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认为:2020年这些公司业绩的可能会有一个持续的超预期-宝宝大便有泡沫-临清新闻网
点击关闭

行业基金-我们认为:2020年这些公司业绩的可能会有一个持续的超预期-临清新闻网

  • 时间:

武汉检测旅客体温

摸索幾年,我覺得要盡量讓組合能夠覆蓋到一些大的行業。這樣大的行業在發生起或者落時,都能夠稍微敏感的把握到,並做相應的配置,我的整個基金跟整個市場的偏離度就會大幅下降,這是我最核心的一個基本方法論。我希望我的組合是均衡的,同時能夠跟市場,或者比市場超盈。

李德輝:最近確實感受到整個渠道非常熱情,市場在目前這個時點上比市場預期走的更強。我們認為原因有以下幾個:

對一些消費或製造業,其實整體上由於中國經濟有個較強的韌性,在這個狀態下,很多公司由於它自身能力的提升,還可以維持一個平穩的增長,這些公司還是有比較穩定的收益。

李德輝:我們認為在3000點附近,整體上市場還是積極可為的,因為大的宏觀環境發生一些有利的變化。另外,從整個資金配置的角度看,未來股票市場配置的需求會越來越強烈。外資持續不斷的湧入,主要原因是在全球看中國的經濟,包括中國的權益市場是一個非常健康的市場。同時我們從銀行理財看,包括未來整個社會的錢,都會被逼去配置全市場的壓力,所以我們認為權益市場的增量資金會越來越多。

李德輝:今年大家對科技醫藥非常關注,我們認為2020年的超收益可能更多的來自於自下而上的選股能力。

更長遠,我們是看好來自於5G應用的公司,因為2020年到2021年,整個手機換完之後,肯定還是有一些新的應用需求起來,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我們暫時可能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覺得這個方向一定是很大的機會。

另外選的工程機械在於機械裏面本身有一些很好的成長股。第二目前觀察整個機械的基本面在重新向上,之前可能每個月10%增長,現在可能突然跳到20~30增長,這就說明由於基建的發力,整個工程機械的景氣度可能會市場預期更樂觀一點。所以我們認為機械和券商在周期類里是相對好一點的資產。

2020年權益市場增量資金更多

2019年總體而言流動性寬裕,但經濟在底部徘徊,結構分化是市場主線。年初以來A股上漲動能主要來源於流動性改善以及企業盈利企穩,這使得市場在經歷2018年市場大幅調整后能夠在此背景下得到市場和估值的雙向修正,因而一部分板塊走出了大行情(養殖、電子、醫藥、消費等)。

中、微觀研究抓住經濟的脈搏問:2019年是公募基金收穫頗豐的一年,您所獨立管理的3隻基金今年以來均取得了超過60%的回報,並且在全市場同類基金中排名前1/10,其中您管理滿3年的上投摩根科技前沿基金還獲得了銀河一年、兩年、三年五星評級,您取得好成績的秘訣是什麼?

我們認為解禁不是一個最大的變量,原因在於,影響股市的主要是流動性和企業盈利。往後看企業盈利還是一個微弱復蘇,流動性相對比較寬鬆,所以整個市場會有一個更大的相對溫和上漲過程中。解禁不足以改變市場本質的運行規律。

更長期的話,還是要看大周期的宏觀環境。如果看三年或一年的維度,經濟總體上是在慢慢放緩的階段,經濟復蘇是一個非常微弱的復蘇。這個角度看,大家還是要看哪些行業未來有成長性,這取決於這個行業有更多的需求增長,像醫藥或者科技,它由於有更多新的供給,導致一些新需求的爆發,所以我們認為它的成長性還是會優於目前這些周期類資產,這些行業在今年漲幅比較大之後,可能階段性會有估值修復,拉長看還是個非常好的資產。

在這樣大的宏觀環境情況下,大家的預期收益要稍微的放得平穩。我們認為中國整個市場的波動會越來越低,走的會像美國一樣,一般是10年周期的慢牛行情,但是它每年漲幅都不多,所以我覺得這是未來我們A股更大概率的一個走勢,從政府的意願,包括現在的宏觀環境角度看,這種概率都是越來越大的。

2019年大家的收益都非常好,主要原因是2019年它不光掙了業績的錢,同時更多的是估值的修復或提升。展望未來幾年,其實是在一個穩定的宏觀預期下的業績追求,所謂穩定的宏觀預期,就是說我們不會預期宏觀經濟出現大幅波動。整個股指的波動也不會有太大的波動,大家未來掙的是業績增長的錢。換句話說,今年其實大家掙的是去年底的錢,往後幾年其實大家掙的是時間的錢,是很多優秀的企業持續穩定增長的收益。

過去5年移動互聯網,誕生了阿里、騰訊這種巨無霸的公司。未來還會誕生很多公司,有可能仍然是阿里和騰訊,也有可能會有一些新應用公司誕生。所以我們希望能夠挑到一些非常好的應用公司,這種公司長期看是可以做得更大。

第二,我們會參考海外的一些成熟案例,看美國製藥公司是怎麼長大的,美國科技公司、半導體公司是怎麼長大,把這些都研究完之後再研究A股,可能對我們方法論有很好指導和幫助。

但同時宏觀經濟仍然面臨壓力,因此資金在配置選擇出現明顯分層:與經濟相關度大的品種(家居、房地產、建材等)雖然便宜,但表現較弱;與經濟相關度不高、盈利增長確定的品種(電子、醫藥、消費等)則輪流表現,出現較為明顯的結構分化行情。值得注意的是,在大的宏觀格局沒有發生改變時,A股市場結構分化的格局不會改變。

春季躁動提前有三大原因問:近期受內外多重利好消息提振,上證指數一度衝破3000點大關,資金面上,北上資金連續凈買入交易日天數創年內新高,兩融餘額事隔近2年重新突破1萬億大關,能否談談2019年及本輪年末行情啟動的內在原因?

李德輝:首先,因為各種各樣的政治原因,目前港股估值折價比較大。目前港股的風險在股價上反映比較充分,有一定上漲的期權。其次,港股有一些非常優秀的資產,這些資產是在A股是沒有的,像阿里巴巴、騰訊、美團。雖然港股今年很差,但好的資產可以不管市場的情況,只要業績很好,它一定會漲。所以選擇港股最主要的邏輯是,很多好的資產在A股買不到,而且這個資產的業務全部在國內,這樣對我們研究來說,仍然是有信息優勢的。

問:近期各大券商均發佈了2020年的行業展望,其中科技、消費(含醫藥)被看好的次數最多,您覺得要在這裏面做出更好的超盈,主要靠什麼?

這種情況下,我們更多配置跟經濟不相關的,所以會超配醫藥、超配科技,因為整個大宏觀經濟是趨弱狀態,對科技和醫藥的高估值,我們能夠表現出更高的容忍性。

至於行業或個股之間的分散和集中度,要做適當的集中和適當的分散,我們認為2020年,一些頭部行業還是要稍微集中一些。周期類中,工程機械或者大類機械行業和券商,這兩個資產會更加佔優。成長性行業,我們仍然會關注醫藥、消費和科技這三個方向。我們認為這3個大方向2020年可長可短,都可以搭配使用。

對於醫藥和科技,總體上我們有一定研究基礎,在做研究員時對這兩個行業看得比較久。

消費電子整體性的機會稍微大一些。從海外角度看,蘋果在創新高,台積電創新高,說明在今年三、四季度,包括2020年,由於5G手機換機潮,導致手機的需求會有一定程度的復蘇,所以好的零組件公司還是有一定機會的。

12月24日,基金君邀請到上投摩根慧選成長擬任基金經理李德輝。李德輝先生自2014年8月起加入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先後獨立管理上投摩根科技前沿基金、上投摩根卓越智造基金、上投摩根智選30基金。

流動性和宏觀環境驅動股市表現

總結下來,我們通過中觀或微觀研究盡量抓住經濟波動的脈搏,經濟在目前會有微弱的復蘇,稍微超過一點周期,但預期經濟如果再次往上走時,就會把順周期的減配,然後更多的配一些成長性資產,通過這個操作過程,獲得相對滬深300的超額收益。另外,還要基於比較深入的個股研究,周期類資產相對比較簡單,配好各個行業龍頭公司,只要是把周期的脈搏把握住就行了。但對於一些成長類資產,到底誰能成為龍頭,還是需要比較深入的研究。

看好5G應用公司問:消費行業在未來哪些領域有投資機會?電子消費由於科技更新迭代較快,是否有長期投資價值?您看好科技的消費還是耐用品的消費升級?

優中選優才能決勝2020年問:今年醫藥、科技、白酒、消費等一線白馬股,漲幅已經很大了,這些白馬股的業績增速,是否能繼續支撐股價上漲呢 ?2020年的資產配置,還能保持這樣的主線嗎?科技股今年火爆,但國家大基金減持部分個股,是否從側面意味着漲幅過高的科技股已經盈利兌現,可以獲利了結?對於站在新的起點上進行投資,您是否擔心科技、醫藥等行業估值過高?

活動期間,李德輝先生除了為大家解讀2020年的行情以及接下來的投資機會。還分享了他對於科技等成長板塊投資心得,並在此基礎上,介紹了他如何在不同市場環境中靈活把握各個行業使得其管理的基金長期為投資人獲得穩定的超額收益。

醫藥也存在估值偏貴,很多公司在2020年是50倍左右的估值水位,但相對而言還能接受,醫藥畢竟可以看一個5-10年,而且這些公司的競爭力非常強。所以,醫藥雖然在1、2個月會相對沒有很強的超額收益,但我覺得風險是可控的。

首先,中美最近達成第一階段的協議,這讓大家情緒有一個比較好的修復。

2020年的投資邏輯相比2019年有沒有哪些變化?從目前的宏觀變化角度看,經濟出現一定程度的微弱復蘇,可能會比在今年上半年更加明顯,對於某一部分周期類資產,包括一些非銀、有色、機械,在短周期維度——1個季度維度,會有相對向上的動能。因為大家覺得經濟處於微弱復蘇階段,這些公司的估值也在相對底部的區域。

李德輝:對於核心資產的估值,有兩點可解釋:一是因為過去這幾年,經濟總體處於慢慢放緩狀態,很多龍頭公司的馬太效應明顯,導致這些公司自身基本面更加強勁。這說明我們過去這麼多年供給側改革的核心邏輯,是要做大做強龍頭企業,這就是核心供給側改革。我們認為這個趨勢在未來的長周期裏面不太可能發生變化,因為中國的經濟在可預期的3~5年內,總體上在慢慢放緩的,所有的資源都會集中到龍頭。

問:請問2020年1月「天量」解禁會對市場造成多大影響?

2019年底,大家都深切感受到A股熱度重燃,那麼站在春季行情面前,我們是加速入場、還是靜待觀望?2019年的小牛市是否能在2020年得以延續?如何布局2020開年行情?哪些行業將進入加速賽道?今年以來表現優秀的科技板塊未來可能如何演繹?高估值板塊是否仍然具備投資價值?

李德輝:作為基金經理最重要的兩點,一是要堅持相對正確的方法論,二是相對而言比較勤奮。

問:現在股市每次漲到3000點的就守不住,昨天的行情來看,沒有受到任何外部市場的影響,是由A股自身的驅動力變化的,您如何看到跨年行情?

整體未來是一個低波動,但是是慢慢向上的。假設指數每年能漲10個點左右,那優秀的基金如果能爭取到15~20個點收益,我們覺得這是比較好的收益狀態。

第三,整個社會的流動性,當下整個通脹比較高。但央行在高通脹情況下,給市場的引導還是非常積極樂觀的,我們在穩步地下調利率,所以我們認為雖然高通脹,但整個貨幣政策還是以偏寬鬆為主,包括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給2020年定的基調也是穩增長和調結構,所以整體上2020年流動性還是相對寬鬆,經濟又在復蘇,所以整體市場表現比較強勁。

港股性價比更高問:您管理的上投摩根慧選成長基金將於12月25日開始募集,該基金為股票型基金,需要將基金資產的80%以上投資于股票,同時該基金可將不超過30%的權益倉位局部于港股,可以談談為什麼在此時選擇發行一隻可同時投資于A股和港股的基金嗎?

李德輝:整體半導體相對高估,這部分的風險也是相對暴露比較大的。橫向對比來看,美國的一些很好的半導體公司,賽靈思是全世界最好的FPGA公司是200多億美金市值,所以中國大量的半導體設計公司在1000到1000億人民幣以上市值,相對而言中長期風險相對比較偏大,我們這部分投資在四季度就沒有,我們認為這部分風險相對比較大。

其次,最近宏觀數據在向上,11月PMI回到50點以上,然後PPI開始往-1.4轉,大家相信中國的經濟處於微弱復蘇。而且目前市場的預期,我覺得2020年一季度、二季度可能在信貸、在基建上,宏觀經濟數據會超預期。

李德輝:我的偏好是選不可替代的耐用消費品,科技公司我會選極有競爭力的,最能夠快速迭代的科技公司。A股缺乏一些很好的科技公司,因為我們沒有阿里巴巴、騰訊、華為、美團,剩下來的往往是給這些公司做代工的。代工的話,它的業績波動會比較大,因為它是製造業資產,當需求發生擴張或需求發生萎縮時,他們的波動會比較大。這類資產總體而言還是按照行業景氣度去做投資,從績優角度看,他們不是最優秀的資產。

基金君整理了當天活動完整文字實錄,與你分享。

我們選了幾個大的行業,像科技和醫藥,都是有長期成長性的行業。除了長期成長性的行業外,其他總體上是關注消費(主要高端消費)、製造業(機械、化工等)、金融、地產。

基於估值去進行風險控制問:均衡配置的基金在市場的極致風格中往往容易失去向上彈性,而今年以來您所管理的三隻基金卻很好地把握住了市場上漲的機會,請問您是如何做好風險控制與把握收益的?能舉個例子嗎?

基於未來基本面的變化,我們認為未來各個行業的龍頭公司仍是組合底倉配置。從基本面來看,未來行業的龍頭公司,仍會大幅超贏它的行業基本面變化。從估值角度看,過去這麼多年它的估值是有拔高過程,所以我們認為未來這些核心資產要通過更快的業績增長來消化適當的估值。舉個例子,公司業績增長在30~50%,但它的估值可能要下降10~20%,它每年的預期收益可能是20%,所以我們認為未來核心資產每年預期收益15-20%。

怎麼恰好把今年所有的機會都抓住?把控風險,適當做調整,提高準確率。2019年我們準確率非常高。提高準確率,需要對這些行業持續跟蹤,我們的方法是對這些行業一直保持較緊密的持續跟蹤,用一些龍頭公司來代表這個行業,來跟蹤龍頭公司的變化。如果龍頭公司突然向好,我們就會認為這個行業適當的在向上。通過持續跟蹤多個行業,就能夠比市場稍微提前一點去預判哪些行業起來,這是我們去控制整個市場風險的最主要的方法。

我們可以根據宏觀的變化,來相應的做倉位的調整或者行業的偏離。舉個例子,在今年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來自於投資端的需求都不錯,工程機械這塊是超配,同時我們發現白酒在春節之後也是超預期的,我們也超配這一塊。相對而言我們低配了地產產業鏈的公司,同時也在低配金融,因為這些公司受經濟周期下移的影響會更大。這樣會比滬深300有超額收益,因為行業配置是正確的。

李德輝:3000點震蕩的內動原因還是流動性加宏觀環境。宏觀行情是微弱復蘇,但不是強勁復蘇,流動性也不是極度寬裕,這兩個搭配不支持指數有非常顯着地上漲。這樣大概率緩慢的震蕩上行可能是更加靠譜的走勢。對於跨年行情,我覺得一季度總體上由於經濟企穩,整體市場會偏樂觀。所以在跨年過程中,指數會有一個慢慢上行的過程。

我們認為未來在3000點位置上,整個權益市場風險都不是很大。因為這一輪,整個宏觀經濟目前來說是一個相對底部的區域,整個市場的估值水位確實比在2012年、2014年要稍微高一些,原因就是有更多的增量資金流入,導致這一輪的估值的整個市場指數的底會比在2013年、2014年的估值市場的底要高一些,所以可能市場的底部區域已經呈現。

2020年配置的主線,在1-2個月維度里,我們的組合要增加一些周期類資產的配置。因為我們覺得經濟有微弱復蘇,包括券商、機械,甚至有色。但如果從更長的時間維度,因為經濟總體上這個緩慢下行,我們認為還是要選一些更有成長性的資產,更有成長性的資產往往是在今年表現更好的,往下半年看,成長的資產會更加有超額收益。

周期類看好大類機械、券商 成長股看好醫藥、消費和科技

為什麼周期類裏面會選券商和整個機械,因為券商的大環境,中國政府希望長期引導資本市場上相對較穩定的走勢,進而給大量的企業提供直接融資的方向。如果這條路走通的話,我覺得這對未來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是非常有幫助的。目前我們看到證券法的修改,其實都是鼓勵更多的企業上市,給予優秀企業融資長大的機會。

整體上還是希望能夠堅持一個比較正確的方法,能夠相對而言覆蓋一些大的行業,這樣我們對整個指數的超贏,風險會更低,我們希望能夠有一個很好的方法,能夠獲得一個相對超額指數的穩定收益,這是我們一直努力的目標 。同時這個時間點上,我們配一些港股,都是提高我們勝算的一些方法。

我們認為2020年相比今年要有相對更加均衡的市場行業分佈,同時2020年要從長遠的角度看,去選一些真正優秀的公司,並且業績能夠得到持續兌現,那麼這些公司可能獲得一些持續的收益。對於周期類資產,在一個季度維度,可能會有一些交易性機會。2020年總體上長期的核心資產再加一些交易性的資產,這樣的搭配可能獲得比較穩定的超額收益。

選股是2020年科技醫藥超盈的來源

如何在科技或醫藥里去做超盈?選的股票一定是行業最優秀的。不光市值最大,它的增速也要比行業其他股票快。另外,我們還是希望在二線裏面挑一些業績出現反轉的公司,要提高命中率。因為二線公司它的估值會低一些,基本面的瑕疵也會更大,所以要去更深入去調研這些公司,包括評估這些公司有沒有可能出現反轉,一定要提高它反轉的確定性,然後才增加這部分頭寸。我們2020年的超額收益來自於對業績確定性的把握,我們希望不管是龍頭公司還是二線公司,它的業績超預期的兌現,可能是我們2020年獲得超額收益的一個最主要的來源。

問:近期A股徘徊3000點上下,有些投資者在觀望,有些投資者正加速布局,對於2020年的市場您怎麼看(包括風險和機遇)?傳說中的「春季行情」在2020年上演的概率有多大?有哪些因素是推動「春季行情」的有效助力?2020的投資邏輯相較2019會有哪些方面的變化?

我認為2020年的行情類似於2013年。回頭看2013年,一季度時券商漲了之後,周期類資產都下去了,因為2013年發生了經濟的二次下移,這在2020年發生概率比較大。2013年全年漲的行情全部是來自於極少數的成長性股票,2020年如果要決勝還是取決於能夠挑到極少部分成長性很好的資產,這部分資產我們認為是在一些好的行業裏面去挑,只是說它的難度增加。2020年還是要優中選優,去選具有更好成長性的成長股,能夠穿越2020年整個經濟波動的。

對於長期成長性資產,我們還是認為醫藥、科技會相對好一點。原因在於雖然今年估值很貴,但如果我們把它時間維度拉到1~2年,我們會發現很多公司業績增長的持續性會非常好。這樣可以通過他的持續的業績增長來消化估值。從三季度業績看:科技、醫藥這些龍頭公司的業績超預期,我們認為2020年這些公司業績的可能會有一個持續的超預期。所以對於這兩個高估值的行業,2020年它總體上要通過業績的高增長來消化它的估值。

李德輝:今年我們幾乎抓住了所有上漲的行業。今年我們雖然以均衡行業配置基金,但是我們仍然獲得了相對超額的市場收益,在全市場我們也是排名前10%。

我們認為春季躁動相比往年來得更早,因為整個利率、整個宏觀環境,包括整個外部的關係都發生顯著變化。

捕捉超額收益,取決於我們更深入的思想研究,同時對產業,包括對公司能力更好的評估。每個公司能力有差異,但資本市場往往給同樣的預期,在這個過程中可能會有些人不達預期,所以2020年選擇難度比今年要高。過去幾年,我們在個股選擇上是遠遠超盈我們自身的收益,個股的選擇可能貢獻整體收益6~7成,所以我們在個股選擇上,過去這麼多年是沒有很大瑕疵的。

問:觀察你管理的幾隻基金重倉股,消費,醫藥,科技,製造等,感覺你的風格更偏重於大白馬。這些龍頭經過這一年多內資持有,外資持續買進,估值也不便宜,未來增長的空間感覺比較有限。2020年該怎樣投資,看好什麼行業板塊?你還是會堅持投資比較分散,不過分集中的風格嗎?新發行的慧選成長準備怎麼布局來年?

李德輝:解禁永遠是交易層面的一個行為。市場還是有不斷買盤,包括外資、一些理財的錢,這些都不是本質原因。

這個產品把港股拉進來,最初的想法是這個基金能把A股、H股,中國業務發展在國內的最好的資產囊括進來,A股其實缺乏很好的科技資產,這是我們一直以來投A股的困惑。如果有這樣一個更好的契約,可以把港股很多非常優秀的科技,或者一些很好的醫藥資產,全部拉到這個組合,可持續性業績的收益,可能會比單純的A股基金會要稍好一些。

對於耐用消費品公司,我們選有極強品牌溢價力的公司,,對於科技公司,我們選具有極強創新能力的公司,兩頭搭配儘可能爭取超額收益。

今日关键词:乌克兰总理递辞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