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超杰选人的眼光也很好-西游戏-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
点击关闭

亲子中国-王超杰选人的眼光也很好-中国经济新闻联播网

  • 时间:

中国火星天团亮相

炒股165萬進30萬出,自嘆沒有偏財命

2014年,王超傑大學畢業,回到杭州后他先在父母那裡幫忙。「那時候也正處於剛進入社會的迷茫階段,也沒什麼感興趣的事想去做,每天就睡到下午3點左右,起床到爸媽店裡幫忙做賬,收好錢去存到銀行,回去和朋友聚會喝酒,睡覺,醒來又是下午。」王超傑回想以前稱,那個時候自己和大部分90后一樣比較愛玩,難靜下心來,「說實話,那時候的生活很沒有味道,很孤獨,又很空虛、很迷茫,但是內心又很想上進,可以又不知道該去幹嗎。」

為了設計出符合年輕人口味的襪子,王超傑帶着自己的團隊多次前往日本、韓國和全國各地考察。「我們去韓國參考配色與搭配組合,什麼樣的配色放到襪子上更好看。結合我們團隊本身的見解與國內的流行色彩,舉一反三。去日本學習材質選擇與製造工藝,以及他們的工匠精神,兩者結合,做出既有趣又健康舒適的本土襪品來。」

圖說:王超傑在辦公室就像茶和奶茶的愛好不同一樣,出生於服裝世家的王超傑也不甘於繼承父母的生意攤子,更願意自己闖一闖。

清晨5點半,杭城矇著一層秋天的薄霧,正在微熹的晨光中醒來。四季青已是一派熱鬧景象,來自全國各地的商販們在這裏進進出出。

王超傑對妻子的第一印象是福氣,事實上,她妻子確實給他的人生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在結婚前,王超傑就擁有了一個可愛的女兒,結婚後不久又有了一個兒子,才26歲的他已經是兒女雙全的人生贏家:女兒2歲,兒子1歲。

桌上擺滿了各色茶壺,「我不怎麼善於泡茶,也在學習。怎麼會有這麼多茶壺?用哪一個呀?」王超傑不好意思地表示,隨即他拿了一塊很大的茶餅,在旁人的提醒下才掰了一小塊放進茶壺,用水泡開。「這個辦公室我不常來,但我爸媽喜歡喝茶,我沒怎麼深入研究茶文化,在樓下一般就是研究今天是喝奶茶還是喝可樂?點一些年輕人喜歡的外賣食品,但是有機會我也想靜下心來,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品一品,這也是『中國味道』。」

图说:圣旨款袜子礼盒

「富二代」、好爸爸、孝順兒子、好老公……在王超傑身上,可以找到不少標籤,但他更願意給自己貼上的標籤則是「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

在他老爸眼裡,自己也變成了一個有出息的兒子。「前兩天我去修手機屏幕,店裡師傅說我爸前兩天也去修了,然後一直吹我,說我會做生意,有出息了。我爸他連修個手機都會吹一下兒子,可想而知,他在自己身邊朋友那裡,能把我吹成什麼樣。他以我為驕傲,也是我前進的動力。」

曾是一覺睡到下午3點的迷茫少年

图说:唐诗系列袜子礼盒

自從創業以來,王超傑稱除了回老家看孩子,沒有休息過。「我們沒有雙休日,市場每天都要開門,早上5點半到下午4點半關門,但是關門以後我們還要發貨,有時100多件貨發完就到晚上七八點了。」但是,在創業前,王超傑的生活卻是另外一個樣子。

「我們剛開始賣的時候,一盤貨下去做了60萬,但是只賣了20萬,剩下40萬的貨。那個時候就很焦慮。哎,這個季馬上就要過去了,新品又要出來了,我的庫存都是舊款,我就要想怎麼樣才能將貨量和銷量匹配,盡量不要有庫存。」王超傑表示,「說實話,那時候就是高估了自己的輸出能力,導致第一手太狠了。」

採訪結束已是下午五點多,四季青已經關門,但門裡面的商家們還在忙碌地盤貨、發貨。王超傑從五樓回到一樓店鋪,2歲的女兒飛奔過去「爸爸~」,緊緊抱着他的腿,讓他邁不開腳。

除了日常照顧女兒,王超傑還有一個習慣,晚上醒來都要給女兒蓋被子、摸額頭。「因為我女兒小時候經常生病,我就養成了這個習慣,一直要給她摸額頭。」就在採訪前幾天,王超傑就在半夜裡摸到了女兒滾燙的額頭,半夜三點把女兒送到了醫院,三點半開始掛鹽水,早上5點半,王超傑又雷打不動地來到了店鋪。

圖說:王超傑一家四口「我女兒真的是太可愛了。小朋友睡覺前都要鬧覺哭一會,別的小朋友一般就叫媽媽或者奶奶,我女兒是叫爸爸的,晚上睡覺也要粘着我,半夜也要我泡奶瓶,她一喊爸爸泡奶奶,我馬上就起來了,那個奶聲奶氣的聲音,真是太好聽了。」說起女兒,王超傑一臉寵溺,秒變「奶爸」,他的微信頭像也是和女兒的合照。

除了襪子,王超傑已在謀划內褲和圍巾的文創產品。「襪子單價低,是我引流的一個切口。」對於未來的規劃,王超傑自信滿滿,「我的小目標是襪子一個季度能完成200萬的營業額,到明年年底,年銷售量要達到800萬元。」而他正在設計的內褲和圍巾預計將於明年春天和秋冬分別推出。

以襪子為切口謀求更大的生意王超傑創業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樂觀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顆焦慮的內心。

圖說:王超傑一家四口作為兒子,王超傑也從伸手要錢變成了隨手給媽媽發零花錢的「別人家兒子」。「以前我都是沒錢了跟我爸媽要,他們給我花。今年開店后,開始賺錢了,我就會給我媽錢。我媽愛打麻將,打輸了就會心情不好。那我就會說『老媽,我今天贏了,我贏來的錢給你吧!』其實這是我店鋪掙來的錢。」王超傑稱,目前每個月大概可以給他媽媽發3、4萬零花錢。

原標題:不甘心只做「富二代」,93年二孩爸爸在四季青賣中國風襪子火了!

寵妻、女兒奴、孝順兒子王超傑徹底改變了「我認識我老婆的時候,就感覺她長得很有福氣,就追她了。」和所有家裡有事業需要繼承的「富二代」一樣,王超傑的爸媽也早早給他設定了娶妻規定,其中第一個要求便是要東陽本地人。可是,王超傑一見鍾情的老婆卻是哈爾濱人。「我媽媽不同意,覺得太遠了。」那怎麼辦?

而今,王超傑已經不滿足於一手60萬的量,「以後把渠道打通,我這個銷量肯定要翻好幾倍。」對於渠道的看法,王超傑欣賞的是分層銷售的模式,「我希望是總代理-分銷的模式,這樣比較好管理。網店我們不會主動去做,因為不想把價格做亂,價格亂了大家都沒錢賺,沒意思。」

圖說:王超傑在自己的店鋪里拒做父母接班人26歲「富二代」變「創二代」

圖說:店鋪里的展示品接連遭遇2015年6月的股災和2016年年初的熔斷後,王超傑最終165萬進,30多萬出,「那個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沒有偏財命,就割肉出來了。雖然爸媽沒說啥,但我非常內疚,後來再也沒有炒過股。」

除了幫忙收錢,王超傑那段時間還在炒股,「我爸給了我165萬在股市裡,最後出來的時候只有30萬了。」2015年股災,王超傑體驗了一把過山車的感覺。據王超傑回憶,那段炒股的時間非常煎熬。「每天醒來就要看時間,9點半到了沒?然後就看股票,說實話,看這個一點用也沒有,你難道用念力去把它弄漲停嗎?有時候我看跌了,一天的心情都很糟,漲了就很飄,到處花錢,第二天又虧了,又想哎呀,昨天花那麼多錢真不值得。」王超傑回憶起自己慘痛的炒股經歷時表示。

「杭派服裝在全國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了。」王超傑告訴記者,1993年出生的他,也是和杭城一起醒來的一員。他在四季青童裝市場有一個臨街的一樓商鋪,做的是文創親子襪生意。「襪子都是我們自己原創匠心設計的,我們最關注的是親子之間的愉悅互動形式,走自己的中國特色風格,渴望帶給每個家庭最美的禮品。」王超傑表示,在這個今年年初才租下來的28平方米檔口裡,王超傑一天的營業額最高時已經超過了10萬元。

「我們就先生了孩子,再結婚。」王超傑說道。就和創業時眼光獨到,挑中了文創親子襪這個切口一樣,王超傑選人的眼光也很好。「現在我媽超喜歡我老婆,又能幹,又會做生意。」王超傑稱,店裡的銷售是他老婆包辦,晚上他老婆還要維護客戶群,「幾千人的微信,都是她在維護,真的很能幹,晚上也要忙到12點多,早上也是和我一起5點半就到這裏了。」

圖說:唐詩系列襪子設計圖學習日本的材質、韓國的配色把中國風融入到襪子里「我們有時候閑聊,以前穿牛仔褲,破洞的誰要?現在牛仔褲,不破的,誰要?每一樣事情都在改變,都在創新,產品日新月異,我們也要去創新去改革,我們要做更好看的,能夠讓每個人都想露出來的襪子。」談起做文創親子襪的主意,王超傑的想法可能比他父母更加遠大。

「我爸媽在這裏操勞18年了,一年的銷售額在8千萬到1億之間,比較穩定,如果我接盤,基本生活沒有問題。」王超傑說,「但是我想做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大家競相去做的外出服款式,可能對我們而言沒什麼味道。市場是這樣的,一家的爆款產生后,很可能馬上全市場都是了。大家都在模仿,比的是低價,誰家最便宜,就有些惡性競爭,沒有意思。比起模仿,我們更想去開拓、去創新,不想從眾地去生產一些機械的、沒有靈魂的產品,這意義不大。」王超傑稱。今年年初,他帶着父親給的100多萬啟動資金開啟了創業路線。

據王超傑介紹,襪子的設計主要是中國風,「做定位時就中國元素多一點,我們的消費者群體就是中國人為主,我們日常有多款是一直保持流通的,到了重大節日,比如春節、中秋,就會出一些節日款。比如今年中秋我們就出了一個有意思的親子組合襪品,外觀好似一卷聖旨,裏面有陛下皇后格格阿哥和睦的一家四口,團團圓圓。我們希望以小孩子為中心,與大人產生互動,去聯想出很多東西來做,契合中國『和』的主題,讓每個人家裡都充滿歡笑。」

「籌備期主要是去了解工藝、對接加工廠,把產品定位、框架搭好。我們自己是90后,未來的消費主力也是90后。我自己有小孩以後,我就不喜歡給小孩穿素素的、黑白的襪子,我想做一些和小孩子有互動的,比如我的小孩今天穿的是詠鵝,早上起來的時候,我就問她:寶貝你今天穿了什麼襪子呀?寶貝說詠鵝,那麼就把詠鵝背一遍。這也是學習的過程,我想把這些元素放在襪子上,做一些親子類型的禮盒。我們的設計師也很厲害,我一說想要的效果,他們馬上就做出來了。效果很好,賣的也很火爆。」

對於妻子,王超傑也堪稱模範丈夫。「我老婆生孩子,非常辛苦,現在腰也不好,彎不下來。家務就都我來做,晚上回去洗衣服、做飯、拖地都是我,她就負責陪孩子。」王超傑稱,也曾請過阿姨幫忙,但是都不合心意,最後就索性自己幹了。「反正平時就三個人在家裡,兒子在老家,那我就隨便搞搞好了,也可以生活。」

由於背靠家裡的資源,他用了一個星期的籌備期,就把店鋪給開了起來。

2016年年中,王超傑幡然醒悟,打算腳踏實地去賺錢,他從家裡搬了出去,獨自租了房子,開始在一家金融公司賣理財產品,大概賣了半年左右,發現連自己都養不活。「我吃光用光就沒有了,我爸還會偷偷接濟我一下,我感覺也沒意思。」隨後王超傑便辭職了,隨後便遇到了自己女友,也是他的妻子,而他的人生的轉機也即將出現。

圖說:店鋪里的展示品王超傑稱除了藉助父母的6名設計師團隊,他還額外請了一名強大的合伙人。「是我的堂弟,他爺爺是金華有名的國畫大師。我堂弟4歲就開始學畫畫,小時候就在金華拿過很多獎,現在主要都是他設計,他的三觀和我的也很像,我們都想做自己熱愛的東西。對他而言,每一個產品都得有一個獨特的故事,用心去做,不違心,無論對我們自己還是消費者,都能體會到產品帶來的重量與幸福感。」王超傑表示,他們對於設計的基本要就是原創,不允許有一點抄版。「我們每一款設計都註冊了美術專利,這樣就可以保證原創。」

見到王超傑時,他剛搬好貨,坐在四季青童裝市場5樓的一間辦公室里,碩大的實木茶桌和他的衣服一個色系。「我老婆說讓我今天穿正式一點。」王超傑笑眯眯地說道。也許是長年和客戶打交道的緣故,王超傑給人一種柔和,平易近人的感覺。

圖說:聖旨款襪子設計圖王超傑的這一家店,真正開張是今年年後,最初的日銷售量只有5000元,隨後1萬、2萬、3萬慢慢往上漲,而今一天的最高銷售量已有10萬。「我們一雙襪子的批發價大概在6塊錢左右,10萬元的銷售額銷量其實已經很高了。」粗略計算,日銷售額最高的時候,王超傑的店鋪一天的銷量在1.6萬雙以上。「我每天在倉庫和店面之間要跑200趟左右,微信步數2萬步左右。」

圖說:採訪結束后,女兒粘着王超傑

今日关键词:姜至鹏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