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长征遵义-红军总政治部还号召每个战士都要给当地百姓准备一份见面礼-化妆品行业资讯

  • 时间:

拜仁3-1皇马

「中華蘇維埃國家銀行行長毛澤民接到紅軍總政治部號召,就立即召集所屬人員開會作動員,要求大家處處為群眾着想。比如,為群眾修橋補路,送醫送糧……讓群眾認識到紅軍就是自己的隊伍,是他們的靠山。毛澤民帶頭捐獻了妻子為他親手縫製的夾衣。而在長征中,他只有兩套衣服。」張曉靈說。

當年的紅軍將士,紛紛拿出自己為數不多的衣服、被褥、水壺和其他用品,送給窮苦百姓。從黔東南的黎平縣一路走到黔西北的赤水市,記者所到的紅軍長征紀念館、陳列館、展覽館中,都能看到群眾精心保存的紅軍贈送物品。

新聞中提到的「幹人」,在當時指赤貧如洗的人。這張報紙的影印件,目前在紅軍長征過茅台陳列館里展示。該陳列館位於貴州省仁懷市茅台鎮紅軍三渡赤水渡口處。

1934年末,湘江血戰後,中央紅軍進入敵人兵力相對薄弱的貴州境內。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下轄的黎平縣,是紅軍進入貴州后經過的第一個縣。「紅軍剛進貴州時,不僅很難弄到吃的,就連人影也見不到幾個。國民黨企圖用這種辦法,把紅軍餓死。」遵義會議紀念館副館長張曉靈說。

在遵義市,不少人知道這樣的故事:當紅軍先遣部隊夜半時分悄然攻下遵義城時,為了不擾民,戰士們冒着雲貴高原隆冬時節的寒冷,露宿在屋檐下和道路上。當地民眾第二天早晨推開門一看,感嘆「哪見過這樣不騷擾百姓的部隊!」

「國民黨到處造謠說,紅軍是土匪、赤匪,見人就殺,見東西就搶,所以聽說紅軍要經過貴州,老百姓都嚇得躲到深山老林里。」講到長征的往事,貴州省黎平縣高屯街道上少寨村村民吳錫焰就會想起當年曾幫助紅軍修橋的爺爺常說的這些話。

長征途中出版的《紅星報》,刊登了《仁懷工農慰勞紅軍》的新聞——紅軍進到仁懷縣城時,仁懷的勞苦群眾派出了代表50人,其中一半是工人,抬了肥豬3隻,茅台酒一大壇,送到總政治部慰勞紅軍。他們說:紅軍在遵義、桐梓的一切事情,我們都很清楚,紅軍是保護幹人的軍隊,不拉夫、不派捐、不殺人放火、公買公賣,打土豪分田地……總政治部派了代表答謝了他們的慰勞,並詳細說明了紅軍的主張,隨即把肥豬燒酒連同打土豪得來的東西,分發給當地群眾,並撫慰被國民黨飛機轟炸的百姓,歡聲雷動。

發現國民黨的陰謀詭計后,紅軍一方面加強宣傳,向老百姓講清楚紅軍是工農的隊伍,是來解救貧苦大眾的;另一方面儘可能地幫助百姓,紅軍總政治部還號召每個戰士都要給當地百姓準備一份見面禮。

「所以,後來紅軍主力部隊進入遵義城,老百姓幾千人自發擺起香案迎接紅軍!」遵義市紅色文化專家黃先榮說,「紅軍不但對群眾秋毫不犯,還打土豪、分田地,打開地主的鹽倉分給百姓。」

從「聽見就躲」到「夾道歡迎」——來自貴州省的報道

在《鄧穎超文集》中,鄧穎超同志這樣回憶當時的情景:「當我們進入貴州少數民族地區時,籌購糧食很困難。一方面因為當地很貧瘠;另一方面,國民黨反動派實行大漢族主義,歧視與壓迫少數民族,地方軍隊又常常進行劫掠,因此,苗、瑤民族對漢人,特別對漢人的軍隊非常仇視;再加上他們不了解共產黨平等對待少數民族的政策,國民黨反動派又造謠恐嚇他們,所以在我們尚未到達以前,就家家跑光,躲到山上去了。」

貴州多山,「九山半水半分地」,既有直上雲天的崇山峻岭,也有深陷地表的峽谷溝壑。長征中的紅軍,每一步都是「萬仞山,路難行」。正是有了當地百姓的大力幫助,紅軍才渡過赤水河,踏過萬仞山,走上了勝利之路。

老紅軍孔憲權的孫女孔曉說,當時的貴州,群眾長期遭受國民黨政府和封建地主的雙重剝削,生活十分貧困,可謂「累彎脊樑,愁斷飢腸」。「苗民很窮,沒有衣服穿,一家人只有一兩條褲子,誰出去誰穿。」肖鋒將軍在《長征日記》中這樣寫道。

今日关键词:31省上半年收入榜