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产业行业-拉卡拉支付、考拉科技更多为中小微企业服务-中山电视新闻

  • 时间:

华为5G手机发售

當前由於人口紅利殆盡、同行競爭激烈、監管政策趨嚴等原因,消費互聯網正在日益紅海化。產業互聯網則存在着巨大的市場空間,其潛力還有待開發。

分羹產業互聯網藍海與微信支付、匯付天下等「短兵相接」

基因在於企業服務的拉卡拉,正迎來產業互聯網的藍海。

匯付天下也在積極布局產業互聯網。從2018年伊始,匯付天下就與行業SaaS建立合作。根據其2018年報數據顯示,與匯付天下合作的SaaS供應商由2017年底的10家提升至2018年的137家;另一方面,匯付天下與微盟於今年6月宣布達成戰略合作,推出「微盟慧付」解決方案,打通「支付+營銷」全鏈路。

其中,拉卡拉支付即4月下旬上市的業務板塊,內部叫支付集團;除支付外剝離出來的其他業務組成板塊叫考拉科技,範圍包括信用貸款、保險經濟、保理、信用評級等;產業基金群是沿着金融科技的領域進行中早期的投資,投資、扶持創業企業;藍色光標是一家獨立上市公司,目前第一大股東是考拉科技。

上述人士舉例稱,消費互聯網的連接對象主要是人與PC、手機等終端,其連接數量大約為35億個,而產業互聯網連接的對象則包括人、設備、軟件、工廠、產品,以及各類要素,其潛在的連接數量可能達到數百億。此外,2017年企業家調查問卷顯示,69%的企業家認為一旦5G到來,企業服務會是最重要的營收來源。

而拉卡拉進軍產業互聯網的第一步,是戰略投資千米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孫陶然介紹,拉卡拉目前覆蓋超2100萬中小微商戶,千米公司專註于為零售、快消等行業的中小企業服務,為企業提供分銷雲、門店電商雲、新零售雲等SaaS服務,可以給分銷商提供B2B全鏈路訂貨系統等。

會上還有一個插曲,孫陶然提及日前互聯網協會、工信部等部門聯合發佈的2019年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名單,拉卡拉支付排在第82名。他表示,拉卡拉參評的只是一隻「胳膊」拉卡拉支付,並不是拉卡拉全部,支付以外的業務都被剝離了。如果那隻「胳膊」解開,名次應該還可以再往前一點。

公司整體的基因也是為企業服務。成立於2005年的拉卡拉,最初通過線下便利店布放的自助終端積累了十萬量級的商戶;而後兩次「進階」,在2011年首批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后,進入銀行卡收單領域,又於2015年開始布局智能支付終端。在此過程中,拉卡拉也曾因移動支付快速發展而一度被削弱線下刷卡業務優勢,在C端的存在感逐步降低。

業內人士介紹,所謂「產業互聯網」,是與「消費互聯網」相對應的概念,它指的是應用互聯網技術進行連接、重構傳統行業。消費互聯網面向的是個人消費者,其目標是滿足個人消費體驗,幫助既有產品、服務更好地銷售和流通,而產業互聯網主要面向企業提供生產型服務。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不少公司都試圖通過SaaS進一步向產業鏈縱深滲透,使傳統企業與第三方支付達到雙贏局面。

產業互聯網被業內視為互聯網下半場的主戰場,其玩法更看重為B端提供的垂直服務能力,而拉卡拉的基因恰就在企業服務。不過除拉卡拉外,其他「玩家」如微信支付、匯付天下等支付機構也已入場。

他還透露,過去14年中,不論是拉卡拉哪一部分,都保持每年30%以上的成長。「這考驗的是一個公司所處的賽道,你的產品線、你的經營管理綜合能力。」

從定位來看,拉卡拉支付、考拉科技更多為中小微企業服務,藍色光標多為龍頭企業服務,但四個板塊的共性都是2B。

順着「我們是誰」這一問題,孫陶然介紹,目前公司有四個板塊,分別是拉卡拉支付、考拉科技、產業基金群和藍色光標。

在戰略說明會上,孫陶然介紹,「互聯網的下半場,將是傳統行業擁抱互聯網的時代,也是企業逐漸從經營產品到經營用戶的時代。」他表示,拉卡拉除了作為基礎和入口的支付收單服務,還將基於科技、雲服務及人工智能技術,為中小微商戶提供貸款、理財、保險、保理、融資租賃、信用卡、會員管理等各類服務。

拉卡拉現在在做什麼,下一步要做什麼?孫陶然在會上都予以介紹。他宣布,拉卡拉將發力產業互聯網,進入戰略4.0時代。

例如今年1月,微信支付相關負責人在其公開課表示,正在持續推進和不同行業的深度結合,團隊已經研究了138個行業,找到了36個比較適合的行業,來讓微信支付深度切入,提供數字化的協助。

「我們是誰?」成立了14年的拉卡拉,其創始人、董事長孫陶然在8月16日的戰略說明會上拋出這個問題。

基於小微商戶端的掃碼交易增長顯著,交易金額和交易筆數同比分別增長82%和84%。又受益於掃碼交易筆數的大幅度增加及分攤的營銷費用大幅度下降,公司上半年實現凈利潤3.66億元,同比增長25.31%。

不過孫陶然在會上談到,過去這麼多年國內大家關注的是2C市場,近年來,國際國內越來越認可2B市場的價值,這塊市場由於B的數量越來越大,比2C市場有更強的可經營性。

不過,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業總收入24.96億元,同比下滑9.72%。對此,孫陶然表示,收入同比下滑,原因是做支付面對整個線下消費,必然受到宏觀經濟形勢影響以及自身客戶結構調整的影響。

業務分四大板塊上半年受宏觀經濟和客戶結構調整影響營收下滑

「拉卡拉將通過投資千米以及與千米公司組建面向各個行業的雲服務公司,提升公司為現有中小微商戶提供門店新零售雲服務的能力,幫助公司提升為既有商戶提供支付以外增值服務的能力,同時擴大拉卡拉的支付市場份額。」孫陶然說道。

就在戰略說明會前一天,拉卡拉發佈了上市后首份半年報。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服務的有效商戶超過2100萬家,這一數字比2018年末的1900萬增加了200萬;累計交易筆數達36.7億筆,同比增長67%。

對個人用戶來說,受近年移動支付崛起的衝擊,拉卡拉的「存在感」明顯下滑。孫陶然也稱,「經常被朋友們問到,你們是做手環、還信用卡、做智能POS的拉卡拉?也有人問拉卡拉還在嗎,誰還去便利店還信用卡?」他對此感到既高興又委屈,高興的是公司歷史產品被人記得,委屈的是大家對今天拉卡拉的整體並沒有一個系統的看法。

今日关键词:孙俪请求停止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