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3d-神话游戏-荆楚网新闻
点击关闭

市场资本-我们有几个大的判断:一个是在生物技术领域-荆楚网新闻

  • 时间:

黄之锋被捕

唐愛民:我是來自磐霖資本的唐愛民。針對重大疾病的新葯研發與高端醫療器械一直是磐霖資本投資布局的重點,在過去投出了凱普生物(300639)、康泰生物(300601)創新性比較強的企業,還投資了一些階段較早的創新葯研發企業。

王俊峰:我聽下來,第一是聚焦,第二是不熟悉的林子不進去。我們幹這一行最怕風險,我們不畏懼風險,要管理風險。你們怎麼看待這個賽道的風險,以及怎麼去管理好這個風險?有請童總。

磐霖關注的細分技術平台包括抗體技術、細胞治療技術及基因治療技術等,抗體技術我們看中創新性比較強的單抗或多抗產品,我們投資了國內較早開發雙抗產品的友芝友;在細胞治療領域,磐霖比較看中更新的技術,比如說像CAR-T這一塊,我們肯定會關注UCAR-T,也關注CAR-T實體瘤的治療。在細胞治療領域,磐霖也看好乾細胞的未來發展方向。基因治療技術能有效治療傳統藥物束手無策的疾病,比如遺傳病、老年痴獃等,而且一次治療長期有效,無需長期服藥。

唐愛民:我認為生物技術是醫療發展的一個重要基礎,自從DNA雙螺旋結構發現以後,基因工程及蛋白質工程產品發展迅速;而從人類基因組序列分析全部完成後,基因序列分析技術發展很快,促進了精準治療技術的發展。對包括腫瘤等重大疾病的診斷、治療和新產品開發起到了重要作用。後邊出現的后基因組學/蛋白基因組學,促進了基因治療、抗體技術等的發展。

王俊峰:大家早上好!非常感謝主辦方給我們這樣一個機會,與各位做深入的交流和互動。首先請各位對自己所在機構做一個簡單介紹。

還有在港股上市的那麼多家葯企,接近一半比如信達生物、君實生物有50%以上的漲幅,可以預見明年還在往前走。雖然有一些跌的,但對於真正理解這個市場,看好生物醫藥,又懂得投資的人來說,他們還是能賺到錢。我們希望以後科創板是這種狀況——泥沙俱下,但是大浪淘沙,會有真正的金子出來。而對中國醫藥深入了解並且願意投入的專業投資者,會獲得很好的回報。

王俊峰:剛才您提到了正確的人做正確的事,君聯資本對此的理解有六個字——事為先,人為重。首先看這個事成不成,能做多大,投資人能不能掙到錢。從我們投生物技術這個賽道來看,一定要清楚創業者之前有沒有做過,是不是老手。還有在大葯的研發過程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到底做了哪些貢獻,這個是很重要的。

但是現在這樣一個高估值,傳導給一級市場的投資者是比較痛苦的。上半年大家聽到最多的一個詞是資本寒冬,小機構很難募到資。蔡大慶總講到機構看了50、60家都沒有投資,一方面是看不懂,還有一方面其實市場資金是吃緊的。但是現在科創板一推出,還有去年港股新政后,未盈利的生物醫藥公司可以上市,我們期待一級市場估值下行,但實際上,創新性比較好的,或者大家熱衷推崇的那些頭部企業,估值一直沒有降低,反倒高起。

第二,與技術的前沿發展有關。我們判斷整個周期里,創新葯成長的周期節奏越來越短,在美國基因治療可能三四年左右的時間就能上市,但是在中國還不行。但是資本市場的改革對於這些未盈利的生物技術公司來說,會有一個更加開放的姿態。

陸剛專門做天使投資,我們就從天使開始,你們在賽道上是怎麼選的?

唐愛民:西安是歷史古都,有非常好的底蘊,尤其是中醫藥的發展。生物技術包括新的熱點,比如PD1等,西安的企業肯定也會去追趕開發。但是我想提醒,西安要發揮本來已有的優勢,可以將中醫和中醫藥這一塊發揚光大,而且實現現代化。

孫啟明:微芯生物是建信投資很成功的項目,我們跟創始人一路走過來大約六年,目前賬面回報還是不錯的,我們投資時估值不到10個億,現在比預期要好很多。這是一個好事還是壞事?當然是一個好事。但從長遠來看,上午蔡總說股民都掙到錢才是一個健康的市場,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如果這個市場大家都不掙錢,短暫的狂歡之後,就會現出原形了。

在30日上午專場討論中,聯想之星合伙人陸剛、建信資本董事總經理孫啟明、盛宇投資管理合伙人沈琴、磐霖資本合伙人唐愛民、達泰資本醫療基金合伙人童嘉元、科華銀賽總經理岳蓉圍繞《生物技術創新與投資》展開對話,本場由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王俊峰主持。

國家政策支持下,現在環境也非常好,在這一輪真正的盛宴里,我們希望不斷有微芯公司這樣的公司上市。我之前在恆瑞醫藥工作過,當時在恆瑞的時候市值200億,市盈率是70、80,但恆瑞每年都會有20%的增長率,他的持續的成長潛力就讓高估值相對合理化了。恆瑞的投資者大部分都是掙到錢的。也希望微芯生物這樣的企業上市后也能持續成長,成為一隻值得期待的股票。

「2019全球創投峰會」於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開,盛邀全球創投頭部力量,解析政策趨勢、聚焦投資策略、探索價值發現、前瞻市場未來。這場彙集萬億資本的行業盛宴,為全球資本共享中國機遇,為推動全球創投行業的發展皆帶來深遠的影響。

王俊峰:我們最近討論一個話題,一二級市場估值倒掛。了解到沈總所在機構,除了做一級市場,也有做二級市場的研究,您對一二級市場價格的變化,包括聯動,有什麼樣的高見?

西安有自己的特點,它的工業基礎比較好,特別是軍工方面的工業基礎比較好,對於西安來說,打造硬科技和生物技術之間交集的地方,我覺得應該另闢蹊徑,制定區別於其他城市的人才政策。

我們從2010年開始,在一些賽道還沒有熱起來的時候做賽道級的預判,然後進行投資的嘗試。比如在基因診斷領域,我們在2013年開始看,到了2014年下半年、2015年的時候,這個賽道就比較火爆,但是2013年確實沒有幾家在看,那個時候我們投了燃石醫學。

我覺得早期投資還是要「小馬過河」,每個基金有自己的特點,我們只能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下注。現在這個行業越來越專業化,投資人在項目中怎麼樣能有選擇權和定價權?這就要求投資人要有給企業賦能的能力。我投的企業,在我的手裡應能夠比其他人投更有價值,這就要求我們必須越來越聚焦,專註於一個小的領域、一個小的賽道。我們投得很多項目,真的是參与進來了,這些項目在某一個方向上,我們甚至比創始人更熟悉,可以給他更多幫助。

我們希望在這個賽道繼續往下走,以後投資的企業,我們希望不光給它抬轎子,甚至幫他們造轎子,所以越來越敢投,越來越有自信。

童嘉元:從微芯生物的上市來看,關於HDAC這個靶點,可能將成為一個新的興趣點。我們也尋找了一些標的,比微芯的估值要低多了,也沒有微芯成熟。小分子葯已經做了幾十年,想找到一個好產品,仍是沙裡淘金。

沈琴:我們公司的風控很嚴,我們內部過會的時候,是不是正確的人在做正確的事,實際比較難判斷。前幾天我碰到一個項目,這個項目的三個人,一個是在BD,一個是在邁瑞出身的,背景都是非常強,但是我們發現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這樣豪華的背景是不是一定能夠把這件事情做起來,這個概率是很小的,他們都有退路。創業為什麼要給科學家比較好的回報,因為他投身這個事情,風險本身就很大,時間又很長。而對於投資方來說,創業者有退路,而你沒有,這是最大的風險。找到最正確的人,這個恰恰是最難的,正確的事憑自己的專業還可以判斷,所以投資是人越老越值錢,經歷的事情和吃過的苦才是最寶貴的,也是風控當中最有藝術的一關。

岳蓉:套用天下無賊的一句話,21世紀最重要的是人才,所有產業的發展都離不開人才和生長環境。我們也看到了西安市重點打造硬科技,這是西安自己的一個方向。比如說成都、重慶、武漢,都有自己的一些特色,武漢的激光通訊比較強一些,生物醫藥也是一個方向。硬科技和生物技術有交叉的部分,西安要發展生物科技最主要的是吸引人才回來,之後還要為人才創造一個很好的生態環境,這個生態環境不僅僅是政策方面的,還包括產業鏈上的,提供配套的生態。

現代化有兩層含義:第一,真正的中醫藥現代化的改造,比較典型的像天士力的丹參丸,服用非常方便,做得非常好。第二,就是從中藥中發掘現代的藥物,從天然產物中發現更好的能用於臨床的藥物。西藥的化學合成的分子,有些其實不如真正的天然產物結構的效果更好,天然產物是大自然留給我們的瑰寶,可以發現很多有價值的東西。

孫啟明:我來自建信資本,我們聚焦于早期醫藥的投資。目前投資了30多家企業,最近我們投的項目微芯生物已經在科創板上市了。主要投A輪,希望做醫藥創始人的第一個機構投資人。

童嘉元:各位所說的風險,第一是每個階段都有它特別的風險,比如說教授創業,或者說一些高端技術人員創業,如果他是泰斗級人物,肯定不是專職,歲數也是一個現實,在一個年齡節點之後(也許是45歲或者每個人有自己的節點),他的精力不是特別充分,時間也往往打折扣,對於創業的困難可能沒有一種特彆強的動力。

科創板高估值成因:政策呵護、熱錢追蹤,創新是主邏輯

以下為討論實錄,經投資界-西安創業整理:

我個人認為生物技術是一個中年大叔的事情,因為你要吃過很多的苦,掉過很多的坑之後才能豁然開朗。這對於質量的要求、風險的管理,要求極高。

站在今天這個時點看未來的賽道,我們有幾個大的判斷:一個是在生物技術領域,尤其是創新葯,不管是早期還是IPO,投資熱潮都處在一個高點。今天的高點只是一個山丘,未來中國創新葯賽道的高點可能還是一座喜馬拉雅。這是一個判斷,中間有調整,但是前途是光明的。

孫啟明:微芯生物還有幾個適應症,其中乳腺癌進展也比較好,不一定現在談利潤怎麼樣,要看到這個企業是往前走的。投資人要有一點耐心,等一等企業,讓其發展追的上估值的腳步。

沈琴:我們是投研一體的,一些密切關注二級港股、A股所有醫藥板塊行情變化的研究員在一起討論開會,每天都要復盤。首先我們公司沒有去布局科創板,二級市場不會去追的,先看科創板如此大的熱情是什麼原因造成的,再去看一級市場如何應對,可能更理性一些。

一方面市場母基金沒有錢,另外一方面投了第一批基金退出來的時候,沒有賺到錢,LP就不會再投資PE和VC,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如果科創板這樣的高估值傳導到一級市場,最後退出沒有賺到錢,對後面的募資也會產生非常大的不利影響,所以會有一段時間的輪迴,讓市場估值趨於理性。一年後,市場還是會回歸到理性的估值區間。

微芯生物900倍市盈率背後:國產葯「大覺醒」

陸剛:謝謝主辦方,我叫陸剛,來自聯想之星。聯想之星專註早期投資,投資階段主要在天使輪和Pre-A,也有少數A輪項目。2010年開始做,在醫療健康領域總共投出70個項目,既有國內也有國外企業,主要以國內為主,涉及細分領域有生物科技、醫療器械,還有醫療新服務。

沈琴:感謝主辦方,感謝西安市政府和王總的引薦。盛宇投資有16年的歷史,我們把醫療健康和TMT領域的經驗,在一二級市場變現,實現全生命周期覆蓋,沒有特指企業一定是在早期或晚期的階段,只要這個公司有規模,我們都覆蓋。目前基金管理規模60多億,其中一級市場30億,我們7月份剛剛封盤了10個億的醫療健康產業基金。投資賽道方面,按照疾病譜的解決方案做入口,主要圍繞着心血管和腫瘤早篩、治療整個解決方案來布局,我們在醫療領域投了30多家企業,其中已經上市的包括愛朋醫療,還有過會的(新產業),我們在高質耗材布局得比較多一些,醫藥相對布局得比較少一點。希望跟大家多交流。

對於微芯生物,大家可能覺得900多倍的市盈率,價格太高了。實際上真正的機構投資者是看長線的價值,我們不是特別在意階段性的高和低,更重要的是長期的結果。

王俊峰:補充幾個數據,昨天信達生物公布了上市后最重要的一個半年報,達伯舒獲批上市才四個月,銷售3.32個億。君實生物的PD1藥物拓益賣了3.08億,這是相當亮麗的成績。中國廠商有機會在這一賽道和K葯、O葯正面硬剛。

作為頭部的企業,資金往往有一位主投方支持。而由於生物製藥公司本身沒有正現金流,發展須資金來推動。在一段融資期等待之後,估值是可以調整的。我們向創業者們致敬,也希望創業者現實地看待資金的問題。當你融資的時候,不要過分追求估值,讓投資人和企業家一起來參与推動企業,為患者提供優質藥品,虛高的估值意義不是很大。

王俊峰:陸總剛剛講的兩個關鍵詞,第一,早期的鳥兒有蟲吃;第二,人多熱鬧的地方我們不去。其他各位關注點有何不同?

王俊峰:建信在早期投資很有特點,敢於在早期布局並且下重手,這兩年退出業績也比較出色,有什麼高招嗎?

岳蓉:生物技術方面,我們在研發、製造和醫療服務做了一些布局。看好幾個方向後,主要還是看團隊,即團隊在國際上所處的技術水平。我們母基金業務和直投業務,目前已經投資布局在細胞治療、蛋白質、酶工程。還有一些特別看好的賽道,但因為沒有合適的團隊,所以我們主要還是挑團隊為主。

孫總提到了微芯生物,最近比較火,算是科創板醫藥第一股,第一個過會,現在市值是300億,市盈率900多倍,想聽聽孫總介紹一下發財的故事。

童嘉元:我來自達泰資本,負責醫療基金,非常感謝西安市政府及主辦方的邀請,這個會辦得非常好。達泰現在資產管理規模約50億人民幣,醫療投資方面,我們有美元項目也有人民幣基金一期和二期。投資領域包括:醫療服務、診斷、新葯研發以及醫療器械。對於新葯研發,我們的布局還有待加強。我本人畢業於冷泉港實驗室,對生物醫藥方面有研究經驗,也曾管過藥廠,做過CFO,希望和各位多多交流。

我認為目前科創板高估值的情況,有三方面的原因:市場比較熱情,政策在呵護,熱錢在追蹤。科創板肯定是一個比較好的投資賽道,作為機構投資人來說,都會經歷一個鎖定期,所以要看一年後的變化情況。現在我們應該去包容它,能夠有這樣的高價值。

我非常欣賞建信資本孫總提的觀點,確實要讓這些孜孜以求的科學家十年、二十年的創新投入,有一個正向的積極回報。我本人投醫療器械比較多,醫療器械過去五年到現在的主旋律是進口替代的邏輯,但是接下來的五年、十年,我覺得創新是主邏輯的。創新實際上有風險,應該給予這些敢於冒風險的科學家、敢於在創新領域進行投資的基金高估值,給予實質性的獎勵。

生物新葯和基因技術相關的,我們仍然會布局,但是策略重點已經有一個比較大的變化:第一,之前投資會有重點,現在我們會根據中國市場提供的機會,尤其是未滿足的臨床痛點的機會,包括某些罕見病也會成為我們布局的賽道。

王俊峰:岳總是從武漢來的,代表的是中部的勢力,除了直投之外,還管理了母基金,站得更高一層。您對這個賽道有什麼樣的建議?

賽場擁擠,如何選擇合適的跑道?王俊峰:童總說出了這個行業的現實。我總結成一句話就是:錢不能斷,葯不能停!反映在這個行業裏面具體是什麼情況?一方面估值有點虛高,更大的問題是賽道擁擠,PD1國內已經批了四家,但是在臨床有一百多家,據說有幾家已經撤了。細胞治療曾經很火,Car-T研究者發起的臨床實驗有100多家,現在報進去有30-40家。在這樣一個比較擁擠的賽道,怎麼選擇,如何跳出重圍,是非常關鍵的!

王俊峰:上海有張江,杭州也有生物谷,西安有最大的優勢,就是高校特別多,怎麼樣把高校的優勢發揮起來,做好產學研,結合當地的優勢,一定能夠把生物技術這一波大潮抓住,然後成就一個新的、有競爭力的產業。

現在大部分注意力仍專註于PD1和免疫方面,而作為小分子,聯合用藥似乎是一種方向。這就要考慮到資金的排布。大藥廠免費供葯,你的病人入組應該沒有問題,大藥廠的產品會很好,病人絡繹不絕,如果大藥廠不免費,你必須要拿資金來支持這個聯合用藥的臨床試驗。

王俊峰:君聯資本是2001年成立的,管理24支基金,基金規模接近500億,今年完成了三支基金累計一百億資金的募集。君聯醫療從2007年開始投資醫療健康,過去12年累計在這個賽道投資了12億美金、90家公司,有50%的企業都是細分領域第一,75%左右是前三名。

謝謝各位的聆聽,還有各位嘉賓的分享,讓我們共同為未來奮鬥。謝謝大家!

第二,產品本身是不是過硬,這一點每個創業者應有足夠的準備。如果競爭進入了一個非常擁擠的賽道,那你一定要早,包括儲存足夠的資金。

最後還有一個特別重要的話題,今天到西安來開這個會,當地政府也很重視,希望發展當地的產業。其實生物技術領域投資的重心在東部,西部還是一塊未開發的處女地。我的問題是,西北地區如何發揮自己的優勢,發展生物技術產業?請中部的代表給我們一點建議,岳總有什麼高見?

不熟悉的林子不進去,投資人越老越值錢?

岳蓉:我來自科華銀賽,掌管着武漢市的基金,既做直投,也做母基金。我們主要做科技型項目的投資,領域覆蓋生物醫藥和通訊類。其中在生物方面的布局已有十幾年了,從新葯的研發到製造、醫療服務,我們都有過投資。我自己還開辦了一家藥廠,就是控制型的。所以對生物醫藥也是情有獨鍾,我跟蔡總和陸剛總,都是H50的成員。

第三就是管理團隊核心的凝聚力。還有PRE-IPO的狀態,然後上市,會有一二級市場倒掛的時候,我建議在PER-IPO的時候很現實地討論一個估值,讓這些投資人分享上市的紅利。很多創業者在創業方面非常優秀,但是對於上市的眾多文件,對付各種各樣的律師、FA,往往會牽扯大量的精力,這個時候要找到合適的、信賴的人,幫助你節省成本,尤其是時間。

從疾病分類這個視角出發,磐霖重點關注腫瘤、心血管疾病及代謝性疾病,重點布局那些處於早期,創新性比較強,團隊又有比較豐富的藥物臨床各方面研發和推進經驗的這一類企業。這一類企業,能給中國生物醫藥市場提供更好的創新葯,能滿足當前重大疾病未被滿足的需要。

王俊峰:針對這個話題,沈總有什麼特別的觀點嗎?

另外在基因技術方面,我們在2013年投了燃石之後,對於個性化伴隨診斷基本是不太看別的,因為這個賽道已經跑出C輪和D輪公司。在看基因的早篩和早診,這個和中國龐大的市場還有支付的剛性需求都有密切的關係。也會延伸看與生物技術相關的一些設備,包括質譜。

孫啟明:我們只會做葯,建信團隊是醫藥出身的,我本人也是做了十年的醫藥研發。建信資本這幾年不斷在做減法。

陸剛:賽道的選擇對早期階段來說,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說比較熱的賽道,做天使、早期肯定不敢去擠,因為這個價格和資金體量全都比不過,再加上比較擁擠的賽道,其實蘊含著比較大的風險,比如PD1。我認為要往未來的三五年,判斷未來的賽道會是什麼樣的。

今日关键词:李小璐朋友圈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