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小说作品-陈彦表示将“戏剧和小说:都会兼顾-nba体育新闻

  • 时间:

宋有彬金昭希分手

陝西名家很多,陳彥和他們交往都很多,「除了柳青那一代人沒有交往到以外,因為我們完全是人家的晚輩,路遙接觸少一些,聽過他的講座。到陳忠實老師和賈平凹先生,都是亦師亦友的關係。陳忠實老師給我的戲劇和小說先後寫過五篇文章,都很長,賈平凹先生也給我寫過好多文章,再加上我倆又是老鄉,都是商洛人,創作上必定受他們影響比較多,無論是創作的方法上,對現實生活的重視上,以及對作品底蘊的追求上,他們的作品對我都有借鑒和啟示作用。」

本報記者夏明勤

陳彥說:「我總在為小人物立傳,我覺得,一切強勢的東西,還需要你去錦上添花?我的寫作,就盡量去為那些無助的人,舔一舔傷口,找一點溫暖與亮色,尤其是尋找一點奢侈的愛。」

記者給陳彥出了一個小小的難題,請他自己總結《主角》為什麼受眾多評委和讀者青睞。陳彥認為:「《主角》是借一個秦腔演員的成長史,寫了改革開放40年宏闊的社會經濟發展生活,也和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史有關。因為我是伴隨着改革開放40年走過來的,我始終想把這40年的變化、變遷,人們內心的焦灼、困苦、奮進,藉著秦腔這個舞台把它展示出來。秦腔這種文化這麼深厚,基本折射出中國傳統文化的樣貌,很多劇本對中國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宗教、法律都是有承載的,是豐富而又博大的,用這種古老的文化樣式的平台,來展示中國社會這種波濤洶湧的進程,我覺得挺有意思。應該說,《主角》是借秦腔這個千年歷史文化遺存的口子,來談我自己對中國這40年發展變遷的心得;借藝術舞台看更遼闊的社會舞台。既傳遞一種文化聲音,同時在其中也能看到經濟等其他的(聲音),看到一種眾聲喧嘩的時代進程。」

昨日,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評選公布,陳彥《主角》、梁曉聲《人世間》、徐懷中《牽風記》、徐則臣《北上》、李洱《應物兄》獲獎。繼路遙《平凡的世界》、陳忠實《白鹿原》、賈平凹《秦腔》之後,著名劇作家陳彥憑藉《主角》為陝西摘得第四座茅盾文學獎。對於獲獎,陳彥表示誠惶誠恐。他透露,「下一部小說仍是以文藝為承載。」

和幾位陝西前輩一樣,陳彥創作的戲劇、小說大多取材於百姓生活,主人公都是「小人物」。但同樣為小人物立傳,路遙、陳忠實、賈平凹等陝西籍作家主要關注鄉村,陳彥則專註于城市敘事。比如眉戶戲《遲開的玫瑰》寫19歲的喬雪梅考上北京一所重點大學,母親卻突遇車禍身亡。面對癱瘓的父親和3個未成年的弟妹,她毅然放棄上大學的機會,挑起了贍養父親、撫育弟妹的重擔……這也是一部永不凋謝的「玫瑰」,問世22年來上演上千場,至今依然在全國巡演。秦腔《西京故事》講述的也是一群生活在西京城裡的普通人的故事。以西安交大西遷題材創作的秦腔《大樹西遷》,雖是描寫知識分子不畏艱難,「哪裡有愛和事業,哪裡就是家」的故事,但也不乏對大學生的奮鬥精神和賣雞蛋大嫂的人性之美的關注和讚美。

再者,陳彥認為,「主角」對每個人自身都有代入感,「生活中哪個平台都有主角有配角,在某個局部你是主角,在某個局部又是配角。」陳彥希望能夠通過《主角》完成一種象徵和隱喻。寫作的時候也是想把這種象徵和隱喻運用的更充分一些。

談未來戲劇和小說都會兼顧陳彥以前是以戲劇創作為主,三次獲「中國曹禺戲劇文學獎」,此次小說創作拿了茅獎,對於今後的創作,陳彥表示將「戲劇和小說都會兼顧」。「小說和戲劇創作在國外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很多小說家也是劇作家,中國也一樣。莫言現在不是也寫戲劇嘛,早期的老舍這些人,他們也都是既寫戲劇也寫小說,所以這個不矛盾的。」

昨日,陝西省作協主席賈平凹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我很高興!衷心的祝賀咱們的陳彥!這是陝西的光榮啊,是對陝西更年輕的作家的激勵啊。期待下屆還有咱陝西作家獲獎。」

談獲獎一個文學夢的回報儘管曾三次獲「曹禺戲劇文學獎」「文華編劇獎」等戲劇界大獎,但對於文學界來說,陳彥仍然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名字。但這一次,他是絕對的「主角」。昨日中午,獲知得獎喜訊后,記者在微信里聯繫陳彥,卻一直未見回復。下午撥通他的電話時,他正準備登機。原來,已調至中國戲劇家協會,任中國劇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的他,這幾天從北京回來在西安休年假,昨天剛好返程,對於未及時回復微信,他表示:「微信里有七百多條未讀消息,今天真的是特殊時期,沒想到這麼多人。」

最近陳彥正在構思一部小說,但目前還在讀書和思考階段,因為才調到北京,「還要好好工作,我始終認為,所有的工作都是一種生活,對於作家來說,沒有多餘的生活,沒有沒用的生活,所有的生活都是有用的,甚至是極其重要的,更多地參与社會生活是一種好事情,不要把自己的視野弄得太窄,否則寫出來的東西很難有更多的承載。」至於具體寫什麼,「還會以文藝團體的這種形式為承載,但寫的是另外的事情,還是希望有一種象徵和隱喻吧。」

陈彦

談創作城市敘事為小人物立傳其實,陳彥早已在戲劇創作方面取得了傲人的成就,提起《遲開的玫瑰》《大樹西遷》《西京故事》(被譽為「西京三部曲」)等戲劇作品,相信很多人熟悉,它們的作者就是陳彥。繼《西京故事》《裝台》兩部長篇小說之後,《主角》是陳彥的第三部「跨界」作品。他紮實的寫實功底、深厚的文化底蘊、細膩的人物塑造、綿密的敘事風格賦予其小說獨一無二的品格,在中國當代文學的大家庭里稱得上是奇花獨放,令人驚艷。

陝西是長篇小說大省,在此前的九屆茅盾文學獎評選中,陝西作家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摘取第三屆茅盾文學獎,陳忠實的《白鹿原》摘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賈平凹的《秦腔》摘獲第七屆茅盾文學獎。陝西已故作家紅柯的作品也曾入圍茅盾文學獎。作為第四位斬獲茅獎的陝西作家,陳彥表示:「因為陝西是文學大省,底蘊非常深厚,你想前邊的幾座大山都堪稱是文學高峰,他們標高樹立在那裡,創作的確不易,我始終抱着學習的態度在努力,在自己所熟悉的這一片生活領域里寫作,(這次)也算是一個文學夢的回報吧。」

《主角》被公認為是一部動人心魄的命運之書,一個以中國古典的審美方式講述的寓意深遠的「中國故事」。

8月12日,《主角》入圍茅盾文學獎10部作品當天,陳彥謹慎表示不敢奢望,已是高抬。昨日,對於最終能夠在234部參選作品中殺出重圍,他很高興,但也很淡定,「真的是誠惶誠恐,我都沒敢想,我說能走到前十已經是不敢想了。畢竟茅盾文學獎規格很高,要求很嚴,作品能不能達到那種水平,是不敢太自信的。」

記者了解到,由陳彥編劇、查明哲導演的話劇《長安第二碗》,將由西安話劇院8月23日至29日在易俗大劇院試演,此次陳彥回西安是對該劇再做一些調整和修改。

從專業編劇到團長、院長,陳彥在陝西戲曲研究院幹了20多年,長期研究秦腔、地方戲曲文化,對《主角》故事發生的歷史舞台十分熟稔。在他看來,臨時去採風、調研一下皮毛,是沒辦法寫的,只有長期浸泡其中才能真正了解其生態。「我寫的都是我所熟悉的生活。」陳彥告訴記者,「因為有其他工作,所以我創作更多的是用業餘時間和休息時間,平時也不太過多的社交,工作之外基本都用於讀書和寫作,因此,還算是一個能吃苦的人,陝西這些前輩哪個不是吃苦吃出來的,都是能下苦。選擇了寫作,就必須比別人吃更多的苦,才能有所收穫。」

談《主角》展示40年波濤洶湧的進程

今日关键词:哈尔滨马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