也最為參展機構所看重。

下沉成趨勢從近年發展態勢來看,越來越多的藝術博覽會下沉到二三線城市布局,這些異軍突起的博覽會品牌,不斷改變或重塑着藝博會市場的原有格局。與此同時,北京、上海等藝博會重鎮的市場份額不斷被稀釋。

在滕麗看來,「藝博會的定位很關鍵,目前很多藝博會都是同質化的,核心就在於如何吸引全國範圍的藏家參与。如果沒有新買家,沒有獨特的定位和特色,畫廊還有必要去奔波這麼多的城市參加藝博會嗎?」

滕麗則從藝博會角度作出分析,「藝術博覽會下沉到二三線城市,其中一個核心訴求就是為市場發掘出潛在的新客戶,尤其是那些在其他地區沒有接觸到的新買家。藏家是有周期的,是需要不斷更新的,要吸引更多新的藏家介入到這個領域中來,才能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

有聲音表示,相對於一線城市的博覽會,地方博覽會更加依賴地方政府的政策支持和稅收優惠,甚至成為不少二三線城市能夠啟動博覽會的關鍵。日前,財政部官方發佈關於2020年博物館紀念館及美術館文化館、科技館免費開放補助資金預算的三則通知,涉及金額近55億元。資金補助最多的地區並非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而是江蘇、湖南、四川、甘肅、遼寧等地。以湖南省為例,2020年博物館紀念館逐步免費開放補助資金預算為19494萬元。有業內人士分析,藝術長沙的舉辦地就在湖南省博物館,除了場地費用的減免或優惠外,還有對這一博覽會品牌的扶持和背書。

滕麗表示,「就廈門來說,這是一座輕資產城市,適合發展文化和藝術,近年來活躍度也很高。藝術廈門的定位是輻射全國市場,我們的布局也是一步步往這個方向走。比如,除了藝術博覽會之外,我們還在做學術性的美術館,通過展覽活動、講座培訓等日常基礎教育活動把藝術的能量更多滲透下去,通過美術館之間的交流、藝術項目的交流,打破商業藝博會的局限性」。

從北京到上海、再到深圳,Hi21新銳藝術市集的布局之路似乎也契合了藝博會不斷下沉的路徑。「不管在哪裡,最終還是要看交易」,Hi21新銳藝術市集發起人伍勁選擇布局深圳,已經顯示出對於深圳市場發展潛力的認可與樂觀。

近日,藝術長沙、藝術廈門、深圳藝術博覽會等陸續落下帷幕,引發業界關於藝博會的熱議,藝博會不斷下沉到二三線城市,有人為此歡欣鼓舞,同時也有質疑的聲音湧現,博覽會市場需求真有這麼大嗎?持續數天的藝術狂歡之後,與當地文化又產生了怎樣的聯動?

需拓展聯動除了對文化藝術的審美與消費訴求,以及文化城市構建的需要,藝術博覽會的下沉拓展未來將成為一種趨勢,然而每個地區都有屬於自身的地緣性文化,這些「空降」而來的藝術如何與之產生對話、碰撞、交流,都是需要面對的問題。

值得一提的是,藝術博覽會要與地域產生關聯,不能僅僅停留在持續數天的藝術狂歡中。北京商報記者曾經實地觀察到某國際攝影雙年展中,展覽與當地居民所產生的聯動似乎很有限,除了餐飲和住宿業外,當地居民對這一舉辦多年的活動還是一頭霧水。藝術長沙總策展人陳敘良就曾表示,「當代藝術不僅限於藝術家、理論家、批評家或收藏家自己玩,還要爭取到更大的藝術圈、思想文化與社會科學圈去討論這個事情」。

這種調整和變化也體現在單個藝博會之中,比如創辦五年的藝術廈門博覽會首次分為「當代藝術」和「經典藝術」兩個博覽會。對此,藝術廈門執行總裁滕麗表示,「藝博會同樣需要創新和變革,除了『一年兩展』,我們還創立了藝術廈門美術館,就是希望突破現有的藝術展會模式來構建長期、持續、立體的藝術生態鏈。從整體來看,目前藝博會處於一個遍地開花的狀態,但未來兩三年可能就會出現淘汰潮,尤其是在目前這樣的大經濟環境下,如果沒有形成良好的生態圈,發展前景可能不容樂觀」。

市場在哪現實情況來看,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以先天性的文化、資源、氛圍等優勢條件,在博覽會這一藝術生態的構建上成為先行者。然而,越來越多的藝博會品牌崛起,使得這一優勢逐漸縮小。

對於藝博會而言,最為核心的問題是受眾在哪裡,市場在哪裡。目前,越來越多的藝博會下沉到二三線城市,甚至有一些縣級城市也在籌備藝博會。現實問題是,這裡有足夠大的市場需求嗎?有足夠的觀展人群和消費圈層嗎?

今日关键词:嗯哼太有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