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公司行业-理财子公司要和其他机构管理人共同合作-新闻综合频道直播

  • 时间:

第二学士不再招生

與老產品壓降同時進行的,是對能確保理財子公司能「大幹一場」的投研能力的構築,以及運營體系、銷售渠道的全方位梳理。

多維度提升資產配置能力,學習並對標海外

「依託先進、有效的金融科技做好商業銀行資管業務,需要充分認知傳統金融與互聯網行業的基因差異,做好內生開發,加強外部合作。通過科技賦能,既完成資管產品全生命周期以及前中後台全流程管理,又實現『千人千面』畫像,全方位做好客戶管理和關係維護,提高差異化競爭力」,劉桂平說。

而招商銀行行長助理兼資產管理部總經理劉輝則指出了理財子公司提高大類資產配置能力的具體路徑——向外資機構取經。

劉桂平表示,建行要深入研究,加強對經濟周期和金融周期的理解,加強對宏觀經濟走勢的預測,根據利率、匯率、大類資產價格的變動及時調整投資策略。用好對沖、套保策略以及各類風險緩釋工具。保持對極端事件的警惕性,認真做好壓力測試和相應對策安排。渠道建設方面,針對資管業務的銷售渠道,建行要關注兩個關鍵詞——流量和渠道下沉。「有流量的地方就會有現金流,就會有財富管理的需求。我們將研究各類場景,在場景的流量中搭建資管的渠道、布放資管產品」,劉桂平說。

建信理財董事長劉興華則稱,理財子公司要立足於資管產業鏈兩端發力。「在資產端理財公司要建立健全覆蓋宏觀、策略、行業、企業的投研體系,提高標準資產配置比例,拓展權益、衍生品、另類資產等高附加值資產,提高對海外市場資產的覆蓋度;在資金端,要依託母行、其他銀行業金融機構代銷、互聯網引流等多種獲客渠道,圍繞客戶現金管理、風險對沖、育兒養老等需求,用優質的理財產品供給激活引導客戶的資產管理需求」,劉興華說。

「不要把理財子公司想成狼」——這是資管新規醞釀並正式落地后,多位銀行資管人士反覆強調的觀點。

無獨有偶,劉桂平也在其對「金融科技應用」的闡述李,提到類似觀點。

而有序壓降老產品,其實是現在銀行資管業務的重難點。以建行為例,劉桂平在演講時指出:建行正認真落實存量業務的整改,有序壓降老產品、穩步推進存量資產非標轉標、回表、風險資產處置等工作,確保在整改過程中不發生新的風險。最重要的是,為了嚴格按照「資管新規」規範發展新業務,建行資管建立風險管理三道防線:即前台業務部門一道防線,風險/合規/審批條線一道防線,審計與紀檢又一道防線。

「我們要加強研究能力建設,培養積累對複雜金融資產拆解和定價的能力,形成對可投資資產的內部評級評估,測算各資產大類基本的風險收益特徵,理解資產大類之間的相關性,做好大類資產配置。抓住行業板塊輪動中的投資機會,做好擇時交易,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賺取穩定的收益」,劉桂平說。

「包括債券方面對信用風險的新的評估。以往對信用風險往往藉助傳統的財務數據,會滯后甚至造假。新的大數據背景下,無論通過電商、地圖、衛星燈光等可以作為佐證為輔助因子更好的判斷一個企業、一個行業的可能發展空間」,張旭陽說。

不是超級牌照,要重塑投研、運營和銷售體系

「說到銀行的理財子公司,自打新規實施以來,只要有論壇都要討論,覺得這是一個龐然大物和超級牌照。這其實是一個過高的期望和解讀。理財公司的成立的初衷,我個人理解並不是監管要放出一個超級大物過來,而是要解決我們金融體系的不穩定因素。過去銀行理財是資金池運作,又和母行沒有隔離,所以母行是有風險的,現在就是要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把老產品按照規定的時限壓降」,王偉說。

劉輝還特彆強調,理財子公司要積極學習外資風險管理理念和風險管理架構。她舉例稱,跟外資機構交流過程中,外資機構各個層級都在表達風險管理的理念,不斷提及投資上深思熟慮、資產分散、風險收益比三個概念。

第三,拓展投資類別,通過算法、分佈式技術追蹤溯源底層資產數據;

「資產規模決定了資產管理機構的品牌價值,資產管理機構的品牌價值促進了資產管理規模不斷增長。從國際經驗來看全球前十大資產管理機構的管理規模和市場份額不斷提升,呈現寡頭化的趨勢。對標海外優秀資產管理機構,理財公司遠未達到規模效應拐點。產品凈值化推動理財業務盈利模式由賺取信用利差變為賺取服務費和表現費,在此趨勢下必須做大資產規模,利用好資金集聚帶來的規模效應,實現經營業績的增長」,劉興華說。

張旭陽指出,金融科技將在四方面幫助資產管理行業改變面貌:

而剛從金融科技巨頭度小滿回歸到商業銀行的張旭陽,對這個問題極有發言權。張旭陽目前為光大銀行首席業務總監,而記者了解到他大概率將會到光大理財子公司任職。

而現在,這個觀點在論壇上被再度提及。平安銀行首席資金官王偉直言,「把理財子公司想成超級牌照是過高的期望和解讀」;他同時呼籲:「小勝靠人才、中勝靠平台、大勝靠生態」,理財子公司要和其他機構管理人共同合作,形成生態。

第四,提供更精準的細分化服務。

第一,優化資產管理配置模型;

在以「金融開放背景下資管行業的機遇與挑戰」為主題的中國財富管理50人論壇上,建信、招銀、光大、平安四家銀行理財子公司負責人/資管業務負責人聚首。這四家銀行,手握約5.6萬億表外理財餘額(截至2018年末,建行1.85萬億、招行1.96萬億、光大銀行1.24萬億、平安銀行約5378億)。

第二,提升對某一類別資產的投資能力和風險評價。比如說量化投資經歷過從統計、套利、高頻交易、宏觀對沖等方法,現在則到了數據推動的、新的量化交易方式。

當銀行業開始不斷強調科技投入,科技究竟如何嵌入資管場景甚至改變行業生態,也成了一個漸漸被熱議的話題。

劉輝直言,凈值化轉型對理財子公司運營、管理能力提出很高挑戰,需要估值、信披、清算、交割、售後等全方位體系化,否則不足以支撐凈值化產品發行。

而建信理財董事長劉興華則直呼銀行理財子公司需要對標海外資管機構,堅持「規模至上」原則。

建設銀行行長劉桂平就指出了資管業務轉型的六個落腳點,首當其衝就是資產配置。

「互聯網上的千人千面技術,基於AI的畫像能力,使得我們能更好地去為某類人、某些人提供隨人隨需的理財服務。這幾點疊加,資產管理行業整體全貌就會被科技所改變」,張旭陽說。

加強投研建設、重塑運營體系、嵌入金融科技,是支撐優質凈值化產品發行的重要手段。

他們對於不同論題的表態,勾勒出四家理財子公司開業前業務最新謀動,代表着對我國32萬億元銀行理財(截至2018年末非保本理財餘額22萬億、保本理財餘額10萬億)凈值化轉型與結構優化路徑的深度思考——

科技究竟怎麼賦能甚至改變資管生態

「商業銀行天然對宏觀經濟變化更敏感並有較深的理解,因此理財子公司希望通過FOF 或MOM模式為客戶提供合適的產品。理財子公司從事FOF 或MOM需要向外資機構學習兩個支柱性的東西:第一是宏觀和大類資產配置能力,雖然銀行在中觀層面具備承接宏觀和微觀能力,但在投資層面還略有不足,外資機構依託數據和多年經驗在這個層面做得很紮實;第二MOM方面需要培育對管理人科學甄別能力,對不同管理人進行長期跟蹤、識別」,劉輝說。

今日关键词:贵州滑坡致20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