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债市市场-引入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中国开展评级业务-无极县新闻

  • 时间:

关晓彤工作室声明

不乏業內評級機構人士對記者提及,事實上評級本身評的是一個相對違約風險,標普信評對工銀租賃和瀘州銀行的評級差了8個子級之多,說明企業之間信用風險的差別巨大。「國內的評級普遍集中在AA及以上,所以在這個區間內,不同機構的評級差別並不能充分展現出來。」在違約風險加大的背景下,買方機構也希望看到更為細分化的評級。

其實,7月末國務院金融委辦公室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中,多條也與債市直接相關。例如,在推動信用評級對外開放方面,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隨着中國金融市場國際化進程不斷加快,引入國際信用評級機構在中國開展評級業務,有利於滿足國際投資者的多樣化需求,也有利於促進中國評級行業評級質量改善。

瑞銀資管中國債券基金經理樓超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稱,過去債券回購市場較少發生違約,且缺乏質權人單方面行使質權的操作指引,因此質權人(守約方)通過單方面申請進行違約處置及債券過戶,面臨一些操作上的障礙,而此次明確了違約處置的細則,這對未來市場健康發展是有利的。

上述措施中還包括允許外資機構獲得銀行間債券市場A類主承銷牌照——外資行將來可作為主承銷商參与幾十萬億容量的中國境內信用債市場。當前中國信用債市場的評級、定價尚不完善,剛兌尚未完全打破,鼓勵外資機構進入承銷領域,也可將國際上好的經驗和方法引入,加速市場化改革。

法國巴黎銀行中國CEO兼行長賴長庚對記者表示,當前外資行主要通過承銷金融機構債券、聯合承銷熊貓債,或以銀團形式來參与中國債市。未來,若能獲得A類主承銷牌照,將使外資行更加深度參与中國信用債市場。

同時,為了完善回購違約處置機制,6月17日上午,中央結算公司發佈《中央結算公司擔保品違約處置業務指引(試行)》。至7月26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已成功開展第四輪迴購違約處置匿名拍賣。

潘功勝表示,人民銀行將豐富債券市場金融工具和交易機制,滿足境外投資者需求,包括擴大對境外機構的做市商群體,推出債券ETF等指數型產品,全面放開回購交易,完善債券市場估值服務,穩妥發展金融衍生品,完善債券違約處置機制等。

未來信用分層還將體現在銀行間市場的債券質押率上。早前,市場對於銀行間質押式回購交易存在「剛兌信仰」,質押率基本為100%,但某大型公募基金債券投資經理對記者稱,「未來資金融出機構將根據質押券不同的資質來進行打折融資(例如打六折后機構可以借到60%的資金),一旦出現融資方違約的情況,這也是對出資機構的一種保護。」

今年以來債市開放提速,明確稅收優惠、豐富風險對沖工具、引入外資評級等都為吸引外資奠定了基礎。同時,債市改革也步入深水區——違約逐步成為常態,6月推出的回購違約處置(匿名拍賣)有助於債市健康發展,上周交易所允許除非上市農商行外的銀行進行現券交易則是監管統一的重大舉措。

債市開放加速債市開放也將是加速改革的重要推動力。彭博於4月1日起正式將中國債市納入彭博巴克萊債券指數(BBGA),潘功勝稱,推動債市開放是我國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未來,債市改革將持續推進。8月12日,央行副行長潘功勝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指明了改革方向。他談及,中國2018年底的信用違約率為0.79%,比國際水平要低一半多,因此違約情況處於正常範疇。央行也在積極發展違約債券交易市場,研究推出債券置換等提高處置效率的市場化債券違約處置手段;他還表示將推動高收益債市場建設,以避免結構化發債「爆雷」現象。

他還稱,目前央行正在會同相關部門抓緊健全違約處置基本制度,配合最高人民法院研究明確違約債券涉及的法律問題。

目前,評級體制的完善也在進程中。截至7月末,標普信評在華開展業務后的第二份評級報告出爐,主體為城商行瀘州銀行,信用等級「BBB」。與其第一份評級報告(工銀租賃)不同的是,標普信評和國內評級機構對工銀租賃的評級皆為AAA,但在瀘州銀行上出現了分化,大公國際資信近期給出的跟蹤評級為AA。

當時,結構化發行的「爆雷」成了公眾焦點。某大型公募基金經理對記者表示,此前中小銀行融資出現斷裂產生連鎖反應(同業存單發行成功率大降),因此早前可以接受中低評級債券質押的中小銀行不再融出資金,這也導致需要在債券存續期間通過質押不斷滾動續作融資的結構化發行產品融資困難,AA城投債則是其中的主力,隨着多家基金專戶產品出現爆倉,加劇了信用分層狀況。

潘功勝也提及,5月包商銀行出現信用危機被接管后,標志著正常的信用分層開始出現,同業剛性兌付被打破。在金融機構信用風險重新定價過程中,市場對個別經營不穩健的中小金融機構出現擔憂和避險情緒,這是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正常反應。

同時,央行將進一步推動債市開放,完善各類配套制度。今年7月,債券通交易量達2010億元,連續三個月創歷史新高。潘功勝提及,近日推出的11條金融業對外開放措施中,很多措施都與債市直接相關,涉及信用評級、發行承銷、投資便利等領域。他還稱,中國經濟的韌性和潛力為人民幣匯率穩定提供了堅實基礎。

東方金誠評級總監剛猛對記者表示,違約行業主要集中在競爭激烈、利潤率低且波動較大的商貿、化工、食品加工、有色金屬冶鍊等行業及民營公用事業領域,且違約已經涉及房地產、城投、銀行。不過,我國信用債總體違約率不算高,但投資級債券違約偏多。隨着剛兌被打破,未來違約逐步成為常態。

「在全球降息潮下,中國國債現在的收益率高於其他多數國債(十年期美債收益率近期一度跌破1.6%,同期中國國債仍接近3%),對外資有較強的吸引力,特別是長期配置的主權基金、保險資金等。如果匯率能夠形成穩定的預期,外資流入還會持續加速。」摩根資產管理全球市場策略師朱超平對第一財經記者稱。

此外,債市監管的統一(交易所和銀行間)也初現跡象。上周,證監會聯合銀保監會、央行發佈《關於銀行在證券交易所參与債券交易有關問題的通知》,在前期試點基礎上,擴大在交易所參与債券交易的銀行範圍,包括政策性銀行和國家開發銀行、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在華外資銀行、境內上市的其他銀行,都可在證券交易所參与債券現券的競價交易。

對此,6月18日,央行與證監會召集六家大行和業內部分頭部券商開會,鼓勵大行擴大向大型券商融資,支持大型券商擴大向中小非銀機構融資,以維護同業業務的穩定,安撫市場情緒,打消部分金融機構的顧慮。

儘管機構認為,新規並未對銀行放開回購市場,且只能參与競價交易,不能參与習慣的匿名撮合或協商交易,因此新增資金可能有限,但此次新規更多的是在監管政策方面的統一,消除非上市銀行直接參与交易所交易的制度障礙。

債市改革「多箭齊發」除了上述進展,近期諸多債市改革措施正「多箭齊發」。

潘功勝表示,對於結構化發行問題,人民銀行等有關部門包括市場基礎設施都在開展工作,要推動高收益債市場建設,壯大私募基金等高風險偏好投資人,提高債市的包容性,同時健全信用評級和風險定價機制,將隱性發行成本顯性化,降低債市違約的道德風險。

近期,即使是在匯率出現波動、外資凈流出A股時,外資配置中國債市的熱情仍然不減,其原因主要在於:中國債市被納入國際指數、收益率具有吸引力、利率中長期仍有下行空間等。而推動改革、完善債市制度則是持續吸引外資的基礎。

信用分層、違約常態化據統計,2019年已有近100隻債券違約,涉及債券的本金規模超700億元,新增逾20家違約主體。

今日关键词:美运动员领奖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