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快3点数计划-新闻网首页
点击关闭

合作发展-茅威涛在与腾讯《王者荣耀》的合作中发现-新闻网首页

  • 时间:

陈小春宣布二胎

「發展中繼承,新中有根」今年是茅威濤從事越劇藝術40周年,她覺得,剛好在40周年這樣的一個契機里,自己在新文創領域與騰訊做了這麼一件特別的事,是非常值得的。茅威濤解釋說,從藝40年,現在還與當下最高科技的項目進行合作,嘗試挑戰自己。「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提出一個理念,不去重複我自己,一定要打破常規,如同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會要尋找到一個新的突破。如今跟二次元的高科技合作,實際上也是將婉兒看成是我個人的一次全新創作。」

一路有你新京報:從業這麼多年,覺得行業沒有變的是什麼?

談到此次合作關於騰訊提出的「發展中繼承,歷久彌新」的精神內核,茅威濤認為,在越劇的傳承中有句話一直講,「舊中有新,新中有根」,舊的當中一定要有新,新當中一定要有根,如果根沒有了,一定是不行的,這個也跟《王者榮耀》此次合作提出來的理念是一脈相承的,「我們能夠在這點上達成一個共識,在合作的過程中,他們是非常的尊重我。因此我也尊重他們,所以我們彼此在退讓當中建立一個共識。我相信因為這樣的合作,才有了首發之後非常轟動的效應。」

「迎接互聯網時代創造越劇新時代」

去年4月,從「科技+文化」的企業發展角度出發,騰訊集團副總裁、騰訊影業首席執行官程武在UP2018騰訊新文創生態大會上首次提出「新文創」概念,將其概括為一種圍繞文化IP展開的系統性發展思維,並表達了希望打造更多中國文化符號的新願景。他認為,新文創是一場面向未來的文化生產「新實驗」。而早在「新文創」概念提出之前,《王者榮耀》作為「新文創」的先行者,一直在這場關於未來、關於創造的文化實驗中不停地探索。

合作初衷想帶領越劇「破圈」走向年輕人

「不要去冤怨這個時代把你拋棄,首先,自身去反省自己,有沒有做好準備迎接互聯網時代」,茅威濤認為,越劇是從嵊州的一個小地方走出去的劇種,突然之間用幾年的時間在上海迅速地穿上了旗袍,這是前輩的智慧,同樣作為女性,她們敢於去吸收,敢於去挑戰。「當年以袁雪芬老師為代表的前輩藝術家們,在上海灘這樣一個經濟文化中心,都敢於仰起頭來迎接新文化,選擇新的越劇表演方式,締造了越劇的榮光。那麼我們這一代越劇人,為什麼不敢仰起頭來,迎接互聯網時代,去創造一個嶄新的越劇新時代呢?」

而對於越劇的推動而言,茅威濤認為,「此次與騰訊《王者榮耀》的合作至少能在潛移默化中,給很多從來沒有接觸過越劇,對中國傳統戲劇不感興趣的年輕人,打開了一個窗口。」

未來設想將越劇IP化走入新文創領域上官婉兒拜師名家、茅威濤收下首位虛擬人物弟子,這樣的碰撞引發廣泛關注。在新時代潮流下,茅老師創新地將傳統越劇與流行元素進行結合,突破原有的表達方式,讓越劇被更多人關注。藉助此次與騰訊合作的契機,茅威濤站在百越文創董事長的角度也談了一些自己的想法。首先,在新文創領域,以打造越劇與小百花為主要業態,希望建立起以中國傳統的越劇為核心的傳統戲劇藝術教育體系。目前,百越文創已與英國皇家莎士比亞劇團教育部簽署合作協議,開展一系列的戲劇教育計劃,將世界級優秀的藝術教育項目引進中國,真正打開國際化的視野。在此之外,百越文創還在戲劇全產業鏈上進行布局,並在多個領域引入了優質國際資源,比如,在國際合作方面,百越文創將與英國國家劇院共同製作舞台劇《狼圖騰》,該劇將於2020年在倫敦首演。

新京報:你最想感謝誰?茅威濤:我感謝同仁,感謝觀眾。

自從去年開始,茅威濤的身份除了大家知曉的越劇女小生,擔任過小百花18年團長之外,她又有了新的「人設」,即百越文創的董事長,因此對於自己在與騰訊合作項目中如何建立新人設她也有過擔憂。但很快,跟王者團隊接觸之後,茅威濤的顧慮一下子就消除了,在與騰訊交流當中,她越來越覺得這是一次非常特別的合作。茅威濤了解到,《王者榮耀》擁有龐大的用戶群體,且大多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正好戳中了茅威濤希望「讓更多的年輕人了解越劇」的訴求點。另外,茅威濤在與騰訊《王者榮耀》的合作中發現,創作團隊實質上也在尋找內容,而且在這過程當中,他們並不膚淺。茅威濤認為,「我能看得出,他們想要做出真正有文化、品質,從美學上打破外界的刻板印象。」

茅威濤對那天為上官婉兒配音的情景仍然記憶猶新,雙方碰撞出了很有意思的東西:「當時有很多即興創作。」遊戲中婉兒有一個技能是提筆化作書卷打出傷害,書卷上還寫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八字,作為梁祝二者情感的最佳詮釋。在配音這段的時候,茅威濤和王者團隊溝通時說,在我們戲里確實有一個情節是梁山伯知道祝英台是個女孩之後高興得不知道怎麼辦了,於是叫書童四九拿筆硯來,他要在扇子上提執子之手這首詩,那麼觸發這個技能的時候,能不能說「四九拿筆硯來」,這樣一來就比較順理成章。這一想法也得到了王者團隊極大的肯定,並且也呈現在了遊戲里。

在茅威濤看來,「所謂新文創就是利用先進的技術將越劇IP化,一種破圈的方式,以此打造出代表中國的文化符號。未來我們可能會請國外的團隊,讓他們來排越劇,就是這種性質,這都是越劇在新文創領域我們可以去嘗試的。」另一方面從小百花越劇場的角度,茅威濤希望這裏不單單負擔起劇場的單一職能,甚至可以將其命名為「城市文化客廳」,用新文創的概念,把舞台藝術拓展到一個公共空間去,形成一個全天都可以開放的空間,讓市民走進這裏,不僅要讓越劇文創化,也以與騰訊合作和婉兒入駐蝴蝶劇場為契機,將小百花越劇場打造成全國乃至世界範圍內獨一無二的文化地標。

這個想法一出,便得到了整個王者團隊的一致通過。而令茅威濤沒有想到的是,王者團隊還提供了額外的驚喜——將上官婉兒打造成真正的越劇演員,王者團隊提出讓上官婉兒拜茅威濤為師,成為她在虛擬世界中的徒弟,並將小百花越劇場作為婉兒的一個「家」。這讓非常喜歡挑戰新鮮事物的茅威濤感到非常開心和意外。茅威濤認為,「婉兒找到一個家,意義深遠。因為《王者榮耀》以往的角色都沒有固定的家,唯有婉兒將自己的家安在了小百花越劇場,今後我們的劇場還可能因此成為婉兒眾多粉絲的打卡地。」從塑造一款文創皮膚,到真正從線上走到線下,這無疑讓上官婉兒的形象更加立體,傳統文化和流行文化碰撞出的新IP內容也就此誕生。

合作理念「婉兒」拜師成真正的越劇演員

合作細節動作捕捉身段並親自配唱腔為了提高上官婉兒越劇梁祝皮膚的文化感,茅威濤深度參与創作,在遊戲中親自獻聲——「梁山伯與祝英台,前世姻緣配攏來」,裊裊越白聲聲入耳,原音韻味醇厚。同時,在動態捕捉技術的加持下,茅威濤穿上有光標點的動捕服,將瀟洒飄逸的越劇女小生身段一一記錄下來,婉兒的身段就是茅威濤的親身演繹。

茅威濤坦言,自己是一個對新媒體非常敏感的人,正如多年來對任何事物始終保有一顆好奇心。「可以說,我的助手非常了解我,知道我不是那種墨守成規僅僅是傳承越劇的人。同時,她也比較了解越劇,知道我一直在尋找讓今天的年輕人了解越劇的通道和方法,這也是這次合作的起點。而最終打動我的,是王者團隊這群年輕人。」

新京報:覺得未來所在的領域會有什麼變化?

藉此契機,新京報專訪茅威濤,聽她講述《王者榮耀》打造上官婉兒越劇皮膚背後的故事,並揭開百年越劇攜手《王者榮耀》背後有關變革和傳承的故事。

此次參与動捕也被茅威濤譽為印象最為深刻的一次經歷。原本技術團隊為茅威濤考慮,希望可以請她的學生代勞完成動捕工作,這一建議,被茅威濤果斷拒絕。她覺得,這樣重要的工作,理論上可以讓自己的學生去替代完成,但她同樣認為,青年演員代替不了她的骨骼和戲曲表現力,最終出來的婉兒韻味肯定是有差別的。「我內心很清楚設計團隊需要什麼,也能加持給到他們哪些更好的內容。我甚至從動捕室出來后覺得,說不定我們再次重排《梁祝》的時候,可以將這個科技運用上去,所以說跟騰訊的合作讓我留下非常美好和有意義的記憶。」

對於茅威濤來說,此次能夠與騰訊《王者榮耀》進行合作完全是一種特別的緣分。據她所知,自2016年至今,《王者榮耀》分別上線了以京劇為主題的「霸王別姬」主題皮膚,以崑曲為主題的「遊園驚夢」主題皮膚,以《王者榮耀》家鄉「成都」當地川劇為主題的「川劇」主題皮膚。但作為第二國劇的越劇,卻一直沒有等來合作的機會。當她今年3月得知,在越劇節開幕式上,騰訊《王者榮耀》與嵊州市文化廣電旅遊局簽署了合作框架協議時,一向希望帶領越劇「破圈」的她,立即關注起來。

前不久,正值四周年之際,《王者榮耀》與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展開了一場深度合作,為遊戲角色上官婉兒打造了一款越劇皮膚,廣受玩家好評。基於這次文化跨界,上官婉兒不僅成為浙江省小百花越劇團一名越劇演員,化身遊戲界首位「越劇女小生」,而且還拜師越劇名家茅威濤,成為她的首位二次元弟子。據悉,11月8日,上官婉兒還將入駐蝴蝶劇場,以AR的形式上演一場精彩的「越劇秀」。

面對傳統文化繼承和發展的問題,茅威濤曾提出過一個概念,把兩詞倒過來看即發展和繼承。茅威濤解釋道,「不是說我們先不要繼承,過去很多人誤解說,茅威濤是一個最不要傳統的人,他們真的大錯特錯。我是對傳統最敬畏的人,因為首先像我們坐科的人,自幼從四功五法開始學起,怎麼可能沒有傳統,但是你必鬚髮展,才能把這個劇種傳承下去,把這門藝術傳承下去。所以我說在發展中傳承,而不是說繼承中發展。」

合作之初,茅威濤也看了之前《王者榮耀》關於京劇、崑曲的皮膚設計,為此她也提出了關於越劇人物設計的要求,必須遵循越劇本身的特色與傳統。

茅威濤曾多次表示,越劇百年的發展,走的是一條兼容並蓄、銳意進取的道路。但當談到目前越劇發展的現狀時,茅威濤坦言,越劇相較其他的地方劇種,生存得還算有聲有色,但作為一個業內人,可以很不客氣地講,中國戲曲如果再這樣繼續發展下去,一點出路都沒有。幾年前,國務院第一次出台了《關於支持戲曲傳承發展的若干政策》,那時候茅威濤便曾發言指出,感激政府給予地方傳統戲劇扶持政策,但這一政策猶如一把雙刃劍,用好了,真的會推動戲曲整體行業的發展,反之也可能成為滋生更多問題的溫床。

原標題:茅威濤 越劇「破圈」走向年輕人是最好的繼承

茅威濤:沒變的,我們一直在傳承着梨園當中每一個劇種,前輩們留給我們的那些東西的精華,我們一代一代人一直在傳承,這一點沒有變。

茅威濤:萬變不離其宗,它會有很多變化,比方說劇場變成了一個城市客廳,變成了一個文化創意空間,但是它依然是劇場。在劇場里呈現的作品,依然叫越劇。以京劇為例,徽班進京造就了一個偉大的劇種——京劇,如果說越劇走進了城市會客廳,走進了都市創意空間,它會不會也誕生出一些新的里程碑事件,產生質的變化。將來還會不會叫越劇?我覺得一切都有可能。

在茅威濤看來,通過這一次與騰訊《王者榮耀》團隊的接觸與合作,首先要肯定近些年來,騰訊在文化創新道路上的投入,藉助遊戲為活化傳統文化,堅持講好關於傳統文化的故事所做出的努力,他們攜手敦煌研究院、國家寶藏、崑曲等,打造了一個個深入人心的新文創案例,讓更多人感知並理解傳統文化。可以看得出,通過這次與小百花的合作,《王者榮耀》這支年輕的團隊對傳統文化又有了一次全新的認知,同時也在新文創的道路上邁得更深。新文創,不僅僅是打造一款文創皮膚,也不僅僅是遊戲作為平台拷貝傳統文化傳播的事件。這次《王者榮耀》攜手越劇更進一步,在數字文化與傳統文化深度碰撞之下,更是創造出了新的IP內容。

上官婉兒是遊戲中唯一一個身着褲裝的女性角色,但王者團隊最初的方案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因此他們在茅威濤曾經扮演過的男性角色里,物色了許久。直至有一天,茅威濤向他們提出,有沒有可能讓婉兒成為一名越劇女小生,扮成她演「梁山伯」時的樣子,以婉兒手中經常執的毛筆,變為在新版越劇《梁祝》里寓意化蝶的扇子。

實際上,在新文創提出之前,《王者榮耀》已經在助力傳統文化傳承弘揚方面有了很多的嘗試,比如推出《王者歷史課》、《榮耀詩會》等,深入淺出帶領玩家了解歷史及文化。在此之後,圍繞新文創的核心思路,《王者榮耀》攜手敦煌研究院、冰雪大世界、國家寶藏展開了緊密的聯動,從最初的文化自我輸出,到深度的文化跨界嘗試,《王者榮耀》持續探索文化價值與產業價值的雙向賦能。

今日关键词:2019东亚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