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社会支付-成立“国务院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新闻娱乐通

  • 时间:

黄晓明中年王子病

但要根治,還需要政府的強力舉措。

依法維護農民工的勞動報酬權益,是廣大農民工最關心、最直接也是最現實的利益問題之一,關係到社會公平正義和社會和諧穩定。

此外,不少小微企業負責人也呼籲,在當前中小企業普遍面臨市場經營壓力,以及稅負和社保等負擔有壓力的情況下,希望國家能出台更多舉措減少企業經營負擔,提高支付人工成本的能力, 幫助企業走出困難期,與企業一道共同保障農民工權益。

對於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一事,國務院再出招。

如果拖欠農民工工資一事不解決,也就意味着,將直接影響到大量農民工家庭的生活。

濟南市農民工綜合服務中心主任丁麟宏曾表示,整治拖欠農民工工資需要多部門聯動,不能局限於年終「救火式」的集中整治,應該建立常態管理機制。對於違法轉包、分包和資質掛靠等問題,住建部門要做好查處,人社部門要強化日常執法檢查,提高各行業特別是建築領域勞動合同簽訂率,形成監管合力。

6月1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在河南省汝州市召開支持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試點工作現場會,委黨組成員、副主任胡祖才同志出席會議並講話。會議主要圍繞支持農民工等人員返鄉創業試點工作為主題。據初步統計,目前341個試點地區返鄉創業人員已經達到近200萬,帶動的就業人數超過700萬;在試點地區帶動下,全國返鄉創業人員已超過800萬,帶動的就業人數達到3000萬左右。

值得關注的是,農民工等人員返鄉下鄉創業工作正在逐步成為潮流,而且帶動就業的效應也日益凸顯。根據調查,平均每名返鄉創業者大概都能帶動四名左右新的就業。

8月16日,在國家發改委召開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新聞發言人孟瑋在談到信用體系建設問題時強調,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要始終堅持依法依規,合理適度。而根據人社部發佈的信息,有100家拖欠農民工工資的企業,已被納入「黑名單」。

那麼,該如何能夠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這一現象呢?

日前,人社部網站也向社會徵求起了對《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的意見。徵求意見稿明確了政府責任、清償農民工欠薪的責任主體,並對建設領域農民工工資支付作出了專門的制度規定。這也是人社部落實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要求,以及《國務院2019年立法工作計劃》的具體舉措。條例將公開徵求公眾意見至今年9月12日。

拖欠農民工工資的情況已存在多年,但近年來形勢也在好轉。根據人社部公布信息,2018年全年查處欠薪違法案件8.6萬件,為168.9萬名勞動者追發工資等待遇160.4億元。在連續多年下降的情況下,去年查處案件數、涉及的人數和追發的工資待遇同比分別下降了39.4%、45.3%和35.8%。其中,為100.9萬名農民工追發工資待遇116.5億元,同比分別下降了53.7%、40.7%。

根據《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公報顯示,2018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8836萬人,農民工月均收入3485元。

根據公開披露的信息,此小組將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關於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的重大決策部署;統籌協調全國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研究審議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重大政策措施;督促檢查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的落實情況、各地區和各部門任務完成情況;完成黨中央、國務院交辦的其他事項。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下發《關於成立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的通知》,成立「國務院根治拖欠農民工工資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為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

孟瑋指出,什麼樣的失信行為將納入信用記錄,失信到什麼程度將列入「黑名單」,列入「黑名單」后將受到哪些制約和懲戒,這些都要有明確的法定依據。

中國社科院農業農村所研究員黨國英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拖欠農民工工資無疑是個老大難問題。與往些年「年年喊年年拖」不同的是,今年的各項制度舉措越來越細密,也越來越嚴厲。在此背景下,按日計息顯然是個有的放矢的「硬招」。拖欠工資「按日計息」,是「到2020年實現基本無欠薪」的攻堅實招,跟「加賠加罰」等系列舉措結合看,這顯然也是對欠薪「治理網絡」的織牢織密。

此次徵求意見稿備受輿論關注的一點是——拖欠農民工工資將按日計息。意見明確,未按規定支付農民工工資的,由人社部門責令限期支付並自拖欠之日起按日加付萬分之五的利息。逾期不支付的,按拖欠金額50%以上100%以下標準加付賠償金,並對單位處拖欠金額1倍以上2倍以下的罰款,對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或主要負責人處2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梳理近期中央政府發佈的通知可以發現,國務院在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方面已經要推出不少大動作。

今日关键词:日本移出白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