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点地区的医院带量采购亦正在冲击当地的药店-海参资讯
点击关闭

药店医院-试点地区的医院带量采购亦正在冲击当地的药店-海参资讯

  • 时间:

中秋节

「製藥企業不願意放資源出來,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是它們要做一個渠道的控制。如果在『4+7』試點城市裡,製藥企業按照中標價全放給藥店,很簡單,有導致很嚴重的串貨問題。有人會從連鎖藥店里按照中標價買下來,再到非試點地區銷售,因為這其中的中間差價本來就很大。」一心堂葯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張勇說道。

不少藥店人士認為,雖然本輪帶量採購僅試點25個品種,但對藥店的衝擊波已現象。

「這輪帶量採購只是要求生產企業按照中標價格把產品供給醫院,而是否供貨給零售渠道,或者按照什麼價格供貨,醫保部門則不做干預。正因為沒有政策干預,工業企業也在觀望,甚至它們可能投標的時候都有一個想法,就是我在醫院寧可不賺錢,但是OTC我有量,所以現在很多企業不願意放棄OTC渠道的價格。醫保有要求我們藥店葯按照中標價賣,但是沒有要求生產企業要給我們供貨。所以到最後,25個中標品種中,除了幾個企業肯給我們供貨之外剩下的全部處於下架狀態。」殷雅傑亦說道。

殷雅傑透露,帶量採購啟動后,其所在的藥店反而轉戰與一些原研葯企合作,銷量提升很快,彌補了一些不足。「長期來看,醫藥分家、集中採購是必然趨勢。我們的判斷,慢病藥物市場這塊,未來醫院只能解決住院門診用藥,最後還是要在零售渠道釋放,但這個釋放過程,一定是有葯事服務能力的藥店才能承接,因此,藥店要修內功,做好這塊專業服務準備。」殷雅傑表示。

中標產品為何會在試點地區藥店斷供呢?

上述25個中標品種,多數以國產藥物為主。而進口原研葯落標后,意味着丟掉了試點公立醫院市場。為了保住銷售規模,不少原研葯企開始轉戰零售市場。而有連鎖藥店,也開始在原研葯企業抱團合作。

在試點地區內,藥店煩惱。原本藥店的銷售價比醫院便宜,但帶量採購啟動后,藥店的價格與醫院之間出現倒掛。不僅如此,中標產品在藥店遭遇斷供。

「現在藥店打的不是價格,而是藥店的綜合能力,藥店需要從規模、區位優勢、專業服務能力,還有品類管理等領域提升能力。」唐家錫表示。

對於藥店而言,關鍵是如何留住客戶。

在剛剛結束的2019年西普會上,多位藥店人士反饋稱,試點地區的醫院帶量採購亦正在衝擊當地的藥店,主要表現是藥店採購不到中標產品、藥店與醫院藥品倒掛嚴重、客戶又迴流到醫院等。

這種迴流,不僅僅發生於帶量採購試點地區與非試點地區之間。在試點地區內的藥店,遭遇帶量採購戰。

「『4+7』啟動后,藥店的價格優勢進一步削減,藥店的毛利率也面臨下滑局面,我覺得藥店現在已無價格戰可打了,也沒有價格戰可以打了。」益豐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商品總監唐家錫表示。

今年上半年,全國首批「4+7」帶量採購推開后,中標藥品在試點地區公立醫院的價格低於非試點地區,由此引發後者患者湧向前者。

而前述中標產品,有些還是藥店銷售的暢銷葯。如上述的恩替卡韋,中康CMH數據顯示,該葯屬於零售市場化學藥品最暢銷的50款產品範圍之內。

有江蘇製藥企業人士亦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不願放貨給藥店,正是顧忌到會引發渠道串貨問題。

國葯控股國大藥房瀋陽連鎖有限公司總經理殷雅傑表示,這一輪的帶量採購,政策更多是考慮到醫院醫療機構,對於生產企業的約束並不強,對於零售行業更是完全忽略了。

「原研葯不需要通過一致性評價,同時其產品在市場中仍佔有很高的份額,『4+7』啟動后,原研葯貨源相對還是比較充足的。所以我認為,藥店要留住顧客,前提是要有貨源,同時要跟原研葯企保持良好的關係。」沙旭東說道。

「首批中標品種,首先是給醫院,上海的藥房基本拿不到貨。廠家就算有貨,但它們也不願給你。帶量採購推行后,對我們藥店的影響真是太大了。」上海華氏大藥房採購配置總經理沙旭東對第一財經記者感慨道。

「『4+7』城市25個品種試點帶量採購后,我們跟每一個廠家進行了溝通,但廠方不肯供貨,25個品種可能只有4個給降價后的價格,但多數是沒有的。」西安怡康醫藥連鎖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王彤透露,在西安,已出現客戶迴流到醫院現象,「原來一盒葯可能要幾十元錢,但現在醫院只賣五六元錢,差價這麼大,有客戶為了買兩盒葯,也寧願去醫院排隊排上一個星期。」

從今年3月份起,全國首批帶量採購陸陸續續在11個試點城市公立醫院鋪開。25個中標品種,與試點城市2017年同種藥品最低採購價相比,價格呈現斷崖式下跌,中選價平均降幅52%,以乙肝主打用藥「恩替卡韋」為例,規格為0.5mg的藥品,每片價格從10.55元降到僅有0.62元。中標藥品,多以慢性病藥物為主。非試點城市的患者跨地區去試點地區「代購」的現象也屢屢出現。

今日关键词:天津天海处罚张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