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的大股东软银集团一直试图推迟公司的IPO计划-国外中文新闻网站
点击关闭

美元IPO-WeWork的大股东软银集团一直试图推迟公司的IPO计划-国外中文新闻网站

  • 时间:

140万到手5万5

9月24日,WeWork宣布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辭去CEO一職,保留非執行主席職務,但諾伊曼的投票權股份將從10:1減少到3:1,這就意味着他將不再擁有多數投票權。

在諾伊曼辭去CEO的同時,阿迪·敏森和塞巴斯蒂安·甘寧安成為新任聯合CEO,且預計兩位將會長期擔任這些職位。CNBC此前報道稱,軟銀董事長孫正義主導了免除諾伊曼職務的行動。軟銀集團一直對諾伊曼拒絕接受其建議的態度感到失望。

美國獨角獸公司WeWork的母公司We Company已正式撤回美國上市申請,推遲原定於今年內的上市計劃。

在WeWork8月份遞交的招股說明書中顯示,公司原計劃通過上市集資最少30億美元。按照原先的計劃,公司要在年底前完成首次公開募股,以免錯過預期的30億美元融資,以及與摩根大通和其他銀行的60億美元信貸額度,而該額度將於12月31日到期。

We Company在10月1日宣布,公司將撤迴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S-1文件(招股說明書),尋求推遲備受期待的IPO。而新任WeWork首席執行官的阿蒂·明森(Artie Minson)和塞巴斯蒂安·古寧厄姆(Sebastian Gunningham)在聲明中表示:「我們已決定推遲首次公開募股,把精力集中在基本面依舊強勁的核心業務當中。我們一如既往地致力於為我們的會員、企業客戶、房東合伙人、員工和股東服務。我們非常希望將WeWork作為一家上市公司運營,並期待着在未來重新審視公開股票市場。」

估值大幅腰斬、創始人亞當·諾伊曼(Adam Neumann)在飛機上吸食大麻、公司高管人員均為其親屬、財務狀況不見好轉,這些撲面而來的負面消息讓WeWork的IPO之路走的異常艱難。

WeWork的上市計劃一再推遲,最初從10月推遲至今年年底前IPO,如今卻已正式撤回了招股說明書。

對WeWork來說,其迫切融資的現金來支持公司的持續運營。財務數據顯示,公司在過去三年已經虧損了30億美元,且還在繼續燒錢。在2019年上半年期間,公司每創造一美元收入就虧損約兩美元,2019年上半年虧損了6.9億美元,同時還在面臨著市場狀況可能會變得更糟的風險,投資者可能會對一種在經濟衰退期間沒有經受考驗的商業模式更加緊張。WeWork在這半年中燒掉了近24億美元的現金,幾乎相當於其2018年的全部現金支出。WeWork在未來四年間至少需要72億美元才能度過現金流為負的時期,但如果2022年出現經濟衰退的情況,其現金的需求將增加至98億美元。

在成為聯合CEO之後,阿迪·敏森和塞巴斯蒂安·甘寧安通過聲明表示,將評估公司IPO的最優時間。一個星期之後,We Company宣布正式撤回美國上市申請,推遲年內IPO計劃。

原標題: WeWork正式撤回上市招股說明書,推遲年內IPO計劃

隨着WeWork推遲IPO時間,也就意味着上述融資和銀行的信貸額度也無法按照預期給予WeWork。而公司估值已從最高峰時期的650億美元跌至100億美元至120億美元之間。

評級機構惠譽相應將WeWork評級降至CCC+,展望由穩定轉為負面。 在此之前,標準普爾的分析師已經在9月26日宣布把該公司的信用評級進一步下調至垃圾級。

按照原先的規定,儘管軟銀集團在WeWork持有29%的股權,為最大股東。但諾依曼通過三級股權結構享有對WeWork的絕對控股權,持有50%以上的投票權。

彭博社9月11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話稱,在WeWork持有29%股權的大股東軟銀集團敦促其擱置IPO計劃,但WeWork卻不顧反對,繼續推進其200億美元的IPO股票發售計劃。對軟銀來說,如果WeWork堅持繼續進行IPO,軟銀的投資價值受到嚴重損害,並不得不減記其40億美元的投資價值,軟銀願景基金虧損50億美元。

事實上,WeWork的大股東軟銀集團一直試圖推遲公司的IPO計劃。

今日关键词:前总统之子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