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处罚造假-60万元行政处罚已经是证监会在现行法律范围内的顶格惩处-最新旅游资讯

  • 时间:

唐嫣为刘亦菲庆生

那麼現階段究竟該如何遏制財務造假者?中國人民大學商法研究所所長劉俊海表示,康美葯業財務造假事件危害嚴重,蠶食廣大投資者的幸福感,嚴重污染資本市場生態環境。法律要長出牙齒,要對上市公司失信行為採取零容忍的政策,可以用司法解釋、發佈專門文件等方式解決違法成本低的問題。

處罰力度太輕的背後是迫切需要得到修改的相關法律法規,這已是目前資本市場不爭的問題之一。

一時間,輿論嘩然。對於這麼一場「有預謀、有組織,長期、系統實施財務造假,惡意欺騙投資者,影響極為惡劣」的行為,只開出了60萬元的罰單,被懲處主體和實際控制人行政責任如此之輕,使得「虛增收入、造假成癮、騙取投資者信任」式的造假模式極具誘惑力,上市公司的董監高以極低的代價獲取數以億計的回報,觸碰法律紅線,動搖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制度的根基。

財務造假的「罪與罰」從曾經的白馬股跌下神壇,康美葯業用了不到一年時間。

今年6月28日,針對操縱市場和「老鼠倉」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聯合發佈了刑事司法解釋,強化了對兩類證券期貨違法犯罪行為的打擊力度,是提高資本市場違法犯罪成本、強化法律責任、完善科創板試點註冊制配套司法保障的重要舉措。

「這可以借鑒到財務造假的違法違規行為上來。」劉俊海指出,在證券法修訂期間,可以通過司法解釋、頒佈專門文件等形式提高財務造假、內幕交易等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設立專門的規章對財務造假狠罰重罰,來彌補行政處罰低的不足。

加大懲處並非只能等法律修改根據證監會表述,將持續保持對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的高壓態勢,加大懲戒力度,增強監管震懾力,將綜合運用行政處罰、刑事追責、民事賠償及誠信記錄等立體追責體系,提升違法違規成本,通過持續、精準監管,促使上市公司及大股東講真話、做真賬,推動中介機構歸位盡責。

但從目前情況來看,修訂后的證券法何時落地,尚無時間表,後續延伸的刑事責任、民事賠償和誠信記錄,追責時間周期長,震懾威力有限。

劉俊海還建議要在資本市場引進懲罰性賠償制度,上不封頂,下要保底,「最好賠10倍,最少也不能低於3倍。」例如,《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實行的是1+3倍的懲罰性賠償制度;《食品安全法》規定了1+10倍的懲罰性賠償,只有用重典才能治亂。

監管層也察覺到了這種巨大的不公,今年4月公開的證券法「三讀」稿第二百零九條規定,「信息披露義務人報送的報告或者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50萬元以上50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1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的罰款。」 雖然對上市公司信披違規處罰的上限達到500萬元,但和造假金額上億相比,仍顯處罰力度小。

虞伍表示,上市公司各種違規違法行為都有中介機構的影子,出現這些問題和他們的不專業、不獨立,都有密切關係,甚至有些機構是帶有合謀性質的,所以要加大對這些中介機構的監管和處罰,也是確保投資者利益的重要保障。

資深律師虞伍指出,證監會從立案調查到做出頂格處罰時間與以往相比加速很多,顯示從嚴治市邁出重要一步,在處罰力度方面證監會已是頂格處罰,但與投資者預期相比依然只是「罰酒三杯」,顯示出修改對證券違法違規行為處罰的迫切性。

劉俊海表示,中介機構出現亂象的一大原因是違法成本低,有必要從立法方面提高違法成本,降低違法收益,把違法收益降為零、變為負數。一方面,要加大行政處罰力度,加大刑事責任處罰力度,提高法定量刑幅度;另一方面,要健全公益訴訟制度,幫助投資者以零成本、低成本方式維權。

經證監會查實,2016年~2018年三個會計年度,康美葯業虛增營收275億元,虛增利潤39億元,同時,兩年半時間,還虛增貨幣資金886億元,虛增資產36億元。康美葯業財務造假金額創下A股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另外,2016年至2018年,控股股東及關聯方非經營性佔用康美葯業116億元。證監會下發了行政處罰告知書,康美葯業及22名責任人共被罰款595萬元,6名責任人被採取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其中3人被終身禁入。

其實,對於康美葯業財務造假的處罰,證監會的決定已囊括第193條中列舉的處罰措施,而後者所被授權的罰款上限僅為60萬元。證券法規定,發行人、上市公司或者其他信息披露義務人未按照規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責令改正,給予警告,並處以30萬元以上60萬元以下的罰款。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給予警告,並處以3萬元以上30萬元以下的罰款。

實際上,60萬元行政處罰已經是證監會在現行法律範圍內的頂格懲處。業內專家表示,60萬元的頂格處罰確實罰不當其「罪」,如何進一步完善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制度,匹配財務造假的相應處罰,監管層在頂層設計時,要「長牙」,尤其是在新修訂的證券法還未實施之前,需通過制定司法解釋、專門規章等方式解決財務造假處罰輕的問題。

康美葯業財務造假案查清了,造假金額比預想要大,三年虛增營收275億元,虛增利潤39億元,而僅收到相關監管部門60萬元的行政處罰罰單。這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造假金額多、處罰金額少,管理層造假手段惡劣,割了一地韭菜,可憐的是股民。」不少投資者感慨,「板子重重舉起輕輕放下。」

今日关键词:希丁克探班国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