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规模市场-今年上半年的62只可转债合计发行规模达1547.76亿元-江油新闻

  • 时间:

漫威首位华裔英雄

「去年以來信用風險的高企導致一些銀行面臨指標壓力,補充後續資金、資本需求是客觀存在的,所以不少銀行對於發可轉債來說是有意願的。」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金融分析師表示,「伴隨着後續更多銀行可轉債的發行,今年轉債的發行規模超過2000億元。」

井噴的可轉債2019年也許將成為可轉債規模的擴容元年。

另一家上海某私募機構投資經理則表示,其正在關注通過融資開展T+0來博取當日波動差的投資機會。

在業內人士看來,可轉債的發行環節朝市場化方向的持續鬆綁,預示着未來越來越多上市公司可能會選擇這一融資方式,進而促進該類品種規模進一步擴容。

「因為轉債可以當日進出,同時不設漲跌幅,這意味着當日的波動收益空間較大,我們正在評估通過融資資金賺取當日波動差的投資機會。」上述投資經理表示,「這種交易方式在美股、港股和當時A股的融券T+0當中都有嘗試,前提是成交規模要上去,現在轉債市場的體量還不足以支撐這種交易完全開展,但在一些個別的高成交量的券上,的確有可能出現交易機會。」

在業內人士看來,可轉債規模的井噴,和發行人、承銷機構的積极參与以及發行窗口的進一步減少干預不無關聯。

在IPO過會率提高的同時,今年可轉債的過會率的確也在悄然上升。今年上半年可轉債過會率達到了100%,而去年同期只有8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發現,今年上半年的62隻可轉債合計發行規模達1547.76億元,這一規模較去年全年的738.16億元還多出了1.1倍。

西南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分析師楊業偉就認為,可轉債的量化擇券需要尋找市場中的「預期差」展開,而正股才是影響轉債走勢的重要因素。

作為一種含權債券產品,可轉債的發行迎來了井噴。

多策略資金入場轉債規模的放量,也相應地激活了二級市場的熱度。

「之前轉債市場規模比較小的時候,不足以出一些策略的,相反轉債市場的規模越來越大,能夠養活的策略也越多。」上海一家主打量化套利的私募機構負責人表示,「我們主要關注一些低等級轉債中存在轉股折價或純債折價率比較高的轉債。」

可轉債規模猛增的另一原因,則與不少金融企業可轉債的增加有關。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今年單筆規模排名前3大的可轉債分別來自於中信銀行、平安銀行、江蘇銀行,三家銀行合計發行轉債達860億元,占同期全部規模的一半以上。

與可轉債井噴相伴隨的是,更多增量資金正在湧入其中,而可轉債的T+0、不設漲跌停限制也在給各類策略投資帶來交易機會。

事實上,更大規模的可轉債發行已在路上。6月26日,浦發銀行公告表示,針對申報500億元可轉債發行項目,剛剛完成有關證監會反饋意見的回復。若該筆可轉債發行成功,年內的轉債發行規模將超過2000億元。

楊業偉表示,「考慮到轉債走勢與正股高度相關,如果基本面預期大於市場預期的股票有正的超額收益,那麼這些股票對應的轉債也能夠獲得正的超額收益,因而,擇券就是擇股。」

而在去年全年,評級等級低於AA的可轉債多達21隻,占當年發行的全部可轉債的33.33%。

「申報發行可轉債的上市公司越來越多,難免存在一些低質量或轉債發行用途不太明晰的項目出現,不排除未來會有一些被否案例出現。」上述投行人士分析稱。

雖然可轉債發行在今年迎來井噴,但低等級的可轉債佔比卻出現了下降。

「因為信用債市場出現了一些違約事件,所以也會對轉債市場的情緒帶來一定衝擊,雖然轉債是公開發行和申購打新,但不少發行人還是希望能夠做高資信等級后再來發可轉債,這樣在轉股價格和利率上也能更有優勢。」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T+0機制、不設漲跌幅以及逐漸活躍的交易,吸引了更多策略資金入場圍獵。

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發行的可轉債中,評級等級低於AA級的共有18隻,包括12隻AA-和6隻A+,合計占同期發行全部可轉債的20%。

過山車行情出現的原因之一,與可轉債成交活躍度的提高不無關聯——泰晶轉債7月2日的天地板當天,成交額累計達到21.93億元,創下發行以來成交最高值。

「IPO和可轉債都是由發行部和發審委在參与審核,而今年隨着科創板及註冊制改革的推進,發行流程和審核工作的可預期性正在進一步增強。」一位接近監管層的投行人士表示,「這樣一來發行人更有積極性參与可轉債發行,而且和IPO相比,可轉債的過會率一直都相對更高,周期也相對更短。」

7月2日,泰晶轉債在當日創出新高后,轉而快速下跌導致當日收跌達28.16%。而泰晶轉債在此前5個交易日內已合計上漲達84.19%。事後,發行人泰晶科技公告稱,公司實控人在泰晶轉債快速上漲階段減持215010張,占發行總規模的10%。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可轉債的確比IPO保持了更高的過會率,數據顯示,近五年來可轉債的過會率達92.59%,而IPO的過會率僅為81.58%。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數據發現,2019年上半年可轉債共發行62隻,合計規模達1547.76億元。只數、規模分別較去年同期增長210%和570.56%,其中規模已超過去年全年水平。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參考正股價格來尋找轉債價值的預期差,才是擇券的主要途徑。

今日关键词:孙杨光州首秀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