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2020年的A股市场还会继续上涨吗-bl游戏-上犹新闻网
点击关闭

增速行业-那么2020年的A股市场还会继续上涨吗-上犹新闻网

  • 时间:

北京疫情排查新规

張玉龍:2019年經濟回落的原因,我們覺得主要是兩方面,第一方面,2018年主要的工作是在金融去槓桿,這樣導致的結果是銀行體系信用供給收縮,但在2019年的時候,供給收縮之後,其實整個經濟是下行的。在經濟下行的時候,全社會的總需求就不足,企業的盈利能力是下降的,投資也會下降,所以這就是為什麼製造業投資從之前的7%左右,回落到2019年差不多隻有3%左右,回落幅度是很大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的話,我們就應該能得出的一個結論,流動性相對來說是中性偏寬鬆,然後盈利又改善,其實這種環境是特別有利於權益市場的。

除此之外的話,高端製造裡頭的新能源汽車作為一個很重要的支柱型產業,具有很強的拉動效應,在當前的環境當中也是持續受到資本的青睞,行業的景氣度也是持續的提升,所以也建議投資者在這方面也要加強布局。

在2019年一季度,A股上演「小牛市」,三大股指牛冠全球,張玉龍提出彼時就是A股牛市的起點,被市場稱為「牛市旗手」。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往高端製造投資這個方向在發力,電子、計算機等上游的元器件或者通信,這些產業的投資發力增多后,企業的需求變多,盈利改善就會比較明顯一些,在這種情況下的話,能夠起到穩增長的作用,整個經濟結構其實也實現了調整。所以,我們覺得的2020年整個經濟會不錯,而且經濟結構可能會變得更優。

澎湃新聞:2019年A股實現了慢牛,年內上漲表現亮眼,那麼2020年的A股市場還會繼續上漲嗎?您還堅持您之前的「長牛」觀點嗎?

張玉龍:肯定是堅持這個觀點的,我們提出牛市的觀點不是站在2019年一季度一波,而是本身是一個長期牛市。為什麼能夠判斷它是長期牛市?因為經濟經過2016年至2018年三年的大規模出清之後,我自己的判斷是2019年其實是一個觸底之年,觸底之年實際上已經看到市場有明顯上漲,結構性的牛市是非常明確的。

澎湃新聞:2020年會有哪些新的政策預期?2019年科創板試點註冊制正式落地,目前平穩運行,你對將要開始的創業板改革並試點註冊制有什麼預期?資本市場的其他政策制度方面會有哪些改變?

「2020年的話,就是把科創板的經驗推廣開,主要是做好存量的市場的註冊制,首先表現為創業板,然後接着是主板。除此之外,這些企業上市之後,本身也存在着股權融資的需求,我們就會看到再融資會進一步的放開,所以除了直接融資,企業的二次融資也會放開。」張玉龍進一步解釋稱。

大類資產方面的話,張玉龍建議投資者優配選擇權益類資產。其次的話,利率下降、經濟回升的過程中,整個經濟體系的信用風險可能會得到一定控制,對於高等級的信用債來說是一個好機會,而且流動性寬鬆的話,國債市場也是一個比較不錯的選擇。

澎湃新聞:在股票市場中,投資者2020年可以關注哪些行業的配置?或者有哪些主題可能成為熱點和布局思路?

「我們覺得的2020年整個經濟會不錯,而且經濟結構可能會變得更優。」張玉龍表示,逆周期調節是2020年的一個重點,意味着整個經濟的總需求會重新有一個支撐,經濟需求有支撐的話,會看到企業盈利改善。這種支撐從整個目前發力的方向來說,不僅僅是總量的支撐,更重要的是結構調整。

此次張玉龍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時表示,肯定是堅持「長牛」觀點的,他解釋稱,提出牛市的觀點不是站在2019年一季度一波行情,而是市場本身是一個長期牛市。

以下為張玉龍接受澎湃新聞記者專訪的問答全文:

2020年,要判斷市場的方向的話要抓住兩點。第一,盈利的變化,經濟其實已經企穩回升,企業的盈利的話,從創業板目前的業績預告,業績快報來看,創業板本身在二季度出現了業績拐點,在三季度的時候中小板業績出現拐點,我們預計四季度整個市場都會出現業績的拐點,所以盈利是改善的。

通過定量的測算,我們預期2020年整個A股里的金融行業盈利增速是保持穩定的,大概在7%,那麼去掉金融行業之外,其他製造業的盈利增速從當前的負增速回升至5%左右的正增速,所以整個A股的盈利有回歸到6%左右的增速,所以盈利的改善會直接驅動整個A股上市公司的質量的提高,盈利也會支撐整個市場的表現。

「另外,高端製造裡頭的新能源汽車作為一個很重要的支柱型產業,具有很強的拉動效應,在當前的環境當中也是持續受到資本的青睞,行業的景氣度也是持續的提升,所以也建議投資者在這方面也要加強布局。」

2019年滬深股指上漲表現亮眼,實現「慢牛」。

「因為經濟經過2016年至2018年三年的大規模出清之後,我自己的判斷是2019年其實是一個觸底之年,觸底之年實際上已經看到市場有明顯上漲,結構性的牛市是非常明確的。」

對於投資者來說,不管是股票還是債券,建議大家選擇以公募基金的方式來參与,比如2019年結構性流失對少,指數整體漲幅20%,很多股票都翻好幾倍,其實這個時候有些優秀的基金能夠做到業績翻倍,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來自於這種專業研究能力的提升。所以,我們一再建議個人投資者甚至是部分機構投資者,把錢交給最專業的投資者,然後讓他們來管。

他從企業的盈利情況和流動性情況做出分析稱,2020年流動性相對來說是中性偏寬鬆,然後盈利又改善,其實這種環境是特別有利於權益市場的。按照牛市節奏的推演的話,2020年可能會呈現出一個股債雙牛的格局。

以創業版為例,現在名義上看到的估值大概是40多倍,但實際上如果折算回來的話,其實也就只有20倍到30倍之間,對於創業板現在30%多的業績增速,現在還是一個非常合理的區間,所以A股其實並不貴,整體的估值和業績還是非常匹配的。而且在全球範圍來看的話,我們仍然非常好的這種競爭力。

澎湃新聞:2019年經濟增長幅度逐季回落,下行壓力不斷加大,您認為經濟增速回落的原因是什麼?

除了宏觀經濟方面,張玉龍還指出,在政策方面,2020年的工作和2019年的工作都是一脈傳承的,總的來說都是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因為發展直接融資的話,一方面能夠解決企業的資金需求,另外一方面還能夠降低整個全社會的槓桿,所以這個是一個總體的大的方向。

澎湃新聞:從目前的股價情況來看,A股的估值處於歷史什麼水平?與國際市場的估值相比,配置價值怎麼樣?

中國又屬於這種投資驅動型的經濟體,當投資下降時,整個社會的經濟需求就下降,導致的一個結果就是經濟在回落。具體來看,2019年一季度的時候,經濟增速是6.4%,二季度就到6.2%,三季度6.0%,四季度其實也是6.0%。因為2019年一季度的增速是前一年四季度以來的寬鬆導致的,利率往下降,使得整個全社會的融資成本有所降低。

從業績的景氣程度、增速和估值水平來對比的話,會發現科技創新的方向、電子方向還是表現持續優異的,因為業績提成都很好。另外,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我們會慢慢做得更好,這對於計算機行業來說也很不錯。通訊的話,2020年也是5G建設和5G應用的大年,持續的、超預期的這種情況也是存在的,所以,不管是通訊設備還是通信運營,甚至是下游的通信應用,我們都一直是建議投資者要多參与。

第二,從流動性來看,是中性偏寬鬆的,此前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已經明確清楚,另外,央行的工作會議里也講到貨幣政策在2020年的操作方式框架可能出現一些變化,有可能會採用降准替代一部分的公開市場操作,會使得基礎貨幣的供給更加穩定,同時也使得小行業更容易獲得流動性。

2019年主要是科創板的落地,它主要解決的是科技型企業,通過註冊制的方式上市,使得它獲得融資的難度下降了。2020年的話,就是把科創板的經驗推廣開,主要是做好存量的市場的註冊制,首先表現為創業板,然後接着是主板。

張玉龍:2020年相對來說是比較特殊,最主要的是完成翻一番的目標,從整個GDP的情況來看的話,翻一番的目標其實不是問題,統計局重新調整之後,GDP最低的底線是5.5%就可以了,但目前來看,整個的經濟還是按照6.0%的這個目標來設定,這是我們的一個預期。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講得很清楚,逆周期調節是我們2020年的一個重點,意味着整個經濟的總需求會重新有一個支撐,經濟需求有支撐的話,會看到企業盈利改善。這種支撐從整個目前發力的方向來說,不僅僅是總量的支撐,更重要的是結構調整。

張玉龍:大類資產方面的話,最主要的其實就是比較股票和債券,我們之前也一再強調建議大家優配選擇權益類資產。其次的話,利率下降、經濟回升的過程中,整個經濟體系的信用風險可能會得到一定控制,對於高等級的信用債來說是一個好機會,而且流動性寬鬆的話,國債市場也是一個比較不錯的選擇。

最後,張玉龍也提醒投資者稱,不管是股票還是債券,建議大家選擇以公募基金的方式來參与,比如2019年結構性流失對少,指數整體漲幅20%,很多股票都翻好幾倍,其實這個時候有些優秀的基金能夠做到業績翻倍,最主要的原因也是來自於這種專業研究能力的提升。所以,建議個人投資者甚至是部分機構投資者,把錢交給最專業的投資者,然後讓他們來管。

張玉龍:行業配置方面,一是沿着整個國家經濟增長和結構轉型的方向,推薦電子、計算機、通信等相關的板塊,還有生物醫藥。

第二方面,地產在2019年一季度的時候也有一波小的放鬆,但是實際上也會看到後面政策發生邊際變化,再加上中美貿易衝突,其實經濟就開始回落了,所以回落的原因的話還是來自於全社會總需求不足。

2020年A股市場是否會延續2019年的上漲走勢?近日,記者陸續採訪了一批行業首席分析師、經濟學家等,回顧2019年市場,展望2020年行情。今天刊發的是對中信建投策略首席分析師張玉龍的專訪。

除此之外,這些企業上市之後,本身它也還是存在着這種股權融資的需求,我們就會看到再融資會進一步的放開,所以除了直接融資,企業的二次融資也會放開。主要表現出來就是併購重組市場和定向增發再融資市場這兩個放開。前期徵求意見都已經結束了,在2020年這一塊放開是一個大概率的事件,將成為整個資本市場上活躍的一個重要主線。

股票市場的行業配置方面,張玉龍沿着整個國家經濟增長和結構轉型的方向,推薦電子、計算機、通信等相關的板塊,還有生物醫藥。

張玉龍:2020年的工作和2019年的工作都是一脈傳承的,總的來說都是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因為發展直接融資的話,一方面能夠解決企業的資金需求,另外一方面還能夠降低整個全社會的槓桿,所以這個是一個總體的大的方向。

政策方面,從2016年開始的嚴監管政策環境,逐步過渡到2018年年底開始,或者說2019年進入一個寬鬆的政策周期了。

按照我們牛市節奏的推演的話,2020年可能會呈現出一個股債雙牛的格局。

澎湃新聞:從大類資產配置的角度,你認為投資者應該從哪些方面來挖掘機會?

張玉龍:從估值情況來看,目前A股的估值處於歷史中位數的水平,如果用現在的2019年的業績預告或者是業績快報來做估計的話,就會發現整個成長板塊的增速還是不錯的,如果折算回來的話,其實整個A股的估值水平處於一個相對來說更低的位置。

澎湃新聞:2020年的宏觀經濟環境會怎麼樣?下行的壓力會繼續增大,還是有所好轉?

今日关键词:科比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