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分3d规则-聚会小游戏-罗源新闻
点击关闭

项目产能-东方日升方面称并不会对公司当前业绩造成影响-罗源新闻

  • 时间:

欧冠小组抽签揭晓

值得關注的是,7月26日,東方日升發行可轉債申請未獲得中國證監會發審委審核通過。

InfoLink發佈的全球2018年組件出貨量排名,東方日升位居第七位,而競爭對手的地位也多年穩定不變。

相比之下,東方日升更注重海外市場的拓展,並希望電站業務打開新的市場。不過「531」政策之後,海外市場也是競爭對手雲集。在組件出貨層面,晶科能源、隆基股份、晶澳太陽能、阿特斯和天合光能,這些都是東方日升至今未超越的對手。根據光伏研究機構PV

對此,東方日升方面對記者表示,公司近些年負債金額的增大與公司業務體量及資產規模的大幅增加相對應,但資產負債率始終保持行業較低水平。

不難發現,當前市場形勢下,光伏企業融資背後一方面是國內外需求強勁,需進一步擴大產能;另一方面則是當下企業經營現金流緊張的現實。

受此影響,東方日升股價一路下滑。7月26日,其開盤價為11.6元/股,截至8月15日,收於9.46元/股。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東方日升的業績卻「風生水起」。2019年一季度,該公司凈利增長超過278%,上半年業績預計再翻番。

新棋局再較量如今,光伏行業迎來競價、平價時代,新一輪市場競爭加劇,在資金、產能規模、技術和資源等方面,企業之間再次交鋒。

8月14日,東方日升內部人士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記者透露,李宗松未兌現增持計劃,是因為其個人公司經營出現問題。對於可轉債申請被否一事,東方日升方面稱並不會對公司當前業績造成影響,並通過自有資金及適當的多種融資方式繼續推動既定戰略計劃。不過,關於具體資金來源和融資方式,東方日升方面未作回復。

事實上,東方日升在試圖進一步擴張產能的同時,隆基股份(601012)、晶科能源等同行早已完成布局。例如,隆基股份規劃在2019~2021年,單晶電池片產能達到10GW、15GW和20GW;單晶組件產能達到16GW、25GW和30GW。而晶科能源也在2018年公司財報中透露,預計到2019年底電池、組件產能將分別達10GW和15GW。

「相比前幾年,目前國內的平價市場主動權已經變了,現在做電站項目更多是要看看接入、土地和融資這些問題,一張消納函就能難倒一個企業。」東方日升員工告訴記者。

近日,東方日升公告披露,持股5%以上的股東李宗松未能兌現過去一年的增持計劃。此外,李宗松擬在今年8月26日至明年11月23日期間,連續90個自然日內減持比例不超過公司總股本的3%;而在此之前,7月26日,東方日升發行約27億可轉債申請未獲得中國證監會發審委員會審核通過。

2013~2017年,隨着國內市場迎來突飛猛進的發展,東方日升也進入了業務布局和擴張的黃金時期。尤其2017年這一年,公司迎來了營收破百億的高光時刻。

融資遇阻背後記者發現,自從東方日升發行可轉債申請被否之後,公司股價便開啟了下滑之路,從7月26日開盤價11.6元/股,呈下跌態勢。其中,7月29日和8月2日,公司股價分別跌幅3.84%和2.71%,

8月8日,東方日升發佈公告稱,持股5%以上的股東李宗松出具《告知函》,截至2019年8月6日,其本人並未增持公司股票,未能兌現過去一年的增持計劃。而在此前的8月2日,東方日升公告稱,由於股票質押業務存在違約風險,李宗松所質押的部分股票可能存在遭遇強制平倉導致的被動減持情況;以及個人資產配置需要,產生主動減持情況。預計,李宗松將於2019年8月26日至11月23日期間,連續90個自然日內減持比例不超過公司總股本3%。

可轉債申請被否、大股東減持、股價走跌,東方日升在資本市場上的頻頻受挫,是否會給公司業務擴張形成掣肘?

一位金融人士向記者分析,發行可轉債申請被否可能是財務不達標或信用不高。加之這一時期大環境不好,發債融資也會比較困難。

記者發現,2017年4月,李宗松借東方日升定增成為公司第二大股東。不過,兩年來李宗松頻頻「被動減持」。此次,李宗松增持計劃「變臉」,備受投資者質疑。對此,上述東方日升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增持計劃生變是由於李宗松個人公司經營出現問題,資金緊張。

2013~2015年,東方日升先後成立日升投資公司、收購江蘇斯威克85%股份、設立互聯網金融及融資租賃公司,進一步延伸了電站業務、EVA膠膜和新能源金融業務。2017年,東方日升在產能布局上開始加碼。當年年底,東方日升與江蘇常州金壇區人民政府簽訂協議,擬投資80億元建設5GW電池和5GW組件產能。2018年2月宣布擬在義烏投資20億元建設5GW的太陽能電池組件生產基地項目。

「乘勝」擴張受挫東方日升成立於2002年,並於2010年在深交所創業板上市,是全球十大光伏組件企業之一,主要業務涉及光伏電池片與組件、新材料、光伏電站、智能燈具和新能源金融服務等五大板塊。

值得一提的是,過去光伏霸主輪番更替,東方日升雖位居其後,但始終沒有掉隊。

張英英,吳可仲一邊是業績增幅翻番,一邊卻是資本市場上接連受挫,這樣的反差讓光伏企業東方日升(300118)(300118.SZ)略顯尷尬。

逆襲之後的東方日升,「乘勝」布局下一輪市場競爭,並試圖通過可轉債融資滿足補充資金需求。按照原計劃,公司年產2.5GW高效太陽能電池與組件生產項目擬投入募集資金19億元;澳洲Merredin

縱觀國內市場,在今年競價和平價項目投資中,除了陽光電源(300274)、隆基股份、晶科電力、通威股份(600438)、特變電工(600089)和協鑫等拿下了一批項目,國有資本進一步蠶食着光伏市場。

東方日升方面表示,「531」政策之前,公司的組件銷售以國內客戶為主,回款周期相對較長,對公司的現金流產生一定影響;但自「531」政策之後,海外市場需求旺盛,公司積極調整銷售策略,加大海外市場銷售力度,而外銷業務的回款周期好於國內,公司經營性現金流保持明顯趨好的態勢。此外,公司目前在全球範圍內持有較大量的光伏電站,光伏電站具有極強的變現能力,在必要時可通過調整光伏電站持有總量進行調節。

相比之下,目前東方日升電池產能6.6GW,組件產能8.6GW。財報顯示,今年10月,東方日升仍會有部分組件產能投產。據透露,該公司2.5GW高效異質結電池及高效組件技術產能項目前期工作也已啟動。

不過,記者也注意到,東方日升在發行可轉債的論證分析報告里提到,應收賬款、預付賬款和存貨等經營性佔用項目增多,公司對流動資金的需求不斷增加,而公司以自有資金補充日益增長的流動資金需求的能力有限。

東方日升在「531」政策以後的市場競爭主要有兩方面的策略,一是積極布局高效電池組件產線,保證技術領先和規模競爭力;另外是繼續全球化布局,同時藉助電站業務搶佔市場份額。

記者注意到,自從上市以來,東方日升在資本市場多次融資都比較順利。為何此次「出師不利」?中國證監會在公司業績波動、募投項目、收購九九久(002411)科技、應收賬款等7個方面提出了質疑。

8月15日,東方日升方面對記者表示,這並不會對公司當前業績造成影響,公司通過自有資金及適當的多種融資方式繼續推動既定戰略計劃。

近幾年,東方日升負債總額逐年攀升,應收賬款也增加明顯,企業資金周轉風險和負擔加大。截至2019年一季度,該公司負債總額達到116億元。2015年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應收賬款分別約為23.64億元、25.58億元、26.96億元、37.81億元和35.27億元。

2018年,歷經國內「531」政策洗禮后,東方日升似乎又迎一春。受益於海外市場需求拉動及電站業務提升,公司2019年一季度實現凈利3.03億元,同比增長278.36%。此外,預計2019年上半年實現凈利4.65億~5億元,比上年同期上升279.28%~307.83%。

Solar Farm 132MW光伏電站項目,擬投入募集資金6億元;補充流動資金,擬投入募集資金2.1億元。

某光伏電池企業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全球需求持續攀升,企業加碼產能擴張主要為實現規模效益,提升市場份額,保持持續的競爭力。對於國內市場,目前要做平價項目沒有一定規模是做不下來的,追求高效的同時性價比也很重要,但也要謹慎擴大產能,目前業內已經出現電池產能過剩而導致價格跳水了」。

天眼查信息顯示,東方日升由於信息披露虛假或嚴重誤導性陳述,未及時披露公司重大事項等原因,於2013年和2019年被深交所、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寧波監管局處罰三次。

而在電站業務層面,阿特斯也一直是東方日升最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如今光伏組件利潤實際上並不高,依靠電站業務阿特斯就可以貢獻一半利潤。」上述東方日升人士坦言。

今日关键词:李小璐朋友圈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