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风沙女坦-这些草原女兵们坚持和男兵一样的训练时间-樟木头新闻

  • 时间:

向佐郭碧婷婚礼

  

68天前,這支陸軍首批99A女坦克手隊伍來到了老兵口中的「朱日和」,發現艱苦的條件並不是「危言聳聽」……

  

  

刘姝杉当坦克兵前的照片  

劉姝杉當坦克兵后的照片日前,中央電視台《軍事報道》節目播放了《女坦克手:硝煙風沙塗抹青春面龐》的片段,介紹了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10名女坦克手的颯爽英姿。

從白皙靚麗的少女到飽經風沙的坦克女兵,訓練基地的硝煙風沙見證着陸軍首批99A女坦克手姑娘們的蛻變,她們也被網友稱讚為「當代花木蘭」。

劉姝杉當坦克兵前的照片不過對此,劉姝杉並不後悔,「現在我覺得我什麼時候最美?就是我站在坦克上,開得很快,讓風吹在我臉上,沙子打在我臉上,那個時候,我才最美」。

  

「當時的天氣也是特別不好,下着雨,下着雪,我們身上也都濕透了,特別特別冷,但我們沒有想很多,我們心裏就一個目標,我們想把這次戰鬥射擊打好。」

「我經常躺在被子裏面就想,(自己)原來是什麼樣的,長成什麼樣,我經常看我原來的照片,覺得那個時候,真的挺好看的,真的還可以。」說到這裏,劉姝杉害羞地笑了。

  

在內蒙古烏蘭察布的朱日和訓練基地駐訓了2個多月後,這些草原女兵曾經白皙的臉上,被草原戈壁強烈的日晒和風沙留下了不一樣的色彩。

「這裏的夏天真的會下雪,沙子吹到臉上真的特別疼,」22歲的坦克駕駛員周格格說道,「每當半夜狂風暴雨、帳篷搖晃時,就想到陸遊那首詩,『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雖然真的很帥,但是也真的很吃土,尤其是開窗駕駛的時候,那個土,那個沙子,嘩嘩往嘴裏送,開一頓就飽了。」提到「吃沙」的經歷,女坦克兵鄭景月把自己逗樂了。

這才是我們的「花木蘭」!「我經常看我原來的照片,覺得那個時候,真的挺好看的……現在我覺得我什麼時候最美?就是我站在坦克上,開得很快,讓風吹在我臉上,沙子打在我臉上,那個時候,我才最美。」說起自己的變化,坦克車長劉姝杉感慨萬千。

  

看到這群巾幗不讓鬚眉的坦克女兵,網友們也紛紛為她們點贊:當代花木蘭,從美麗到強悍。

為了提高體能,這群姑娘們努力增加食量和訓練量,不僅減掉了心愛的長發,還增加了20斤的體重,皮膚越來越黑的她們,變成了修得了戰車、抬得動電瓶的坦克女兵。

  

回憶起朱日和訓練結束后的考核,車長劉姝杉難忘那天的心情,「我們當時也是既緊張又興奮,緊張是因為我們怕打不好,興奮是我們期待這一天很久了。」

對於姑娘們的堅強,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營長許成彪也看在眼裡,「以前我對女兵的印象一直是很柔弱、很膽小,就是處理什麼事情都會很緊張,但是通過半年多的接觸,顛覆了我對她們的看法,特別是她們對坦克的熱愛,以及在訓練過程中心思的縝密,還有強大的執行力,落實工作的標準,讓我從心裏佩服這些女兵,為她們點贊。」

坦克炮長何秋季對此也深有體會,艱苦的環境給她們的體能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她的三公里越野成績就從原來的14分半下降到了15分40多秒。

  

在節目的最後,第81集團軍某合成旅坦克排長蔣若泠表示,「我們的口號是:巾幗爭先,不畏艱險,鏗鏘鐵甲,武裝向前!我們的目標是:敢和自己較勁,敢和男兵叫板,敢上戰場打仗!」

  

  

「其實大家都一樣。」說起自己的變化,坦克車長劉姝杉忍不住落下了眼淚,「沒什麼好哭的,其實是激動的那種。因為我覺得能來部隊,大家都是做出了很多的犧牲的。」說著便擦起了眼淚。

考核當天的朱日和訓練基地最終,姑娘們用三發全中的優異成績證明了她們的實力。為了慶祝這次勝利,女兵們還特意編寫了一首歌《戎裝年華》,紀念她們在朱日和的歲月:「一身戎裝最美年華,齊耳短髮不知疲乏,雨雪風沙落日晚霞,茫茫草原我要守護它……」

  

這些草原女兵們堅持和男兵一樣的訓練時間,一樣的訓練科目,一樣的訓練難度,一起克服了一樣又一樣的困難。

「之前他們(男兵)說我們女兵學坦克,就是在玩,而我們就是要學好這個專業,來證明給他們看,我們不是來適應他們的,我們是來改變他們的。」坦克駕駛員周格格堅定地說。

今日关键词:科沃尔加盟雄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