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5G政企-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在大流量领域的大幅度让利-新昌新闻

  • 时间:

章莹颖未婚夫悼文

不過,在外界看來,已入局政企市場多年的中國移動動作緩慢,以往並沒有下狠心大力發展政企業務。這兩年個人業務放緩,中國移動才逐漸意識到危機已經來到身邊,而對如何抗擊風險卻沒有提前作好準備。

從擁有的移動用戶數量來看,中國移動甚至超過了中國聯通和中國電信的總和,達到9.35億戶,剛剛發力三年多的寬帶業務也已經超過了中國電信。要知道,此前中國電信「寬帶老大哥」的地位保持了20多年。

可現實是,中國移動依然面臨較大的「提速降費」壓力。下半年,攜號轉網開始實施,5G建設投入巨大、時間周期長,公司要走出業績下滑的泥潭依舊困難重重。而想要發力B端,改變過度依賴個人移動市場的現狀,中國移動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增收太難了。」中國移動集團總部員工劉先建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道。為了完成業績指標,劉先建所在的部門近來開始強調降本增效,考核壓力也不斷增大。中國移動政企業務一中層管理者李明遠告訴記者,從去年三季度開始,KPI考核變得更加嚴格,以往只看給客戶方案的次數,現在變成考核「成單量」。「如果中國移動還是把自己當行業老大的話,未來的某一個節點,幡然醒悟的時候可能才發現,原來這個市場位置會丟掉。」

李明遠入職中國移動的時候正處於3G時代,中國移動正以一己之力發展我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TD-SCDMA技術,也吃盡了TD-SCDMA的苦。

而從最新的數據看來,中國移動依然過分倚重個人移動市場收入,在通信服務中的佔比超過71%,而家庭業務實質上依然可以看做個人市場業務,佔比為7.6%。也就是說,面向政企等B端業務僅僅貢獻了兩成左右的收入。

楊傑透露,未來三年將是中國移動5G投資的高峰期,但每年的總資本開支不會大幅波動。此外,楊傑表示,在5G發展方面,中國移動確實有與中國廣電接觸、討論,尋求搭建「共建共享」的合作模式。

在李明遠看來,中國電信在政企市場浸淫許久,讓其在收入側的調整更快。而在去年11月份,中國聯通宣布設立產業互聯網產品中心,聚焦重點垂直行業和創新領域,更加瞄準企業級服務的前景。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中國移動此次政企業務調整更加強調產業研究院的產品化、市場能力,部分生產職能划給產業研究院。「尤其是蘇州研究院和上海、成都、雄安產業研究院,一直定位的是只做研究,不管產品化,『管生不管養』。開發的東西出來了,你愛用不用。現在就要求他們都要研發運營一體化,把運營加進來。」劉永華透露。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這是中國移動上市近20年來,凈利潤數據第一次出現如此大幅度的下滑。

這與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存在明顯的差異。2018年,中國電信智能應用生態圈收入加速增長,對增量服務收入的貢獻超過50%,IDC和雲業務收入則分別增長22.4%和85.9%。

從行業來看,中國聯通與中國電信均有自己的政企事業部,且都提高到了集團總部層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運營商的B端之戰早已經打響,中國電信在公有雲服務市場已經排到第三位。

5G建設勢頭正盛,中國移動更可謂「前途無限」。然而,今年以來,從一系列數據來看,中國移動正遭遇「艱難時刻」——用戶增長停滯,流量紅利消失,業績出現負增長。中國移動8月8日公布的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收與凈利潤雙雙下滑,這在其上市近20年來,還是頭一次出現。

半年報中,中國移動正式披露了公司構架大調整,也是近年來中國移動最大的業務調整和機構改革。具體調整為,以政企分公司為基礎成立政企事業部,以蘇州研發中心為基礎成立雲能力中心,以杭州研發中心為基礎成立智慧家庭運營中心,設立總部國際業務部。試圖加速打造雲服務、家庭業務領域的核心能力,全面提升政企市場、國際市場領域的統籌和拓展能力。

運營商的B端之戰2015年時競標一個地市級項目失敗讓李明遠依然記憶深刻——最後,這一「天王級」規模的項目被中國聯通拿下。李明遠稱,以往中國移動的政企業務統籌協調難度大,向客戶彙報工作的流程可能都比競爭對手晚一天。

遲來的架構大調整作為一名中層員工,李明遠對中國移動的業績變臉並非沒有預期。早在去年三季度,中國移動的營收放緩已經足以讓人擔憂。這其中有提速降費政策要求的影響,但更主要的是行業激勵競爭的結果。

在個人通信服務行業大環境整體放緩的情況下,中國移動並非沒有做過多元化探索。事實上,很早之前,公司就已經實施「四輪戰略」,專註在個人業務、家庭業務、政企業務、以及咪咕文化等為代表的新業務,企圖進行多元化改造。

在付亮看來,中國移動四輪驅動中的另三輪都保持增長,但依然未能抵消手機語音及上網收入下降,通信服務總收入的半年數據首次出現了負增長。因此,積極推進收入結構優化,培育新增長動能成為中國移動未來發展之要。

與BAT等混改夥伴的合作,使得中國聯通在政企領域更具靈活性。早在2017年10月,中國聯通就宣布和騰訊、阿里巴巴相互開放雲計算資源,在雲業務層面開展深度合作。

「基本盤」開始動搖「多年前,三大運營商之間就有了『不對稱管制』,不允許中國移動套餐資費比電信、聯通便宜。」上述中國移動總部員工對記者介紹道,有關部門希望三家能保持基本競爭局面,防止一家獨大。

事實上,看上政企這塊To B市場的遠不只三大運營商。廣電系統公司內部早已經把政企業務擺在很高的位置,更遑論虎視眈眈的BAT等互聯網企業。少有人關注到,為了加強中國移動在雲業務方面的競爭力,去年年中,國內雲服務企業UCloud宣布獲得了中國移動E輪投資。但目前在雲服務領域,中國移動的表現依舊不盡如人意。

事實上,中國聯通、中國電信在大流量領域的大幅度讓利,讓中國移動不得不跟進。

3G到5G的沉浮2010年,李明遠從中國電信跳槽到中國移動。當時,中國移動的用戶數為5億,是現在的一半左右。在李明遠看來,3G、4G時代這十年,中國移動並沒有推出響噹噹的新品牌,全球通、神州行、動感地帶等等都已經是十年前的舊事物,中國移動需要品牌重塑。

但現實情況是,運營商依靠人口紅利的時代已經過去,中國移動已經不能單純地依靠用戶規模的增加實現業績增長。

對於業績下滑的原因,中國移動副總裁、總會計師董昕在8月8日的業績溝通會上表示,一方面,從收入的角度上看,提速降費影響,以及去年取消流量漫遊影響,總體上造成上半年收入減少了47億元,使利潤下降了將近6%。另一方面,剛性成本增加,折舊增加了42億元的成本。營銷開支也有所加大,銷售費用增長4.5%,對5G垂直行業的研發投入增加……以上因素均導致了中國移動利潤下降。

儘管乘着5G的東風,但中國移動(00941,HK)的業績頹勢已經影響到股價。數據顯示,今年3月中旬以來,中國移動股價便處於下行通道。8月8日財報公布當天,中國移動盤中曾創出近五年新低。數月之內,中國移動股價從階段性高點86.04港元/股,一度跌至62.05港元/股。8月9日,中國移動的最新收盤價為64.9港元/股。

雖然在港股市場上,中國電信與中國聯通也均有下跌,但其體量與中國移動不可同日而語。按照每股跌去20港元、205億股總股本計算,短短數月,中國移動市值一度蒸發4100億港元,與A股市場5G概念的炒作形成鮮明對比。

「從來沒有(搶佔)市場先機的優勢感,總是跟着別人後面跑,被動挨打。集團每制定一套統一資費,對下面都是壓力,而不是送來一把克制敵人的利器。」劉先建介紹,自己在基層工作過,國家在尚未大力倡導提速降費時,營銷方式就已經用得差不多了。

好在,近來的業績不佳已經在驅使中國移動作出改變。《每日經濟新聞》近期獨家報道了中國移動政企業務線大調整——變革后,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兩塊「牌子」,對內表現為政企事業部,對外是政企分公司。這有助於理順政企分公司、省級公司、產業研究院之間的關係,強調總部管理職能,集中化運營。

今年3月份,之前在中國電信掌舵多年的楊傑臨危受命調任中國移動,擔任中國移動董事長。楊傑把中國移動的增利希望放在了政企業務方面。李明遠介紹,從2018年三季度開始,中國移動個人客戶和家庭客戶市場增長已經放緩,但政企市場的收入也在持續增加,並於2018開始爆發,這讓集團看到希望。

財報數據顯示,中國移動上半年營運收入為3894.27億元,下降0.6%,主業業務通信服務收入下降1.3%,延續一季度的下滑態勢。相比之下,中國移動的凈利潤情況則更為嚴峻。上半年中國移動利潤為560.63億元,同比下降14.6%。去年同期,中國移動實現凈利潤656.41億元。

相較中國聯通、中國電信,中國移動「移動通信老大」的行業地位似乎巋然不動。在國內手機巨頭眼中,中國移動也保持着運營商的傲氣。「十億級用戶、萬億級市值」,中國移動這艘巨輪一直乘風向前。

中國移動並非沒有預感到危機的到來。今年上半年,公司就已經開始醞釀政企業務整合,新董事長楊傑上任后則加速落地——中國移動希望B端業務能擔綱新的盈利點。

電信行業分析師付亮對記者分析稱,中國移動今年半年報的重大變化是,無線上網收入從正增長轉為負增長——上半年,中國移動手機上網流量收入同比下降了1.5%。語音收入下降在意料之中,但手機上網流量收入由增轉降,成為中國移動營收下降的關鍵因素。這動搖了中國移動的「基本盤」——個人移動市場的穩定。

但做政企等B端業務也有其難處,中國移動能否順利轉型還是未知數。劉永華在政企市場工作多年,在其看來,政企市場空間巨大,但是各個領域特點不一樣,每個行業、每家企業總有自己的特定需求。打入B端市場需要時間沉澱,深入了解行業。這與標準化的個人業務完全不一樣。

實際上,在當時TD-SCDMA的利用率並不夠,補貼3G終端中國移動也耗費了大量的資金。3G時代,高通不願生產TD-SCDMA芯片,蘋果手機不支持中國移動的網絡,中國移動痛失眾多用戶。從2009年到2013年,面對中國聯通、中國電信的猛烈進攻,3G時代的中國移動甚至曾經出現幾無還手之力的局面。

中國移動政企分公司一位管理層劉永華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中國移動之前的高管層管理思維比較強調專業運營,把相關總部的職能部門改造成專業公司。「獨立公司會運作更快,但各自為營,集團層面政企業務得不到更好地協同發展。」

在業內看來,中國移動似乎在等待明年年初SA(一種5G組網方式)產業鏈的成熟,然後再進行大規模的5G基站建設。5G SA組網更能支持在垂直行業的應用,有利於5G政企業務的發展。

「中國移動已經成為一個小的生態圈子,人在裏面工作的同時,對外部生活的擔憂程度降低。」李明遠認為,地市級員工的安逸,也在一點點的消減中國移動的戰鬥力。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給三大運營商均發放了TD-LTE 4G牌照,中國移動以全部的熱情投入到4G的建設中,試圖儘快彌補3G時代的短板。2014年一整年的時間,中國移動就發展了近1億的4G用戶;2015年,中國移動4G用戶突破3億;到今天,中國移動4G用戶數已超7億。

當前5G建設正在緊鑼密鼓地進行中,容不得中國移動在競爭中有絲毫猶豫。《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楊傑在前幾天的半年報溝通會中明確,今年,中國移動在5G方面計劃投資240億元,年內建設5萬多個5G基站,略高於外界預期。不過,5G投資的巨大成本,也讓外界對中國移動的業績回暖心生憂慮。

今日关键词:临朐降水量破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