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期外债余额为12716.1亿美元-胎宝宝打嗝-吐鲁番新闻
点击关闭

债务余额-短期外债余额为12716.1亿美元-吐鲁番新闻

  • 时间:

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儘管如此,去年以來,監管當局還是開始陸續加強對外債風險的防範。

2018年5月,發改委、財政部發佈《關於完善市場約束機制嚴格防範外債風險和地方債務風險的通知》,提出「鼓勵外幣債務針對匯率、利率敞口套保」「加強監督外債資金使用情況」等。

國家外匯管理局7月28日公布的《國家外匯管理局年報(2018)》(以下簡稱「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末,我國全口徑(含本外幣)外債餘額為19652億美元(不包括香港特區、澳門特區和台灣地區對外負債),比2017年末高出2072億美元,也超越了2014年末17790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

從歷史數據來看,2006年,我國外匯儲備規模開始登上全球第一的位置后常年保持,並在2014年達到3.84萬億美元的峰值;但在經歷2015年-2016年期間的大幅消耗后,外債風險開始成為監管當局關注的重點。

「中國外債的風險目前應該不太大,但還是需要防範。」7月29日,某外資行外匯交易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由於外債行為具有順周期性,在匯率預期轉向時容易加劇單邊行情,威脅人民幣匯率穩定,「監管去年來已經加大了外債風險的防範力度」。

外資推高外債水平年報數據顯示, 截至2018年末,我國19652億美元的全口徑外債餘額構成包括:貸款餘額為4099 億美元,佔比21% ;貿易信貸與預付款餘額為3931 億美元,佔比20% ;貨幣與存款餘額為4835 億美元,佔比24% ;債務證券餘額為4283 億美元,佔比22% ;特別提款權(SDR)分配為97 億美元,佔比1% ;「直接投資:公司間貸款」債務餘額為2123 億美元,佔比11%;其他債務負債餘額為284 億美元,佔比1%。

今年4月,中國債券正式開始納入彭博-巴克萊指數,分20個月完成,未來將帶來更多的外資流入。據摩根大通全球指數團隊預計,中國債券被納入全球三大主要固定收益基準指數(GBI-EM GD、Global AGG和WGBI)將帶來高達2500億到3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

「吸引外資流入,可以在資本項下提供支撐,但壞處就是,這些外資的進出便利以後,會有『大出大進』的風險,加大匯率的波動,也加大了監管部門調節匯率的難度。」前述外匯分析師認為。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中債登和上清所數據統計,截至2018年12月末,境外機構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規模為15069.51億元人民幣,較2017年末增長50.26%。

其中中長期外債餘額為6936億美元,短期外債餘額為12716.1億美元,短期外債餘額占外匯儲備的比例已達到41.4%,較2017年上行了約5個百分點,亦是1994年以來的最高紀錄。

今年以來,國家發改委還於今年6月和7月分別發佈《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關於對地方國有企業發行外債申請備案登記有關要求的通知》(發改辦外資〔2019〕666號)和《國家發展改革委辦公廳關於對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申請備案登記有關要求的通知》(發改辦外資〔2019〕778號),其核心要求是「只能用於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並加強了備案登記的要求。

在今年三月份的答記者問中,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總經濟師王春英曾表示,外債規模的上升,從債務工具看,主要源於債務證券、貨幣與存款、貿易信貸與預付款增加,分別占外債規模增長的44%、23%和20%。

「實質上就是只讓他們『借新還舊』,這一方面符合國內房地產調控和地方政府債務約束的要求,另一方面也可以在邊際上降低外債的增長。」前述外資行人士說。

年報顯示,2018年末,我國外債負債率(外債餘額/國內生產總值)為14.4%,低於國際安全線的20%;債務率(外債餘額/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為74.1%,低於國際安全線的100%;償債率(中長期外債還本付息與短期外債付息額之和/貨物與服務貿易出口收入)為5.5%,顯著低於國際安全線的20%;短期外債與外匯儲備的比例為41.4%,而國際安全線為100%。

多部委加強外債風險防範不過,對於外債風險,短期內或不必太過擔憂。

「債務證券大多是外資購買的人民幣債券。」一位外匯市場分析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自2017年「債券通」落地以來,外資增持人民幣債券大幅度增加,並反映在全口徑外債數據上。

「過去幾年國內機構海外發債規模上升得比較快,房地產、城投平台發了不少。」前述外資行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2015年-2016年期間,人民幣貶值預期抬升,觸發海外發債企業提前償還債務,對外儲構成巨大壓力,「其實那段時間『做空』人民幣的主力之一就是這些發行美元債的企業」,「去年監管鼓勵海外發債的企業做套保,很大程度上就是這個目的」。

今日关键词:中国银行外汇牌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