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被告人法院-原审法院也是对死刑“罪犯”而非“被告人”执行死刑-潜江资讯

  • 时间:

明日之子总决赛

一是明確了只有法院有定罪權,取消了檢察機關具有定罪權性質的免予起訴制度。二是法院有罪判決要嚴格依照法定程序作出,並達到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程度,否則哪怕指控犯罪的證據鏈條已有95%,僅有5%對不上,那也只是「犯罪嫌疑」,不能確定其有罪。這就是「疑罪從無」原則。

相應地,當事人稱謂也有較大變化:從刑事立案到偵查再到移送到檢察院審查起訴,被按刑事程序追究責任的人,只能稱「犯罪嫌疑人」,不能按罪犯對待,對其不能再使用「人犯」等用語;被檢察機關和自訴人起訴到法院,要求追究其刑事責任的人,稱為「被告人」,法院作出有罪判決並生效之前,也還是按無罪對待的「犯罪嫌疑」身份。

溫州中院官微也第一時間以《浙江樂清「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被告人鍾元被執行死刑》為題,發佈了通告,隨即許多媒體均以該標題進行了報道。但溫州中院方面很快意識到,官微通告還稱鍾元為「被告人」不妥,將其更正為「罪犯」。

1996年我國刑事訴訟法大修,借鑒了國際上通行的「無罪推定原則」合理內核,規定了一項很重要的原則,即「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原則,由此帶來了兩個重大觀念性的制度變化。

能及時發現這處表述錯誤並作出更正,值得肯定。但直至現在,還有很多媒體對此事的報道仍是沿用「被告人」被執行死刑的說法,或是沒有及時更正,而廣大網民大多從媒體報道了解該項信息,錯誤用語並未得到澄清。

將死刑罪犯稱為「被告人」,這個錯值得較真

就普法層面講,將被執行死刑者稱為「被告人」還是「罪犯」,對公眾建立「罪與非罪」的觀念相當重要——在法律上還是「被告人」而非「罪犯」身份的人,不能被執行死刑,這理應成為法律界的常識。

□劉昌松(北京慕公律師事務所律師)

樂清順風車司機鍾元故意殺人、搶劫、強姦一案,有了最新進展。近日經最高人民法院依法核准死刑。溫州中院收到最高法刑事裁定書後向鍾元進行了宣告,並於8月30日下午遵照最高法院長簽發的執行死刑命令,對鍾元執行了死刑,檢察機關依法派員臨場監督。

除死刑犯外,被法院按照兩審終審原則依法判處有罪,判決生效后,「被告人」才會轉化成「罪犯」,送交監獄等機構執行刑罰。可能判處死刑的案件,一般由中級法院一審、高級法院二審。哪怕二審維持死刑判決也不生效,還必須報請最高法院核准了死刑,原死刑判決才生效,此時「被告人」的身份已轉化為「罪犯」。根據最高法院長的執行死刑命令,原審法院也是對死刑「罪犯」而非「被告人」執行死刑。

乍看起來,這似乎只是「白璧微瑕」,但即便只是表述瑕疵也值得較下真:要知道,對被執行死刑者的稱謂,跟「無罪推定原則」的關照緊密相關。

進一步檢索,我發現不少類似的公告用語錯誤。例如,2009年3月20日的媒體報道《搶劫殺害年輕女子被告人被執行死刑》,2013年1月10日的《廣東惠州五被告人被執行死刑》、2014年1月22日的《河南性奴案被告人被執行死刑》等,這些報道信源都是權威媒體。

雖然由於認知上的專業壁壘,公眾未必搞得懂「被告人」和「罪犯」的區別,但就普法層面講,將被執行死刑者稱為「被告人」還是「罪犯」,對公眾建立「罪與非罪」的觀念相當重要——在法律上還是「被告人」而非「罪犯」身份的人,不能被執行死刑,這理應成為法律界的常識。考慮到法院有關案件進展通告是媒體報道的消息源,用語準確規範十分重要,若用語不當會被「以訛傳訛」影響普法效果,法院公告用語應力求準確,盡量避免這類「筆誤」。

今日关键词:香港警员参加庆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