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增长股权-降低企业杠杆率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新闻出版总署网站

  • 时间:

李尚平枪杀案线索

五是防範企業隱性債務風險。近年來一些投資基金「明股實債」以及永續債、私募投資基金等金融創新工具使得企業負債中存在一些隱性負債,提升了企業潛在的債務風險。監管機構應當重視此類金融創新工具對企業信用風險的影響並加以監管和防範,同時建議監管機構繼續將資本金占投資額的比例作為宏觀調控的手段之一,對房地產行業可以適當提高要求;投資者、評級機構等市場參与者在對企業信用風險進行評估時應對企業存在的隱性債務進行充分地分析,實踐中可以建立用於監測企業槓桿率的一套指標體系,通過對行業、企業槓桿率變化的分析來衡量信用風險。

三是加大股權融資比例。在《2019年要點》提出完善交易所市場股權融資功能、拓寬企業資本補充渠道等措施的同時,還可以通過創新發展股權融資工具、拓寬股權融資的資金來源等方式發展股權融資。大力發展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產業投資基金、股權類受託管理資金等股權融資工具,不斷探索股債結合、投貸聯動等融資工具;同時鼓勵基本養老保險基金、年金、保險資金等進入股權市場,加大國外直接投資和國外創業投資資金的引入力度。

聯合資信近日發佈的研究報告指出,我國目前企業槓桿率較高,降低企業槓桿率是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從宏觀層面看,國際清算銀行(BIS)通過各個國家或地區非金融企業部門年末債務餘額與其當年GDP的比率(負債率)來衡量非金融企業宏觀槓桿率水平。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末,我國非金融企業宏觀槓桿率為151.6%,較2008年增加了54.1個百分點,增幅明顯高於美國、歐元區、日本等主要國家和地區,目前在統計的44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7位,處於較高水平,且已超過BIS第352號工作報告提出的90%的警戒線61.6個百分點,可能會拖累經濟的增長。

聯合資信在上述研究報告中強調,企業降槓桿是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然要求,在實施過程中建議採取以下幾方面舉措。

國際經驗及相關研究表明,企業通過財務槓桿可以擴大生產經營規模、取得額外收益,但同時也會使得信用風險加大。當企業槓桿率過高、息稅前利潤不足以支付負債利息時,財務槓桿將會造成財務風險,同時債務壓力過大會導致借款人或投資人的擔憂,使企業的融資更加困難,進而導致企業融資風險及信用風險的發生。從宏觀角度來看,隨着企業債務水平的不斷抬升,宏觀經濟金融風險也將增大。因此,採取有效措施降低企業槓桿率、防範化解風險是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的必然要求。

從微觀層面來看,一般是用企業的資產負債率來衡量其槓桿率。根據數據庫中A股上市公司和發債企業的統計分析發現,2008年以來A股上市公司和發債企業資產負債率均值並沒有呈現出明顯的增長趨勢,而是在50%左右波動。其中,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資產負債率走勢出現分化,國有企業整體呈現上升趨勢,而民營企業有所下降。我國非金融企業宏觀與微觀槓桿率的差異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國金融資源存在一定的錯配,即更多的資源流入了生產效率較低的企業。

二是堅持「穩中求進」原則。在宏觀槓桿率較高的情況下,保持經濟穩定增長對於不發生系統性風險來說至關重要。在財政政策方面可以進行適當刺激維持經濟的平穩增長,貨幣政策方面保持貨幣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既要把住防控風險的「總關口」,又要防止流動性緊張可能造成的企業債務問題。

一是進一步打破剛性兌付。中國資本市場多年存在的剛性兌付扭曲了投資收益和風險的關係,是導致企業槓桿率較高的重要原因。隨着市場化的發展,近年來剛性兌付已經被逐步打破,而只有進一步打破剛性兌付,我國企業槓桿率才能在市場化的條件下得到有效控制。

日前,國家發改委、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聯合印發《2019年降低企業槓桿率工作要點》(以下簡稱《2019年要點》),從加大力度推動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綜合運用各類降槓桿措施、進一步完善企業債務風險防控機制等方面,對今年企業降槓桿工作作出全面部署。這是繼2016年9月《關於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槓桿率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及2018年8月《2018年降低企業槓桿率工作要點》(以下簡稱《2018年要點》)印發后,我國又一關於降低企業槓桿率的重要政策。在當前全球經濟增速持續放緩、我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的背景下,做好降低企業槓桿率工作、防止債務風險上升,對於我國經濟的穩定增長和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四是繼續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國有企業是去槓桿的重中之重,要推動重點行業國有企業兼并重組,對產業集中度不高、同質化競爭突出的行業加快重組,加快產能落後、能耗高、虧損嚴重企業的兼并重組,同時積極推動混合所有制改革,把企業去槓桿同推動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結合起來,建立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機制,強化市場紀律,提高企業生產效率。

今日关键词:高空抛物明确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