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家长-笔者曾见到一些学生留学多年外语依然不灵光-北京新闻广播电台

  • 时间:

上海大学副教授失联

鏡子的另一面是,海外一些大學已深刻理解了教育產業化的「真諦」,降低門檻吸引海外留學生。有的大學拚命把外國學生塞進口碑較差的分校或校區,一些專業或班級中國學生扎堆成為不爭的現實。更有一些學生被騙進入不入流的大學,甚至是「野雞大學」,白白浪費了青春。

生活落差大是另一大障礙。如今的留學生大都是獨生子女,是家中的寶貝,生活自理能力一般都比較差,一下子被「扔」在異國他鄉,生活環境的落差是一大考驗。此外,由於沒有家長督促監督,少數一些學生沾染了賭博之類的惡習,非常可惜。

據我駐德國使館教育處說,近年來有不少留學生由於種種原因不與國內家人聯繫。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由於德國大學要求嚴,有的人讀來讀去拿不到學位,覺得「無顏見江東父老」因而玩失蹤。筆者多方聯繫,但最終還是沒能找到那位老鄉。

到海外留學,學生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里生活學習,往往會淪為「夾生人」——既融不進當地人的社會,還是在華人圈裡轉,回國后又適應不了國內的環境。從個體來說,每個人的學習能力、適應能力乃至性格不一,是否留學、什麼階段留學、到哪裡留學,都需要慎重考慮。除了要注意安全外,海外留學還需克服學業、生活、文化和就業上的諸多困難障礙,不要輕信道聽途說的「成功故事」。

目前,全國擁有正規留學資質的機構據說有數百家之多,且魚龍混雜參差不齊。一些中介打着各種唬人的幌子,轟炸式營銷也不鮮見。一些中學爭相開辦國際班、出國班,一些高校推出形形色色、資質各異的中外合作辦學項目,讓人目不暇接。一些家長和學生盲目跟風攀比,好像不出國就低人一等,在此背景下,一些不正規的中介機構往往掛羊頭賣狗肉,利用家長的焦慮心理和信息缺乏的依賴心理,收錢不好好辦事的情形時常發生。一些中介拚命把學生推薦到海外很「水」的大學或專業;一些則收錢后不聞不問,「催了才辦事」;還有一些本身水平就很低,撰寫的個人陳述、推薦材料「模板化」嚴重,中式表述甚至語法錯誤層出不窮。其實只要外語水平過關,學生自己申請並不難,不要過分相信中介所謂的有門路。

教育部前不久發佈的數據顯示,2018年度中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66.21萬人,其中自費留學59.63萬人,與2017年度相比出國留學人數增加5.37萬人,而且「留學熱」從一線城市向三四線城市蔓延。留學當然有留學的好處,但頭腦發熱一哄而上卻不可取。

這個故事傳遞出的信息是,國外許多國家大學都是寬進嚴出,留學首先要對學業艱難有思想準備。記得十多年前在比利時工作時,有一年忽然從國內一下子湧來近2000名中國留學生,這些通過中介來的留學生第一年要上預科學習法語和荷蘭語,考試合格後方可進入大學,由於一些留學生高中底子差,僅語言關就刷掉一大半。

文化融入問題也相當嚴重。中國人愛「扎堆」,這在一定程度上更加劇了留學生群體的封閉意識,與外國人交往自然就少,融入當地的問題凸顯,許多留學生最後還是在華人圈裡混。筆者曾見到一些學生留學多年外語依然不靈光。

不知不覺中,身邊朋友的孩子們到了上大學的年齡,出國留學成為大多數孩子的選擇,有幾位高中就出去了,反倒是正常參加國內高考的孩子變得鳳毛麟角。

本傑明·富蘭克林有句名言:「投資知識會獲得最大回報。」筆者鼓勵青年學生多走出國門學習開拓視野,但盲目跟風不足取,理性規劃方是正途。

留學的第一關是申請學校,許多孩子和家長不了解國外情況,盲目迷信留學中介,一些人淪為形形色色中介公司的「待宰羔羊」。先說個筆者親身經歷的案例。前年,筆者一個親戚的孩子在四川一所三本學校讀書,被總部設在北京的一家留學機構「忽悠」去波蘭留學,交了7萬多元的服務費,僅僅在北京培訓了個把星期的外語。儘管筆者一再阻攔,親戚依然不相信是被忽悠,直到被上海領事館拒簽,才明白這是一個坑。儘管筆者幫忙催要回大部分費用,經濟損失不大,但其耗費精力、耽誤學業讓人扼腕。

再說個親歷的事情。幾年前,筆者接到老家一個陌生的電話,要筆者幫忙尋找赴德留學后杳無音訊的一位老鄉。這位老鄉赴德自費留學,後來與家裡無任何聯繫,幾年過去杳無音訊,家人十分着急,擔心是不是出事了。當筆者把尋人信息發給德國友人,友人在電話中說:「這是我今年第二次幫找人。」

留學生就業壓力也越來越大。上世紀末新世紀之初,人們自費留學很少考慮回國就業,如今則風向陡變。金融危機后西方經濟一直不景氣,就業機會減少,「海歸」愈來愈多。與十幾年前相比,留學早已褪去了光環,洋學歷不再具有「超國民待遇」。除了歐美頂級名校畢業生,大部分「海歸」與本地大學生在就業競爭中並不佔優勢。更何況,近年來歐美一些大學連年漲學費,動輒一年花費四五十萬元,畢業生回國工作多長時間能「回本」?留學首先為了學知識、長見識,但留學的經濟賬越來越成為一個不能忽略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冰激淋引起的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