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上市-祖名股份抵押了其余所有能够抵押的房产-新闻摄影技巧

  • 时间:

梁朝伟出演上气

文字丨飛魚資本市場研究團隊

2018年受益於產品單價上漲和原材料成本降低,祖名股份業績快速增長,剛剛一達到利潤窗口指導門檻,便申請了上市。

償債壓力大客觀說,祖名股份是非常值得尊敬的——深耕一個行業——靠一顆豆子,年營收達到了9個多億。

但是,在利潤OK的背後,不難看出祖名股份一直被生產和銷售瓶頸困擾着。

(完)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飛魚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本次IPO,祖名股份擬公開發行3120萬股,預計募集資金4.27億元,用於年產8萬噸生鮮豆製品生產線技改項目和豆製品研發與檢測中心提升項目。

核心子公司安吉祖名豆制食品有限公司,更是將自身生產線抵押出去,向工商銀行借了1.30億元。

祖名股份招股書顯示,2016年—2018年營收分別為8.50億、8.62億、9.39億;對應凈利潤分別為3702萬、4148萬和6394萬;利潤率也是呈上升趨勢,分別約為43%、48%和68%。

雖然A股市場目前沒有主營豆製品的上市公司,流動比例及速動比例參考相對較弱,但是在台灣上市的中華食品與祖名股份主業近乎一致,其2018年的流動比例和速動比例分別為4.95倍和4.76倍,是祖名食品的7.98倍和9.92倍。

抵押了能抵押的房產傳統民營企業融資渠道比較少,祖名股份也面臨著融資難、融資成本高的問題。

迫切需要IPO所以祖名股份迫切需要新的融資渠道——上市。

2018年底祖名食品流動負債高達5.01億元,較2017年增加34.31%,主要是因為一筆1.13億元的長期借款即將到期。如果沒有這三筆抵押貸款,祖名食品很有可能已經面臨資金周轉困難。

2018 年 4 月 7 日,由於個人原因,趙志軍辭去副總經理職務。

股權上,蔡祖明、蔡水埼、王茶英分別直接持有32.11%、9.79%和13.05%的股份,並通過控制杭州纖品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杭州纖品」)(三人合計持有杭州纖品67.70%的股份)控制公司18.86%的股份,三人實際控制了公司73.80%的股權。其中,蔡祖明為董事長,蔡祖明與王茶英為夫妻關係,與蔡水埼為父子關係。

在長期償債能力方面,祖名食品2018年資產負債率更是高達58.4%,同樣在同行業中處於最高水平。近幾年祖名食品為了擴大自己的生產線,大量購置固定資產,佔用大量的短期資金。

申報期內財務總監及兩位重要分管業務的總經理離職。

2019年為了進一步緩解資金壓力,祖名股份同自己的關聯方杭州聯合銀行簽署了三筆借款合同,合計金額高達1.41億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是祖名食品與杭州聯合銀行的初次借款合作。

招股書中也解釋:公司的流動比率、速動比率低於同行業平均水平,主要是由於公司生產經營規模的擴大以及生產不同類別產品對機器設備的要求不同,使得公司報告期對固定資產的購置需求相對較高。由於公司融資渠道相對有限,融資渠道單一,擴大生產經營的資金主要來自於向銀行的短期借款,從而使得公司流動性負債高於同期流動性資產。

所謂最典型,集中反應在——缺錢。

包括管理層的波動和各路親戚的關聯交易。

飛魚財經在招股書中看到,祖名股份的流動比率及速動比例遠遠低於同行業平均水平,資產負債率遠遠高於同行業,無論是短期還是長期,祖名股份償債壓力非常之大,基本上抵押了所有的房產和部分的生產線。

2019 年 3 月 31 日,公司召開第三屆董事會第八次會議,聘任蔡祖明為總經理,聘任王茶英、蔡水埼、李國平、趙大勇為副總經理,聘任高鋒為副總經理兼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

分析祖名股份,就是看當下江浙傳統企業、甚至是普通製造業企業的困境與出路。

在這種壓力下,祖名股份主要幹了兩件事情,一個是抵押房產和生產線,一個是向自己參股投資的杭州聯合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尋求幫助。

流程編輯丨魚小弟「賣豆腐」、「賣豆奶」的祖名股份要上市了。

流動比例和速動比例直接反映了一家企業的短期償債能力,該項指標數值越大,越能反映出一家企業的短期償債能力,這兩項指標均小於1,說明祖名食品存在長資短用的現象,很可能存在短期資金周轉壓力。

招股書披露,除了2019年剛剛拿到產權證的天子湖現代工業園區經三路三號 12 幢、13 幢、14幢、15 幢廠房之外,祖名股份抵押了其餘所有能夠抵押的房產。

2018 年 5 月 2 日,由於個人原因,郭燦辭去副總經理職務。

2017 年 1 月 31 日,由於個人原因,霍中棟辭去財務總監職務。

高管離職,親戚是大客戶祖名股份也是一家家族企業,當然也囊括了所有家族企業的問題。

2017 年 12 月 13 日,公司召開第三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審議通過:聘任蔡祖明為總經理,聘任王茶英、蔡水埼、李國平、郭燦、趙大勇、趙志軍為副總經理,聘任高鋒為副總經理兼任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

祖名股份的發展,讓外界看到傳統行業依舊可以崛起明星企業;但祖名股份的公司治理和償債壓力,也讓外界看到當下江浙傳統行業的家族企業所面臨的困境和風險。

招股書披露,報告期初,公司高級管理人員共 8 人,其中:蔡祖明擔任總經理,王茶英、李國平、趙大勇、郭燦、趙志軍擔任副總經理,高鋒擔任副總經理兼任董事會秘書,霍中棟擔任財務總監。

2017 年 3 月 13 日,本公司第二屆董事會第七次會議,聘任蔡水埼為副總經理,聘任高鋒為財務總監。

飛魚財經在分析祖名股份招股書時,第一個感受是:當下典型的江浙傳統企業樣本——面臨著非常大的資金周轉壓力、與地方農商行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祖名食品或許早已意識到這個問題。

2018年祖名食品銷售費用占營業收入比重高達19.88%,主要是由於招聘銷售人員所致,銷售費用增長幅度遠遠高於營業收入。

但是,在靚麗的業績之下,祖名股份幾乎是當下江浙傳統企業最典型的樣本。

為了突破銷售瓶頸,祖名食品不斷招聘銷售渠道人員、新增產品線,但從目前情況上來看,效果並不理想,反而大幅增加了自身的銷售費用。

此外,最讓人關注的一點是,董事長夫人的外甥女婿鄭學軍,近三年一直是祖名食品的前五大客戶,交易金額也不斷擴大。

祖名股份持有杭州聯合銀行0.03%的股份。

近日,證監會官網披露了祖名豆製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祖名股份」)的招股書。

2019年上半年過會企業的最近一年近利潤情況

作為食品行業,生產領域的風險主要集中在原材料價格波動和衛生兩塊;銷售瓶頸主要是如何突破地域和配送限制,擴大市場。

需要說的是,過去兩年國內農商行上市不斷。這中間,由於受大環境影響許多地方企業一度現金流緊張,但最終因為持有農商行股份,得益於農商行上市,最終化險為夷。

今日关键词:成龙妻子短裙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