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季度金融-全国小贷公司“从业机构数量”本季减少170家-安邦资讯

  • 时间:

朴槿惠二审宣判

薛洪言表示,某種程度上,對公型小貸公司遇到的轉型難題與農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銀行轉型困境是相似的,對公業務不振,零售轉型又受科技、用戶基數、資金成本、機制文化等制約,未有實質性突破,在行業整體快速發展過程中存在被邊緣化的危險。

事實上,全國小貸行業數據下滑的態勢,連續已有幾年時間。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從2016年一季度末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3年時間,全國範圍內小貸公司數量減少了900家,減幅為10%。而在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的一年裡,小貸公司減少了504家。

全國小貸公司「從業人員數量」方面,本季數量最多的地區仍為廣東省,為8316人,比今年一季度增加了98人;排名第三的重慶市,本季僅增加1人,為4872人;雖然與上季相比,江蘇省保持了第二名的位次,但「從業人員數量」是三甲省市中唯一呈現下降的地區,本季為5087人。

同時,一些小貸公司的經營狀況並不客觀。一季度33家掛牌新三板的小貸公司中,有13家凈利潤出現下滑,10家出現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同步下滑。專家分析認為,當前的小貸行業處於洗牌期和分化期,出台統一的監管文件非常必要。

巧合的是,央行版二季度小貸公司數據發佈的同日,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也發佈了本省「2019年6月小額貸款公司、民間融資機構運營情況」。

本季,全國小貸公司中「貸款餘額」最高三省市分別為重慶市(1496.41億元)、江蘇省(801.12億元)以及廣東省(721.21億元)。三個省市的「貸款餘額」,除重慶市本季度上漲了32.6億元外,江蘇與廣東兩省均為下降,其中,廣東省下降的金額最高,為15.29億元。

「小貸公司數量眾多,在經營業績上分化比較大。」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說,「整體上看,以消費類貸款為主的小貸公司,抓住了近幾年現金貸和消費金融的風口,經營狀況較好,這類小貸公司多由互聯網機構發起設立。以對公貸款尤其是區域性對公貸款為主的小貸公司,受實體經濟下行尤其是區域經濟分化拖累,經營層面遇到轉型困難,這類小貸公司多由傳統企業發起,且多發端於2015年之前。」

7月25日,央行最新發佈統計數據顯示,截至6月30日,全國31個省市共有小額貸款公司(下稱「小貸公司」)7797家,貸款餘額9241億元,上半年減少304億元。對比今年一季度數據,記者發現「三降」仍在持續。全國小貸公司「從業機構數量」本季減少170家,「貸款餘額」減少31.4億元,「從業人員數量」雖然本季沒有跌破8萬人大關,但仍減少了2448人。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末,山東全省共有415家小貸公司,註冊資本578.76億元,營業收入14.51億元,凈利潤2.28億元。1月-6月,山東全省小額貸款公司和民間資本管理公司累計發放貸款(投資)463.18億元,餘額916.37億元;其中涉農貸款(投資)97.89億元,小微企業貸款(投資)273.61億元,個人貸款(投資)68.00億元。

本季,全國從事小貸業務的「機構數量」延續着今年一季度時江蘇、遼寧以及廣東佔據「三甲榜」的情況。但記者看到,只有地處東北的遼寧省保持住了一季時的493家,小貸機構數量未發生變化;其他兩省,江蘇省本季為565家,減少7家,廣東省則減少了3家。

經歷快速生長和優勝劣汰后,全國的小貸公司正無限接近新一輪的規範發展。7月12日,江蘇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小額貸款公司監管工作的通知》。中國小額貸款公司協會也於6月27日發函透露,着手草擬「小貸公司行業規範發展指引」,而有關小貸公司的條例和管理暫行辦法已被央行、銀保監會列入2019年的立法清單。

今日关键词:亚泰刘玉明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